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香港立法會補選前瞻

香港資深媒體人 魏開星

3月11日的香港立法會補選雖然只是4名席次,其意義卻不容小覷。補選提名期從1月16日至1月29日止;而今天離投票日也就只有兩個多月時間。各方都在積極備戰之中;此戰雖小,但無論對建制派及非建制派,還是對政府和選民都是一番考驗。


一.建制派:6名空缺兩次補選 對建制派不利

香港選管會去年9月14日公佈,決定於今年3月11日進行補選,當中包括香港島、九龍西和新界東議席3個直選議席,以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1個議席。換言之,牽動建制派與非建制派議席版圖的九龍西及新界東各2個議席,將分拆補選。


6名空缺分兩次補選對建制派不利。如何不利?從2016年的及上屆的立會選舉結果推斷,相關結論呼之欲出。


2016年的立會選舉包含功能組別在內,建制派獲得選票佔57%,非建制派得票率為41%;其中地區直選得票率,建制派為41%,非建制派為55%;這部分與上屆即2012年的地區直選建制派得票佔41%,非建制派得票率為55%的數據完全相同。這不是巧合,建制派與非建制派在直選上的選票基本上以40%:55%分割,是香港的政治格局使然;它構成建制派與非建制派各自的基本盤與選民基礎。根據立法會條例,立會地區直選議席採用名單比例代表制;然而,此次補選只須選出一個議員,實際上就是單議席單票制。在這種情形下,本來6席合併補選,九龍西及新界東各有2席,建制派爭不到第一席,第二席自然不在話下;如今這兩地的2席分兩次選,非建制派若運作得好,兩次的得票第一名的名單都可能是非建制派的候選人。

建制派的這種憂慮,從民建聯主席李慧瓊的態度得到證實。選委會宣佈補選安排的當日,李慧瓊表示,「我們對於選管會在未等待兩宗上訴個案完成後,便匆匆決定在明【即2018】年3月11日進行補選感到失望」。她說,補選耗費龐大,涉及大量人力,亦要多個機構予以配合,合併補選是最符合社會利益;選管會今次的安排絕不理想,應先等候另外兩宗個案的上訴結果,才作補選安排。當然,最後李慧瓊還是表示,無論是合併補選,還是分開補選,民建聯都會積極考慮是否派人出選。

據了解,建制派已經為3月11日的立法會補選初步確定人選,包括工聯會的鄧家彪可能參選新界東,民建聯的鄭泳舜可能參選九龍西,新民黨的陳家珮以及自由黨的楊哲安都有意參選港島區,2016年立法會選舉敗給姚松炎的謝偉銓參選建測界。據建制派內部人士說,在3月11日補選中,他們最有把握獲勝的是姚松炎被取消資格留下的建測界功能界別議席空缺。建制派方面說,謝偉銓一直默默地做準備工作。問題是,之前投姚松炎的票會有多少轉投到選謝偉銓身上?在一年多的時間裏,謝偉銓今次又憑甚麼能轉敗為勝?

非建制派方面,民主黨吳永輝有意披掛上陣爭奪建測界功能組別議席,目前仍與司馬文一方協調;另有消息稱,司马文已計劃在提名前宣佈參選。但是,非建制派人士認為,最好能找一位業界具份量人士上場提高勝算;並正積極遊說一位“老行尊”出選,惟對方似乎興趣不大,故情況不大樂觀。由此可見,非建制派仍可能輸在內訌,建制派或許要指望“團結牌”奏效。除了九龍西與新界東之外,在港島區補選方面,非建制派若確定同意讓路給香港眾志的常委,剛年滿21歲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周庭出戰───近日更有消息稱,周庭傾向簽選舉確認書,稱也會按現行規矩宣誓───周庭顯然已做好上陣的準備了;而建制派若由新民黨支持的南區區議員陳家珮出馬,雙方的勝算如何?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在一個場合被問到時坦言是有難度。這就意味著非建制派與建制派在港島區補選的候選人實力不相仲伯。哪方最終能勝出?關鍵看港島區選民是“選黨”還是“選人”了。“選黨”,對周庭有利;“選人”,陳家珮被看高一線。

二.非建制派:初選機制勢必破產?

