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权力属于人民

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权力属于人民图:RFI内存图

【法国思想长廊】在启蒙思想家中,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明晰、坚定。他完全站在主权在民的立场上,认为只有这种权力来源,才是合于自然,合于理性和人性的。虽然他承认君主制的权力传承,但是他明确宣称,不是国家属于君主,而是君主属于国家。

问:狄德罗因为他的言论和思想住了监狱,这对他的哲学思考会有相当的影响吧?

答:我想,牢狱之灾通常会影响一个人的思考方向。安德烈·比利说:“他以后从来没有忘记万森监牢。那古老的主塔久久在他的生活中投下阴影”。上次我们谈到狄德罗撰写了《百科全书》中那些琐碎的、纯知识性、技术性的条目。但是他也撰写了极为重要的哲学、政治、美学的条目。他在这些条目中充分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和卓越的洞察力,把启蒙的观念注入到辞典条目中,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时那些有心求知解惑的人,以《百科全书》为工具,他们自然就会把词条中提供的思想,当作知识,当作定义来接受,从而启迪自己的头脑,影响自己的行动,造就自由的心灵,潜移默化地改变社会的文化氛围,造就新的社会空气,使社会朝着更开放更文明的方向走。因为人们获得知识的步骤,首先是要知道某物是什么,当你从辞典中读到“权力属于人民”时,你的知识结构中就嵚入了这个思想因子。所以狄德罗以《百科全书》为平台宣传启蒙思想是特别有效的。我非常佩服启蒙哲人的行动能力,因为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个是盲目的乐观主义者,他们的乐观精神在于他们对人类进步的信念。但是对社会是不是那么容易就追随他们走,他们完全不抱幻想。比如德国启蒙哲人利希滕堡就说过:“人们大谈启蒙运动,还要求有更多的光,但是我的老天,如果人们不长眼睛,如果有眼睛却死死闭着,再多的光又有什么用”?英国启蒙哲人休谟认为,在启蒙哲人和那些有教养的支持者之外,是黑暗的荒漠,人们麻木不仁、愚蠢无知,甚至最热情高涨的狄德罗也曾对休谟说:“我亲爱的哲学家,让我们为哲学的命运哭泣吧。我们在对聋子宣讲智慧,我们确实离理性的时代还很遥远”。

问:看来启蒙哲人也免不掉精英主义的嫌疑。

答:岂止免不掉,从宽泛的意义上说,他们各个都是精英主义者。我佩服他们也恰在这点上,就是那种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韧性,这种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才更可贵。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改变了世界。他们一开始作战,面对的第一个对象,就是一个现存的国家机器,一个establishment,所以反省国家的性质就是当务之急。孟德斯鸠以《论法的精神》详细分析了国家的诸种形态,他也身为《百科全书》条目撰写者之一。但是《百科全书》中的“政治权威”条却是狄德罗撰写的。在这个词条中,狄德罗用明晰简洁的笔法阐述了他的思想。我们知道卢梭是1759年开始撰写《社会契约论》的,到1762年才在阿姆斯特丹出版,而狄德罗撰写《百科全书》的条目早于卢梭的著作。所以狄德罗在阐述政治权威时,提出的“权力属于人民”是卢梭“人民主权论”的先声。在狄德罗看来,自由是每一个人的自然权利,他说:“没有一个人从自然得到了支配别人的权力,自由是天赐的东西,每一个同类的个体只要享有理性,就有享受自然的权利”。而相反的情况是什么呢?是那些政治权威的来源,不出于自然权利,它要么是出于掌权者的实力和暴力,要么来自被统治者与统治者之间的契约。狄德罗认为,凭借暴力夺取的权力只是一种篡夺,这个权力的维持只能靠掌握权力的人,永远保持着超强的实力来压制。但这实际上就埋下了被统治者也可以以暴力改变力量对比,推翻统治者的伏笔。在这种情况下,历史进程就表现为不断的破坏。要终止这种不断的破坏,只能靠双方同意结成契约关系,这样统治者就由僭主变为了君主。因此君主的权力是来自与被统治者达成的契约,所以连君主的权力都要来自人民的同意。

问:这个说法不就彻底否定了君权神授说吗?

答;对。狄德罗根本不相信有什么超自然的神力统治世界,更反对以君权神授的理论让被统治者永远处于无权的地位。他推论说,有一个主宰至高无上,平衡着君主与人民的契约关系。他把这个主宰叫做神。但是请听友们注意,这个神可不是宗教中的上帝。狄德罗是这样论述的:“他为了公共福利,为了维持社会,允许人们在彼此之间建立一种从属制度,允许他们服从一个人。但是他愿意这种服从是凭理性,有节制的,而不是盲目的、毫无保留的。任何来自神的权力都是一种有节制的权力”。狄德罗的意思是说,没有什么来自神授的绝对君权,只有神意之下的君主与人民的契约。所以服从是凭理性,而不是盲目的。这个神意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前面多次谈过的“自然法”。狄德罗接着就点破了,他说:“君主从他的臣民本身取得支配他们的权威,这种权威是受到自然法和国家法的限制的。自然法和国家法乃是臣民服从政府或必须服从政府的条件。只是凭着臣民的选择和同意,才有支配他们的权柄和权威。因此不取得国民的同意,君主是不能任意行使权力,任意处置他的臣民的”。

问:这话放到法国大革命时期都仍然有煽动力。

答:是啊。所以学界多年来爱说卢梭的《契约论》是法国大革命的思想武器,可他们忘了狄德罗。我甚至认为卢梭从狄德罗那里汲取了不少思想资源。确实狄德罗的一些想法更激进,他面对法国世袭君主制,竟然大声疾呼说:“政权尽管为一个家族所继承,掌握在一个人手中,但它却不是个人财产,而是一件公共财产。它根本上属于人民,完全为人民所有”。为什么呢?狄德罗响亮地回答:“总是人民为政府承担费用,总是人民对实施治理起作用。不是国家属于君王,而是君王属于国家。统治的权力属于君王,只是国家选择君王来统治,只是因为他向人民管理各项事务的义务,只是因为人民向他承担依法服从他的义务”。所以狄德罗最明确地把人民与君王、与统治者的关系,阐明为一种依法、各司其职的契约关系。别以为这些启蒙哲人的话过时了,现在世界上仍然存在着某些国家,在那里统治者的权力来源完全是暴力。人民在国家中只有缴税养活执政党的权利,而不享有任何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所以在这样的国家里,不存在统治者与人民的契约关系,只存在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虽然权力属于人民,但它主要属于大撒币这样的“高端”人民,以及造假大师易富贤这样能够愚弄“高端"人民的高端骗子。
    《“失独家庭上千万”是个低级错误》(https://kknews.cc/society/oykab4p.html)
    《反节育派弥天大谎之二:独生子女家庭教育差》(http://longnightendless.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0.html )
    《谁给了易富贤造假的贼胆》(http://longnightendless.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_19.html)
    《害死马茸茸的幕后真凶是谁?》(http://longnightendless.blogspot.com/2017/12/blog-post.html)
    《“收养费八千美元”背后的反节育派数据造假套路和逻辑》(http://longnightendless.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_23.html)
    《建议“智谷趋势”更名为“愚人谷”》(http://longnightendless.blogspot.com/2017/12/blog-post_26.html)
    《庞大的人口基数是形成“三千万光棍”的另一个主因》(http://longnightendless.blogspot.com/2017/02/blog-post_13.html)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