不要拆除:镇长与建筑师捍卫的廉租房


                                                           Saint-benoit-du-sault 镇一景

 

(文化遗产 / 法广RFI 呢喃)当社会廉租房成为人们情结的一部分,将它夷为平地的城市规划设计令人不禁扼腕叹息。这就是法国中部小镇Saint-Benoit-du-Sault的故事。

法国的社会廉租房HLM起始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战后安置计划,租金低廉,申请复杂,政府给予大量补助,根据专业统计网站Statista的数据,截至2016年1月1日,法国本土拥有超过469万个社会廉租房,经由723个机构运营,庇护了大约1千万人,其中每年有50万个家庭入住,每年维修廉租房资金达32亿欧元。社会廉租房虽然可以令收入水平不高者也可享受正常的住宅环境,但其中庸的建筑质量和争议颇多的外观令社会廉租房饱受诟病,在城镇规划当中,也时常会出现拆除郊区社会廉租房,重新布局的现象。但Saint-Benoit-du-Sault小镇将要被拆除的社会廉租房的情况还不太一样。

 

我们这里所谈论的该镇社会廉租房建于60年代,出自法国著名建筑师保罗-祁门托夫之手。这群社会廉租房由当时的因善于打造不锈钢厨房用具的企业西特拉姆Sitram管理,管理规模从当年的500名员工缩减到而今的80人。同时也见证了小镇人口从850人下降到620人的过程。该地现在属于协会“法国最美村镇”管辖,所处位置是多花岗岩、多中世纪建筑群之地,一旁还有一座罗马帝国之前的时代建造的教堂。这让该镇在1997年跻身“保护范围”之列。

 

保罗-祁门托夫是巴黎著名的购物中心 “巴黎大堂”的正方形广场的建筑师,也是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进化画廊的建筑师,此外法国驻印度新德里大使馆和法国的经济财政部大楼也是他的手笔。今年89岁高龄的祁门托夫还在高产的一生中获得众多大奖,其中包括1980年的法国国家建筑大奖、

 

2016年的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以及艺术与文学勋章、国家功绩勋章等。这样一名诸多荣耀加身的建筑师,为何会去一个小镇建造社会廉租房呢?原来,祁门托夫在幼年时代曾经经历过纳粹德国的占领,在该地区得到了庇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与情缘,其中就包括Saint-Benoit-du-Sault小镇的共产党派镇长。这位镇长曾经表示,该镇拥有丰富的历史遗产,但也要包容接纳现代建筑。因此,祁门托夫便着手打造了当地的初中、急救中心、警察局、体育馆、以及社会廉租房建筑群。在打造该处社会廉租房时,祁门托夫巧妙地利用小走廊,将廉租房的所有部分连接起来,在风格上和当地的历史建筑风格融洽,没有出现风格上的断层等尴尬。

 

那么为何要将其拆除呢?该镇的现任镇长表示“该廉租房的一大半都是空置状态,房屋需要修缮,却没有那么多资金。在乡镇地带,人们通常会去买一个小别墅,一小块地,而非去住社会廉租房。”

 

2017年6月,该地省级建筑与遗产部门为这群社会廉租房的拆除计划开了绿灯,但就算拆除,也需要至少16万欧元。因此,许多改造可能性被提了出来,但如果按照原计划,该社会廉租房将在2018年1月拆除。这引发了前任市长和多位建筑师的反对和抵制。他们发起了保留该建筑群的呼吁,称现在已经有多家公司有意把廉租房改建成地方手工作坊、卖给初创公司或者卖给协会、艺术家等。第二条保存之路,就是村镇出资将其买下,但无论如何,若想保留这群社会廉租房,要赶在拆除小队签署文件之前完成。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