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爭議又起 互相包容討論

元旦是幾乎全世界所有人都慶祝的日子,但在一周以前,中國又再次陷入爭論,究竟是否應該慶祝聖誕,甚至是否應該慶祝「毛誕」。中國在與西方世界交往的過程中,外來文化與本土文化的元素,應該佔據什麼地位?中共作為執政黨,在強調文化自信的同時,又應該以什麼手段引領中華民族實現中國夢,才能夠走進世界舞台的中央。這種爭論,短期內不會止息,問題是如何在互相包容的情况下,達至一個最大公約數。

聖誕節前夕,坊間流傳一個說法,中共某些機關發布命令,要求黨員幹部抵制聖誕節。這消息為官方所否認,而且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商場照舊有聖誕裝飾,酒店仍舊有聖誕大餐,不少市民穿著聖誕老人服飾拍照,教堂仍然舉行聖誕崇拜。中共抵制聖誕節之說,莫衷一是。至於是否一些地方機關的個別行為,不得而知,但起碼不是最高當局的硬性規定。

限制聖誕消費行為

於理於法毫無根據

無論是媒體的炒作,還是惡意中傷,消息之所以廣泛流傳,很多人相信中共有可能會這樣做,是因為過去確實有打擊地下教會的做法,本屆政府強調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而且在推行的手法上,往往不顧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而強硬執行,一紙命令就雷厲風行。執政黨對國學和傳統文化近年愈加支持,附和的百姓紛紛表達,說在中國能稱得上「聖」的只有孔子,聖誕是基督教的節日,充其量只能叫「耶誕」,這種說法也被誤以為是官方所鼓勵。

其實,這些所謂爭論都沒有聚焦,從宗教出發去過聖誕節的,只是國民中的少數,絕大部分是藉機吃大餐、購物,他們過的是「山寨版」聖誕節,商家炒作出來的節日,甚至可以吸引外國人來消費,西方的年輕人表示,聖誕在歐美是一家團聚的寧靜平安夜,在中國則是狂歡夜。政府無論從任何角度,都沒有理由和法律依據去限制這些商業行為。

洋宗教及其儀式確實含藏意識形態,而意識形態又是權力的一部分,但行使權力也要依法進行,中共一再強調依法施政。憲法第36條:「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抵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在沒有確鑿證據證明政府違反憲法之前,應該假設公民的信仰自由是得到保證的。

然而,如果是中共對其黨員的行為規範,則是另一個議題。共產黨員都應該是無神論者,他們的信仰應該是馬克思主義而不是任何宗教,但到寺廟參拜的高級領導人不計其數,在宗教意識濃厚的少數民族地區,對黨員的要求更是睜一眼閉一眼。而今中共要從嚴治黨,理應在全方位執行各項規定,而不是選擇性的執行。問題是在行政架構中,不歧視並不等同平等對待,對待公民權利不歧視其宗教背景,但在公務員招聘和擢升上則歧視非中共黨員,兩者之間的矛盾,還看不到有解決的曙光。

目前沒有證據顯示政府限制公民的信仰自由,但有沒有行使「宣傳無神論的自由」呢?文革期間,確實把這個「自由」寫進憲法(1975年通過的第36條),文革後修憲取消了這條條文。剛過去的聖誕節傳出有中共機關發文禁止黨員幹部慶祝聖誕節,實則是指控中共返回到文革的做法,這跟國外一些言論指習近平已經成為第二個毛澤東,是一脈相承的。

中共早在1981年已經對毛澤東的功過有了正式的決議,習近平4年前在毛澤東誕辰120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對毛澤東的評價,也沒有偏離中共的決議。習近平崇仰毛澤東在文革前的功績,並稱其為一代偉人,同時也指出毛澤東在文革中犯了嚴重錯誤。如果說習近平要仿效毛澤東發動另一次文革,這個指控是無根據的,也是杞人憂天。

坊間確實有人提出過要慶祝「毛誕」,但跟討論聖誕節的問題一樣,要區分是意識形態還是隨眾心理。民間確實有不少人仍然十分推崇毛澤東,甚至有網站和組織堅持說毛澤東沒有過錯,但這是公民的言論自由,並非官方推崇的意識形態。另一種是跟意識形態沒有關係的民間行為,早在上世紀90年代便有司機在汽車上掛毛澤東照片,據稱是為了辟邪,近年國民家裏掛毛澤東像的有所增加,但不能就此判別他們確實是崇拜毛澤東,或許可以解讀為,底層民眾在文革期間能享受到相對的公平,而今對貧富懸殊現狀不滿。

中共要加倍以事實說明

包容各種貢獻人類文明

無論如何,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中表示,新時代是「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的時代」,中國不但要在世界民族之林立足,還要走進舞台中央,要做到這一點,需要獲得世界公認,而今還有很多人相信中共會打壓宗教,甚至要重回文革,儘管很大程度是蠱惑人心的指控,但中共要加倍以事實說明,中共乃至中國人民,有足夠的信心,包容各種對人類有貢獻的文明,才能做到中國對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