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後下半場 兩會人事四懸念

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專門商討修憲問題,而以往由二中全會承擔的討論兩會人事的任務,則將由二月召開的十九屆三中全會承擔。雖然十九大敲定黨中央領導層之後,主要人事大局已定,但三月的兩會仍有四大懸念值得留意。

一是國家副主席人選。由於國家主席、副主席是禮儀性的角色,故其權重存在極大的彈性。國家主席惟有與總書記、軍委主席三合一,才稱得上名副其實的國家元首。而副主席同樣如此,像胡錦濤、曾慶紅、習近平擔任副主席時,同時擔任政治局常委及書記處常務書記,是舉足輕重的實權人物,胡、習更是待以儲君之位。董必武、王震屬於以高位酬庸元老性質,宋慶齡、榮毅仁則統戰概念更重一些。

王岐山成副主席大熱

至於過去五年的李源潮公認是最弱勢的副主席,除了些許群團工作外無所事事,十九大更是裸退中委,這都足以說明副主席之位因人而異。李當年任副主席,某種意義上是人事博弈中的一種妥協性安排。而十九大後新時代的形勢已完全不同,副主席面臨回歸其副元首本色的趨勢,這就需要一位具有相當資歷和號召力的人物擔任。目前來看,政治局常委中,王滬寧將循劉雲山模式,不再兼任國家職務,專注黨務。其餘政治局委員也無合適角色擔此重任,已卸任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反而成為大熱門,有望再次創造高層人事更迭的新方式。以王在國內國際的聲望以及在外交方面的經驗,將把副主席冷灶再度炒成熱飯。

二是國務院領導層架構。在十九屆政治局出爐後,隨着中央黨務部門負責人及地方省市書記履新,國務院領導層人選實際上已比較清晰,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已佔據四個副總理席位,分別接替張高麗、劉延東、汪洋、馬凱的角色。

國務委員中,楊晶已提前出局,王勇未能在十九大更進一步入局,轉戰二線的概率大於原地踏步。魏鳳和、肖捷、趙克志三人鎖定三個國委席位,分別兼任國防部長、國務院秘書長和公安部部長。外交系統,王毅有望更進一步,擔任主管外交的國務委員,而已入局的楊潔篪可能在黨中央層面總體協調大外交。

三是人大政協的實職崗位。人大政協本屬二線,當中的民主黨派人士及沒有實際分管業務的副職,多數是務虛的工作。最主要的是「三駕馬車」,人大方面是委員長、排名第一的常務副委員長、副委員長兼秘書長,政協亦如此。兼任秘書長的人大政協副職通常由資深正部級提任,也被視作一線崗位。由於政治局席位有限,故兼任秘書長者可先晉級人大政協的副國級崗位,延續退休年限,五年後再上位,李建國、王晨皆循此路徑,擔任一屆副委員長兼秘書長,而後升任政治局委員。

所以,那些與高層有淵源的省委書記或部長,譬如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等,是值得關注的角色。由於閩浙滬系統的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等人年齡偏大,已到了提拔副國級的最後期限,但國務院領導崗位有限,故可仿照周小川模式,給予政協副主席頭銜,進階副國,但同時仍主持國務院部委的具體工作,兼具位高、權重。在十九大出局的張春賢、劉奇葆,亦將「發配」人大政協任職。

國家監察委員會產生

四是國家監察委的配置。今年兩會將首次產生國家監察委員會,作為中紀委在國家層面的「白手套」,實現對所有公職人員的一體化監督。從地方層面來看,紀委書記、副書記悉數兼任監察委主任、副主任,基本相當於紀委翻牌,監察委委員則集納了紀委及原屬檢察院的反腐反貪負責人。這為前瞻國家監察委提供了參考。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