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衰不認錯 香港政治新常態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醜聞越描越黑,按揭文件又爆出虛假陳述疑雲,林鄭月娥更自爆破例批准鄭若驊上任後可以繼續處理未完成的仲裁案。鄭若驊認疏忽、道歉而不請辭,只是戀棧嗎?林鄭不促鄭若驊請辭,只是擔心熱廚房找不到人嗎?司長、特首都認衰而避提責任,實際上是不認錯、不糾錯,是自欺欺人的權宜之計。循此政治邏輯發展,港官今日既然可以認衰不認錯,來日當然可以像中共一樣衰錯都不認,或者認錯之後再修改歷史否認。

認衰敷衍民意不認錯免被問責

林鄭月娥承認,大眾對鄭若驊「因公忘私」、「不為意」、「警覺性低」的說法覺得匪夷所思。但同樣匪夷所思的是,林鄭為甚麼一定要提名鄭若驊出任律政司司長,以致要破天荒容許司長可以繼續處理六宗仲裁個案?林鄭明知公眾無法接受律政司司長知法犯法,為甚麼還要死撐鄭若驊留任?

顯而易見的是,鄭若驊僭建醜聞一日未受究責,無論她出席立法會會議,還是出席其他公開活動,必定要被追問,政府的形象、公信力都要被拖累。當然,特區政府和中共當局都可以不以為意,雖然有梁錦松偷步買車要引咎辭職、唐英年因住宅僭建而失去幾乎唾手可得的特首寶座,但不是也有陳茂波囤地囤成財爺、梁振英住宅僭建照當他的行騙長官?

不知道從何時何日起,香港官員認衰以敷衍民意,又不認錯以免被問責,已成為新常態。曾蔭權當年對接受富豪款待、涉嫌利益輸送,就是認衰不認錯。2012年3月,立法會在分組點票下否決運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曾蔭權,但為了平息民怨,政務司司長林瑞麟還是要表示,曾蔭權在2005年已表明接受必要的防賄規範,並已修訂防止賄賂條例,將行政長官納入部份條文規範,而行政長官亦受到公眾及傳媒嚴密監察。

然而,香港禮崩樂壞的趨勢並未扭轉。2012年梁振英被揭住宅僭建,一樣認衰不認錯,以疏忽、無隱瞞作為藉口。到如今,鄭若驊對僭建醜聞的回應一如梁振英。雖然,親共議員對鄭若驊的言行有微言,甚至公開指偷食都要抹嘴、否則很難幫拖,但無非是不想跟車太貼,所謂疑中留情,結果就是留情。

否定文革是權鬥需要權宜之計

尤令港人無奈的是,香港官場的政治邏輯越來越有中共特色。梁振英曾大言不慚:「我希望將來的教科書能說,普選是在我梁振英任內實現的。」而中共教科書一向根據政治需要修訂,最新的範例是新版中學歷史課本,刪去「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專門章節,併入「艱難探索與建設成就」章,同時刪去毛澤東「錯誤地」發動文革,改為毛想通過發動文革防止資本主義復辟,並把文革的錯誤說成是「在探索(社會主義)中走了彎路」。

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曾通過決議否定文革,但如今教科書的修訂,顯示中共當年並非真心實意認衰認錯,只是權鬥的需要和安撫、動員群眾的權宜之計。可以預見的是,這種一黨專政的把戲,將隨着中共奪取香港全面管治權而更多地運用在香港,香港政客則是樂觀其成、樂以借用。

梁振英被揭發收受澳洲公司巨款,自始至今不認衰不認錯。林鄭月娥面對鄭若驊僭建門,也是不承認提名衰咗錯咗,沒有撥亂反正之意。由此可見,隨着三權分立、行政中立、司法獨立等民主社會的支柱的倒塌,隨着立法會、廉署調查高官的機制崩潰,香港政客越來越為所欲為,無論是私德有虧,或公共決策有誤,越來越不認衰不認錯。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