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公正是外交的支撐

中國的國際「公共品」逐漸取代美國,但國內「公共品」仍然不足。全球中國人期盼北京當局,在農民工的基礎教育與公共醫療的匱乏問題上,衝破重重障礙,踢出臨門一腳,讓「二等公民」的痛苦成為歷史,發揮「大數據」宏觀管理能力,讓中國未來擁有自豪的「社會公正」,成為中國外交實力的有力支撐。


中國農民工為城市建設作出貢獻

外交是內政的延長,是歷史的總結,展示國家的外部關係,源於內部關係的和諧與強大。弱國無外交,曾經是中國人心中的最痛。近百餘年的中國屈辱史都是史跡斑斑,讓國人謹記,如何在內部凝聚民心與競爭力,才可以在國際舞台上展現動人的風采。

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強調「美國第一」,導致美國無法在國際社會提供足夠的國際「公共品」(Public Goods)。這包括很多的國際組織,設定國際的標準與共識,從氣候變化的對策到國際投資銀行的遊戲規則。而中國恰恰可以乘勢而起,填補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的權力真空,這包括跨境支付機制、電子支付平台、制定5G標準、制定自動駕駛標準、北斗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替代GPS)、能源與金融交易結算貨幣、發行SDR計價債券。尤其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布局,都越來越需要國際上的網絡,體現中國的巨大國家利益。

但在這過程中,中國在內部關係上的種種問題會在外部關係上投下了陰影。中國要在國際上提供「公共品」,但在自己的內部社會,卻被批評無法提供足夠的「公共品」——這包括對某些弱勢群體的公共醫療與基礎教育仍然缺位,也不斷受到民間的批評。估計二億五千萬名農民工在北上廣和各大城市從事基礎建設和各種低薪職業,是本地人不屑做的3D工作——Dangerous危險、Dirty骯髒 & Difficult勞累,對城市的建設作出了重大的貢獻。然而長期以來,他們被剝奪擁有城市戶籍的權利,成為共和國的「二等公民」,子弟在城市不能上公立學校,也沒有公共醫療。他們的兒女大多被迫留在農村,成為被遺棄的「留守兒童」,估計有六千萬人。

這都是中國缺乏全民「公共品」的遺憾。過去中國官員的典型說法,強調中國「底子薄,發展需要一個過程」,但如今中國雄心勃勃推動一帶一路,在全球要提供「公共品」,就必須要面對本國內部還有很多關鍵的「公共品」仍然匱乏,豈能長期讓底層國民被遺忘?豈能讓農民工長期成為「二等公民」?

事實上,中國今天在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的突破,都可以在農民工問題上有所突破,異地社保的問題,在大數據的管理下,就可以讓農民工在農村的社保能夠在大城市內延續,而不是如今天大多數情況下,都付之闕如,徒令人扼腕太息。

其實中國今天的經濟實力絕對可以讓城市內的農民工享受國民待遇,而不是加以階級歧視。這繫乎官僚機構是否積極從事,而不是「懶政」。當中國有巨大的資金在全球興建港口、高速公路與高鐵之際,為何就沒有資金投入給底層人民的國民教育和公共醫療?這都考驗行政系統的企圖心,也考驗整個黨政系統的「優先順序」,是否可以落實習近平所強調的「中國夢」,而不是讓十九大的精神被閹割、被掏空,成為歷史的笑柄。

因而當中國在全力向全球提供「公共品」之際,就必須及時回望自己的國土,還有哪些被遺忘的群體,有哪些是「一個都不能少」要照顧的對象。

重溫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的自我期許,可以看到整個黨政系統還存在這樣和那樣的不足,而改革之道就是要官僚階層先「照照鏡子、洗洗澡、正衣冠」,要不忘初心,絕對不能忘記中共的崛起是來自農民,沒有當年農民的支援,又豈有中共的政權?

解決今天大城市農民工「基礎教育」與「公共醫療」的問題,需要加一把勁,落實習近平的呼籲,才能「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

這不僅「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具有重大而深遠的影響」,也在當下立刻影響中國在全球權力的布局。如果北京決策當局還是不把農民工的「二等公民」問題提到優先處理的議事日程,那麼在國際的舞台上就會不斷被質疑,也會在國內外失去了道德的權威,也就難以掌握當前提供國際「公共品」的歷史機遇。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也指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問題尚未解決」。習近平認識到,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而關鍵就是分配問題與機會平等問題。一個好的政府,就是提供國民一個平等的機會,讓新一代都可以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競爭,而不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讓農村的孩子吃虧,讓農民工的子弟承受「世襲貧窮」的哀愁。

在二零一八年來臨之際,全球中國人也期盼北京在農民工戶籍改革方面,衝破積重難返的障礙,踢出臨門一腳,讓「二等公民」的痛苦成為歷史,讓中國足可以自豪的「社會公正」,成為中國外交實力的有力支撐。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