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如延長國家主席任期 意味什麼?


中國官媒近日報導,中共第19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將於本月召開,主要議程是討論研究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有分析認為,此次修憲包括將習近平思想寫入憲法、確立國家監察委的憲法地位,並可能修訂國家主席任期,使習近平出任國家主席可超越兩屆。依中國憲法規定,國家主席任期每屆五年,不得超過兩屆。如果修憲延長國家主席任期,將意味著什麼?習近平將把中國引向何方?

儘管自鄧小平時代開始,中共每屆領導任內都有修憲的先例,把最高領導人的理論或思想寫入憲法,如「鄧小平理論」和江澤民「三個代表」理論。北京這次修憲,如把國家主席任期延長,意味將廢除鄧小平以來的主席任期限制,恢復毛澤東時代的「終身制」,意義非同尋常。這或將表明,習近平集權已達到某種「極致」狀態,習團隊對現存中央各部委之間、中央與地方之間的分權格局「深惡痛絕」,決意從根本上改變這種狀態。

有消息稱,「中辦」已著手推動憲法修正工作,對國家主席任期或將有重大修訂,修憲時可能刪除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只留下「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的措詞。不過,外媒對中共修憲內容的揣測,特別是預測國家主席任期制將改變,也可能是中共透過媒體向外放風,試探外界反應,為修憲內容做輿論鋪墊。習近平有意延長任期的可能性的確存在,他有這種想法也「符合邏輯」和「自然」。

中國官媒稱,從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隊為黨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實行「中央軍委—武警部隊—部隊領導」的指揮體制。這表明,習近平進一步將武裝力量管轄權收歸自己掌管,擴充手中權力,將軍權從中央到地方政府手中「完全」奪走,以消除政府要員坐擁大權,可能與中央分庭抗禮的隱患。這也是在糾正胡錦濤當權時,軍權由徐才厚、郭伯雄把持。習近平集權不斷加大,也為今後「連任」和權力接續提供資產。

此外,習近平有連任想法,也是中共極權體制下權力掌控者的「合理」結果。況且,習近平上任以來,在中共內部大力反貪、整肅官員,幾乎「冒犯」了整個官僚體系。如果習兩任屆滿之後按規矩退下,則不能百分之百保證今後不被後繼者報復清算。所以只要有可能,並能做到,習完全有「理由」推動延長任期制。

依常識看,集權過程中,習近平一般會有兩個選項和思想準備:一,集權成功,且其他條件也成熟,而實現超過兩屆的連任;二,如集權不理想,其他必要條件也得不到充分滿足,就放棄「野心」,並為自己離任後不受整肅而選好可信任的接班人,在組織上為保全自己鋪墊好路子。

然而,習近平是否真會或真能這樣做,或是否這麼快著手連任準備,還是不太明朗的議題。習自始自終都有改變任期,甚或「改朝換代」的想法,應該不假。但他因對自己的「之江新軍」缺乏完全信任感,而沒有在19大上強行推動自己的完整計畫,譬如讓王岐山留任常委等。儘管習集權程度已達到毛澤東以後的空前水準,說明習尚未完全具備「硬上弓」的條件和時機。

因此,中國今年3月人大會議如修憲廢掉主席任期制(即刪除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可能性不是那麼大。既然19大上由於「習家軍」班底不夠牢靠,習未能強行實現自己所有打算,那麼,時隔僅幾個月,習的班底怎能如此快變得可靠而忠實?天有不測風雲,當然,如果習認為集權程度及條件都已基本滿足,強力固權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

將武警指揮權收歸中央軍委,也意味習近平集權又更上層樓。至少今後五年內,習團隊著力改變國家主席任期制,或對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常委等制度進行改革,如進一步架空或虛化常委職能等,均大有可能。

這就引出習近平延長任期後,會有什麼其他打算,或朝那個方向走的問題。從他的「社會化過程」(socialization process)看,習不大可能成為戈巴契夫(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第二」,朝民主化改革。集權成功後,即使「改制」,至多是「改朝換代」,換皇帝不換制度,即對毛、鄧的遺緒做些「修正」,但集權制度的本質不會改變。

《世界日報》社論 2018年01月04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