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诞日的风波和闹剧


毛泽东官方照
网络照片


今年12月26日毛诞日 闹出了一点声响,有闹剧,有风波,也有几近于公开的挑战。有些观察者指出,一些舆论总是习惯性的觉得毛诞日有官方推动的背景,若从今年发生的情形来看,民间主动做的背景似乎大于官方背景。对官方来说,毛诞日,庆祝也罢,不庆也罢, 越来越成为一块烫手的山芋。

毛诞日上演了几出剧,在毛泽东的诞生地韶山,数万名拥毛者前往庆祝,他们挥舞红旗,手捧鲜花,同吃寿面,在毛泽东铜像前跪拜叩头,在广场上合唱东方红。据熟悉这一庆祝场面的人说,这是地方当局允许出现的局面,前两年,许多人来韶山烧香磕头烧纸曾让当局头疼,当局宁肯让拥毛者唱红歌也不愿看到疑似拜神祭鬼的场面。

 

不过,当局并不愿意看到毛派或者崇毛者把事情做大,而且一旦有做大的矛头尤其带有组织性质的就毫不留情地打压。,中国网络流传着一个署名田丽君的申请人向河北张家口桥东区警方申,希望在12月20日在该区胜利北路帝达购物广场举行悼念毛泽东纪念会,但当局以这项活动“将严重破坏社会秩序”阻止纪念。

 

法新社周三发表的一则消息,题为“一名拥毛者在毛的国度被关押”,说的是去年北大毕业的学者张云帆,因为上月在广州一所大学举办一场读书会,会上讨论当局对极左派的态度,结果被警方带走,现在被证实当局在没有任何审判的情况下,以“干扰社会秩序”的名义判处张云帆拘押六个月。星期天,已有350人签名声援张云帆,大部分是学者,包括著名的毛派人物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也有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人。

 

如果说前面都是与纪念毛泽东或毛思想有关的活动的人和事,都有官方出面阻拦甚至镇压,毛诞日还发生了一件很稀罕的事情。河南文明办公室官方微博在12月26日不谈毛泽东,却大谈1991年同一天苏联的正式解体。微博虽短,写的颇有声色:“某人”的出生“微不足道“,“乌托邦帝国的崩溃“才是大事。

 

河南文明办官方微博当日发文谈”历史上的今天“,1991年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并宣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解散,文章接着写道:”这一天,某一个个人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也许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一个庞大的乌托邦帝国彻底崩溃、垮台,这才是人类历史记住的“。

 

在一些自由媒体上可看到网民对此一官方微博公诸于世的惊讶。但在官媒上,这一短文很快遭到围攻,人民日报率先发动,并质问,”且不论今天是什么日子,作为意识形态的文选部门,这样的言论是否合适?“随后,在许多官媒后面跟随的评论几乎是清一色的抨击和咒骂,熟悉这套的网民指出,显然是有组织的网络围攻。

 

以上可以看出,官方对毛诞日或者对毛的态度有两种处置手段,或打压,或围攻,左右都不是。拥毛也不好,轻视毛也不对。当局既然对申请举办追思会,或者研讨当局对毛派态度的人进行打压甚至关押,为什么河南文明办的官方微博最后也演变成一场政治风波?河南省委要求对此严肃处理,河南文明办发表致歉声明,值班编辑勒令停职等等。有些网民嘲讽不久前率领众官瞻仰习近平种过的一棵桐树的河南省委书记,“望树书记”的官运从此恐怕有了问题?

 

有人分析,官方打压纪念毛的活动其实不难解释,因为严防组织化的行动是共产党的常态,只要是有组织的行动,即使是拥毛的左派,都会遭到打压,这可能解释了张云帆遭拘押的原因。

 

不过,也有的分析认为,现在是习近平正在走向神坛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唯我独大,唯习独尊,习或者习的追随者不愿看到民众过分地崇拜毛泽东,让毛的阴魂覆盖。

 

另外一面就是当局从拥毛大军里发现的另外一种情形,许多人怀念毛时代,是怀念毛时代的平均主义,对当下红色资本主义痛恨有加,这种怒和怨其实矛头对准的是执政者。当局担心他们借着崇毛怨声载道。

 

毛诞日,当局也不安。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