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另一朱Sir的反應看朱經緯案

退休警司朱經緯罪成還柙,警方的回應只有五粒字:「會了解判決。」沒承諾會吸取教訓,沒表示會內部檢討,甚至連堅守法治、嚴守紀律、秉公執法之類的例行官腔也不打一下。我很懷疑,即使朱經緯、七警等為其行為付出法律代價,警務處長及警隊又會否因為這些案件反省、警惕、改過?日後同類事件會否重演?

「你哋冇做錯」拒自省

朱經緯極可能上訴,但這應不是警方不回應判決的考慮。因為七警罪成當日,警務處長盧偉聰即向全體人員發信,對裁決表達「非常難過」,表示他和管理層「明白同事們的憂慮及失落感受」,強調過去數年警隊在紛亂環境下肩負維護法紀的責任「飽受壓力」。正如學者鍾劍華說,警隊一哥不是雙花紅棍,他領導的是香港最重要的武裝力量兼擁有巨大公權力的三萬人執法部門。下屬犯了法,他理應代表警隊向市民道歉,然後真誠檢討,從內部管理、訓練、行動指引、裝備以至部門文化等各方面着手改善,防止同類事件重演,但他沒有。

盧偉聰或許沒說錯,近年警務人員確是飽受壓力,究其原因,是因為警察被擺上枱。梁振英出任特首、曾偉雄還是警務處長期間,政權將警務人員當成政治工具。警隊用了幾十年辛苦建立的專業、公正和廉潔形象被蠶食摧毀,得來不易的警民關係被挑撥破壞。三年多前9.28催淚彈清場後,曾偉雄為前線「打氣」,一句「你哋冇做錯」,抹煞任何檢討自省的空間,警察被推向市民的對立面。傘運期間警民嚴重撕裂,其間警方使用過份武力超越法律界線,七警案、朱經緯案只是被傳媒拍到而又成功檢控的冰山一角而已。

朱案事發至定罪耗時超過三年,受害人追討過程艱辛。朱經緯初時向投訴警察課聲稱,警棍只是「手臂的延伸」,投訴課認為毆打指控無法證實,監警會卻不同意。投訴課跟着建議將指控改為沒刑事成份的濫用職權,但未獲監警會接納,投訴課再討價還價,建議毆打指控列為無法完全證明屬實。最後,監警會三審堅持朱經緯毆打證明屬實,並以暗票表決審議結果,才成功迫使警方展開刑事調查、律政司起訴。警方護短的心態,無助杜絕害群之馬、樹大枯枝,更反映管理層拒不認錯的態度,已影響到投訴警察機制的運作及公信力,甚至令警隊出現漠視法治、縱容濫權的歪風。

政權模糊法治原則界線

《明報》昨日報道,朱經緯任職警隊督察的兒子,聽到記者問其父會否向事主道歉時,爆粗大叫「咩對唔住呀,打X多佢幾下㖭呀」,其後進入升降機時與記者輕微推撞,又大喝「最X叻係你啦」。因父親入獄情緒不穩可以理解,我個人甚至可以接受警察非當值時講粗口,但「咩對唔住呀,打X多佢幾下㖭呀」若真出自一名督察口中,而這種不忿的情緒與心態又存在於其他警務人員之間,則恐怕他們不但未有從朱案吸取教訓,更可能變本加厲,令人質疑他們是否適宜執勤。

警司協會前晚深夜表示對朱經緯未能保釋失望,支持他繼續申訴;員佐級協會昨發表聲明對判決表示遺憾,認為令前線人員日後執勤時困惑,更表示「令使用武力的合法性變得模糊」。其實使用武力的合法性並不模糊,如果前線感到模糊,那不是因為朱案的判決,而是因為這些年來,政權及警隊高層逐漸模糊了法治公權的原則界線,模糊了前線人員的是非價值。報載朱經緯兒子的反應、還有警察員方的聲明,正是這個悲哀現況的折射。

七警案也好、朱經緯案也好,無論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我希望每位警務人員能回想一下加入警隊時的誓言,忠誠依法執行職務、正直、誠實、不畏懼、不徇私,究竟是為了政權服務,抑或是為了香港的社會大眾?你們不但是警察,你們和你們的家人同時是香港人。退一萬步說,就算當差只為打工,那當曾偉雄退休後早已加入財團擔任高薪厚職,前線人員又為啥打工打到犯法坐牢呢?

林檎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