負責協調民主派選舉安排的組織「民主動力」,去年12月5日舉行記者會宣佈,民主派將於2018年1月就新界東及九龍西立法會地區補選舉行初選,包括電話民意調查、實體票站及組織投票3部份,由得分最高的參選人代表民主派正式參與立法會補選。民主動力表示,希望初選能夠集中民主派的票源,重奪被法庭取消資格的議席;同時也有後備計劃應付當局再以簽署「確認書」等方式,阻撓民主派候選人參與補選。

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在記者會上表示,由於3月的立法會補選,採單議席單票制,而建制派在各區已經協調好單一的候選人,民主派必須集中票源支持各區唯一一位候選人,重奪議席,保持立法會分組點票的地區直選否決權,維持抗衡建制派的力量。趙家賢並表示,如果有民主派人士不理會初選結果自行報名參與明【即2018】年的立法會補選,民主動力將作出公開嚴厲譴責。

非建制派初選目標明確,只是這個機制靠甚麼來維持?初選結果的約束力來自何方?誰來保證各黨派的報名參選必須根據初選結果來執行?不要說非建制派五花八門,山頭林立,就是同意參與初選的團體事後“輸打贏要”,怎麼辦?對於非建制派人士不理會初選結果自行報名參與補選,趙家賢稱,最嚴重將會遭到公開嚴厲譴責。請問,民主动力的“公開嚴厲譴責”值幾個錢?負責協調民主派參選的民主動力已經於12月10日上下午在城市大學分別舉辦兩場初選論壇,首先是九龍西,之後是新界東。按初選機制規劃,這部分是組織投票佔10%。由多個政團代表投票表達意向,讓參選人向組織代表爭取支持。各組織派代表參與初選論壇,並在論壇後投票。

初選機制開了一個“後門”,就是港島區變成一個例外。非建制派將港島區預留給香港眾志,而眾志“無大將”衹得由剛剛夠參選年齡的21歲大學生周庭出戰。請問,這種安排會讓非建制派內部心服口服嗎?這不,現在就有人跳出來反對與質疑了。

前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因主張“港獨”被取消參選資格的沙田區議員陳國強日前在臉書上宣佈參與新界東補選,稱非建制派還在勾心鬥角“玩反民主理念的初選”時,自己已經取得補選表格,收集提名參選。同時,本土派圈子盛傳,青政因不滿初選機制,正研究調整策略自行派人出戰新界東補選。

前人民力量成員,2012年立選曾為白韻琴助選的任亮憲,確認正積極考慮參與立會港島區補選。他指政綱與陳家珮近似,否認有意搶走香港眾志的周庭選票。

“創。新。香港+”團體近日成立,其創會會長李德豪稱有意參與立會新界東補選,李提出政綱稱要在新界東劃出一個“城寨”,成立青年立法會主導施政,要將香港還給年輕人。

 

上述這些都不在非建制派推舉出來參與初選的名單之列,可他們要領表格,要報名,誰擋得住?相信這樣的“主”還將陸續有來。因此,筆者甘冒得罪非建制派的風險,大膽預言,非建制派的初選機制勢必破產。根據是,2016年立會選舉戴耀廷教授倡導的“雷動計劃”就是前車之鑒。

三.政府:為確認參選人資格頭痛不已?

這次補選勢必面臨一個問題,就是究竟被褫奪議席的議員可否捲土重來再戰補選?

