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默:没有比2018更危险的了

 

日经中文网报道,美国政治风险调查公司欧亚集团1月2日发布了2018年世界“10大风险”。2017年的首位是“独立的美国”,但2018年的最大风险则是“中国”。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就相关原因等采访了该公司总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

记者:2018年10大风险的首位列举了“China Loves Vaccum(中国热爱真空状态)”。这是什么意思呢?

布雷默:提出意为主导国际社会的国家消失的“G零”这个概念,已经过去7年,世界每年都在发生力量的“真空状态”。2018年世界将如何应对这种状况?或许能够首次加以讨论。我们认为,2018年为了在全球建立新秩序和规则,已重新定义与世界打交道的方式的中国将在贸易、投资和科技领域,不断加强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

目前,中国影响力加强的原因有3个。其一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10月的党代会上巩固了权力基础,成为继毛泽东和邓小平之后,现代中国最强有力的领导人。其二可以列举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两方面增强国力这一点。最后,由于美国特朗普政权的“美国至上主义”,中国在世界上承担重要作用的机会有所增加。

记者:中国的影响力加强后,为何全球风险可能会增高?

布雷默:中国称得上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至今仍充满活力。这种机制与支撑“美国治下的和平” (PaxAmericana)的发达国家的工业民主主义有所不同,构成威胁。中国试图在贸易和科技领域建立新秩序,与美国的关系在经济方面或将恶化。
 

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
 
记者:科技领域的中美风险有哪些?

布雷默:关注的是人工智能(AI)和超级计算机等领域的中美霸权之争。我们分析认为,中国的AI技术已经非常接近美国的水平。中国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和网络服务巨头腾讯控股等并非单纯的企业,而是在政府的一定控制之下,正在与国家携手,加强AI的知识。但目前中国仍想获得美国的知识产权。

另一方面,中国是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但是,谷歌、Facebook和推特等美国IT巨头都无法在中国拓展业务。美国和中国在科技领域相互设置障碍,形成了所谓的“科技冷战”的局面。这将损害经济的效率性,还有可能成为引发地缘政治风险的因素,因此将其列在2018年10大风险的第3位。

记者:如果贸易和科技领域的中美摩擦加强,日本企业是否会遭受影响?

布雷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试图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但是,如果中美的贸易摩擦日趋激烈,日本将处于左右为难的立场。特朗普政权或许认为,基于安全保障的观点,日本应与美国保持一致步调,进一步限制中国对日本国内的投资。这样一来,即使日本试图积极参与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也越来越难以像其他参加国那样获得好处。

记者:在军事方面,中国将如何展开行动?

布雷默:军事与贸易和科技相比,情况稍有不同。在军事力量方面,中国还算不上世界超级大国,仍只是地区势力。在这一点上,美国仍然是军事超级大国,美国从中国周边撤走的事态难以想象。相反,中国对确保稳定抱有强烈关注。包括朝鲜和中东在内,不希望发生军事问题。

记者:2017年朝鲜局势的紧张度提高。特朗普政权将如何应对?

布雷默:任何人都不希望身在韩国的20万美国人面临危险。但是,朝鲜的危机的确存在。对于2017年底已签署减税法案的特朗普政权来说,2018年在内政方面将没什么事可做,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通俄门的走向或将突然受到关注。通俄门将导致特朗普更加不受欢迎,特朗普面临的“压力”将随之提高。这有可能导致朝鲜局势的恶化。例如,(为改变不受欢迎的状态和将美国国民的目光引向国外)特朗普表示“已经受够了,封锁朝鲜海域”之际,将击沉试图加以突破的朝鲜船只,而朝鲜将突然袭击韩国。这样的事态有可能偶发。

记者:这就是将偶发性的“突发事件”列在10大风险第2位的原因吗?

布雷默:自20年前创建“欧亚集团”以来,没有像2018年这样危险的年份了。主导国际社会的国家消失,各国中央政府的力量减退,在此背景下,世界的秩序出现松动,邪恶国家和组织胡作非为的余地正在增加。朝鲜、叙利亚、美俄关系紧张加剧、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等,有可能因判断失误和差错而发展为严重国际争端的导火索很多。

记者:列在第4位的墨西哥存在哪些风险?

布雷默:那就是北美自贸易协定(NAFTA)重新谈判的走向。自2017年夏季起启动了重新谈判,但由于美国的保护主义性的要求,谈判未取得进展。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仍不明朗,问题在于NAFTA重新谈判的走向,有可能对预定7月1日投票的墨西哥总统选举产生影响。

美国拒绝放弃保护主义主张,有可能打击墨西哥经济,如果谈判在这种情况下推进,有可能激发墨西哥国内的反美情绪,正在大量使用反美表述、在支持率上一马当先的新兴左翼政党党首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有可能获胜。这样一来,培尼亚现政权一直推行的引进外资的亲商主义经济政策有可能在根本上被改变。在2018年,我们所熟悉的、对投资者来说友好的墨西哥经济的模式可能完全改变,对于外汇市场等也构成风险因素。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记者 稻井创一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