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人口」再艱難也不走

北京大興的一場大火,令被官媒及政府文件提出多時卻一直沒有得到關注的「低端人口」送到了輿論的鎂光燈下。參照政府文件及相關報道,「低端人口」原本指的是「低端產業從業人口」。這些人往往來自外地,卻普遍居於北京社會的最底層,因收入較低,不得不選擇價格相對低廉、安全隱患極高的居所。

收入遠高於家鄉

火災發生後,官方曾一度鐵腕驅趕居住在「有安全隱患」住所中的外地人,寄望提高在京生存成本,擠壓其生存空間,使之「知難而退」返鄉,達到「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目的。但在採訪過程中,記者詢問了多名因清理「低端人口」而流離失所的平民,幾乎沒有人動過離開北京的念頭。

一名來自河北張家口的邱姓洗碗工稱,其在張家口洗碗一個月包吃不包住、月薪1800元,但在京包吃住有3500元,節省一些的話,一年存款可達3萬元以上,遠高於在家鄉的收入。而2022年冬奧會的舉辦抬高了張家口樓價,子女結婚成本猛漲,她不得不選擇在京繼續尋找低生存成本的工作。

記者採訪大興火災事發公寓的一名租客,對方並不知公寓不符合消防安全規範,事發前也曾多次聽到地下室有施工的聲音,但究竟為何施工、以及是否有安全隱患和注意事項,卻沒有任何人告知過,也未見政府部門干預。

整治過後 安全隱患隨時捲土重來

新華社此前報道,全北京短短幾日即查獲數萬個安全隱患,涵蓋所有區縣。如此大規模的安全隱患顯然並非一朝一夕生成,若說職權部門不知情,也肯定說不過去。好的一面是這些安全隱患將隨着曝光而得到整治,但隨着為期40天的「運動式執法」的結束,各種僭建及安全隱患恐怕又會捲土重來,除非常態化執法,否則很難制止類似慘劇發生。

明報記者 鄭海龍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