2010年5名泛民立法會議員集體辭職引發「五區公投」,5人其後在投票率極低的五區補選中重新當選,被質疑浪費公帑。政府事後修例堵塞漏洞,禁止自行辭職的議員在6個月內再次參選。如今失去議員資格的6名議員,由於並非自行辭職,因此原則上是不受限制,可再次報名參加補選。不過他們要再參選,還要通過選舉主任的一關才能「入閘」。

按現行規定,任何人欲參選立法會均須簽署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的聲明,監誓人為各地方選區及功能界別的選舉主任。政府2016年又新增要求參選人要簽署「反港獨確認書」。2016年的情形是,選舉主任表明會根據他們的言論及行為判定他們是否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

因此,6名被褫奪議席的議員在2016年宣誓過程表達的內容,很可能成為選舉主任判定他們是否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的理據。

對此,遭褫奪席位的姚松炎稱不擔心再被當局取消資格。他在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表示,如果當局無理阻撓他參與立法會補選,可能會激起民憤;會令到非建制派今次的補選反而可以4席全贏、大勝。

由此觀之,特區政府在確認參選人資格上必然頭痛不已。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陳帥夫在立法會回應提問時稱,選舉主任全權決定立法會候選人提名資格是否有效;確認書屬考慮因素之一,但同時要考慮簽署確認書能否真實反映候選人言行等。有專家稱,姚松炎能否參與九龍西補選,還看律政司意見。因為,有關決定必定惹來司法復核。有瞭解政府操作人士指出,即使姚最終過關,也不等於其他被褫奪議席的人士日後可參選,因每個人的情況不同。

然而,若再剝奪姚的資格將變相為非建制派催票,政治上未必有利。行文至此,香港律政司司長已經易人,林鄭月娥昔日好友鄭若驊接下袁國強的重擔。鄭若驊剛走馬上任,她與先生的豪宅僭建問題隨即被香港媒體曝光;不知
此事會否影響鄭司長的心情?

四.市民:期許立會迴歸正軌仍是奢望?

2016年立法會選舉是在佔領行動,政府政改方案被否決及旺角騷亂之後的首次選舉。一些新科議員,特別是年輕的“傘兵”取代一些老面孔,進入議事殿堂,本來是好事,可給立法會帶來朝氣。可是,一些議員少年得志,尚未表現,就先在宣誓環節上玩花樣;想在前輩已有的噱頭上“推陳出新”,結果將“港獨”理念帶入議事堂,觸碰法律紅線,以至於惹到全國人大針對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所以,本次立會補選,對議會而言,4個懸空的席位得以落實;對市民而言,則希望透過補選令到議會迴歸正軌。

多數市民期望補選進來的議員,不管是建制派的還是非建制派的,都能以民生為先,不要再陷入“拉布”與反“拉布”的爭吵之中;更不要將議事堂當作宣傳“港獨”的場所,也不要將議會當作示威抗議的“街頭”。在2017年底,立法會進行了議事規則的修改,對無休止的“拉布”行為有一定的約束;應該說為立法會提高效率,更好地服務民生提供可能。

中國全國人大已經全票通過了香港高鐵“一地兩檢”方案,香港本地立法也將在1月底或2月初進行。從目前的情形看,非建制派議員基本上對“一地兩檢”持反對意見。非建制派議員眼下盯著“一地兩檢”的法律問題,之前也應該對高鐵工程建設延誤及費用超標等問題深入追責。這才不至於落下“只關心政治不關心民生”的口實。在非建制議員的眼裏,民生議題重要,還是立會的權力平衡更重要?

香港迴歸20年,民生問題的“三座大山”:房屋,醫療及貧困至今仍橫亙在700萬港人的面前。民生艱辛,還望在位的或即將經過補選進來的議員大人們高抬貴手,體認普羅大眾的殷殷之情!

最後,筆者還指望新老議員們吸取被褫奪席位的教訓,不要再做既斷送自己的前程又辜負選民期望的行為了;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又耽誤議案的審議,實為百害而無一利!


2018年1月9日星期二於香港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