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風險2018與中國



對世界和中國來說,2018都將是高風險的一年,事實上,元旦未至,伊朗突發的民變已經預示了這一點。2018年高風險的基本機制是幾個主要地緣危機與大國內部的政治危機之間的互動和聯動急速加劇,從而可能引發一系列難以控制的危機爆發,給世界秩序和大國的內部秩序帶來極大風險。

對中國來說,首當其衝的地緣危機當然就是朝核危機。朝核危機的最新進展是,特朗普與習近平去年初首次會晤達成的秘密協議遇到了根本性障礙。主要原因,是中美聯手武力解決朝核危機的方案既遇到了美國內部政治的麻煩,也遇到了來自中國和韓國的外部阻力。美國主流精英一直認為武力解決朝核危機風險太大,國務卿蒂勒森忍辱負重、堅不辭職的一個基本原因,就是他想盡最大努力阻止特朗普動武,而他的努力得到了兩黨精英的有力支持。現在,蒂勒森終於獲得轉機,因為一方面韓國反對美國動武的態度十分堅決,另一方面,隨著特朗普對習近平和中國內部政治危機的認識不斷深入,他對習近平是否能兌現承諾有了重大疑問。

在這一情勢下,白宮發佈的最新國家安全戰略,明確把中國與俄國並列為主要戰略對手,意味著特朗普已基本放棄與習聯手武力解決朝核危機的選擇。我並不認為特朗普有意耍了習一把,但實際效果就是如此。對於商人特朗普來說,如果習近平確能幫他解決朝核危機,他也確實願意給予實質性回報,但既然你兌現不了,就不能怪我不客氣了。其實,即便習近平真能幫助特朗普解決朝核危機,中美關係惡化最終也勢所難免,因為兩國不僅有重大的戰略利益之爭,更有深刻的價值和體制衝突。現在,既然習近平幫不了特朗普化解朝核危機這個大忙,中美兩國的對抗就進入了快車道。

這一轉折對中國和世界將會發生一系列重大影響。從風險角度來看,國人最關切的是特朗普對華政策的第二個180度轉變會否馬上加劇中國已經十分嚴重的經濟危機,尤其是債務危機和人民幣匯率危機?我的判斷是,暫時還不至於,因為如果中國經濟急速崩盤,對美國並沒有太大好處,這不僅是因為中美經濟依存度太高,且中國經濟崩盤對穩住世界經濟也不利。從美國利益考慮,“讓子彈再飛一會兒”,應該是更理性的選擇。

不過,這不意味著特朗普會讓習近平2018年的日子好過,恰恰相反,我認為特朗普會從國際政治和國內政治兩個方面對習施壓。習近平與特朗普首次會晤令中朝關係嚴重惡化,這給普京介入朝核危機創造了機會。因為,中國已失去斡旋美朝的中間人地位,普京反而有機會做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交易掮客。果真如此,對習近平和中國的國際地位將是一個重大打擊。特朗普不會看不到這一點,更何況他本來就對普京情有獨鐘。

在國內政治方面,特朗普也不會看不到習近平個人權威在十九大後陷入巨大危機。這一發展,與習近平本人不明智有關,也與郭文貴爆料帶來的重大影響有相當關係。白宮顯然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因此,不大可能不考慮如何利用郭在美國避難這張牌來影響中國的內部政治。這就給2018年中國帶來很大變數,也會帶來重大風險。因為強人之間博弈的基本特徵,就是很可能產生災難性後果。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