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登陆,“赶”走英国


一年半前,欧洲发生的一件大事震动全球,那就是英国脱欧。这一结果也被看作是西方社会右翼民粹主义大浪的先声,其后的美国大选川普上台是其后续威力进一步显现。如今,曾经导致这一历史进程的导火索——大批中东难民登陆欧洲的浪潮开始消退,前两年难民大潮席卷欧盟国家的景象似已成为过去。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报告,2017年经由海路进入欧盟国家的难民比前一年减少了一半以上。

位于日内瓦的国际移民组织上周五宣布,在两年前超过一百万移民登上欧盟海岸,2016年这一数字减少到363504人之后,2017年渡海进入欧盟国家的难民减至171635人。基本可以认为,对欧洲冲击极大的难民潮结束了。现在看来,这一次“壮观”的难民潮仅仅达成了一个“战略”目标——英国脱欧。虽然今天英国国内的民意已经逆转,主张留欧的民众占了上风,但是木已成舟,事情已经无法反悔,即使反悔,欧盟也不会同意。接下来的就是尽量减少脱欧给英国未来带来的负面影响。梅首相正在尽力而为,祝她和英国人民好运!

当然,难民危机只是一个直接原因,英国脱欧背后有极其复杂的历史和文化因素。盎格鲁萨克逊民族历史上就有一种“孤立”情结,当自己融入地区或全球场域有利可图时,它们表现的很活跃,有时甚至不惜代价。一旦觉得自己貌似受了“委屈”,利益受损时,“缩头乌龟”的本性即刻显现。美国川普上台后的一系列孤立主义的举动对此也是一个很好的注脚。应该认识到,美国就是一个放大了的英国。英国仗着自己的岛国属性和地理位置的优越,成功地避免了本土成为战场,同时巧妙地利用“离岸平衡”术,今天支持普鲁士俄罗斯,明天支持法兰西西班牙……离间欧陆强国,从而保证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美国也是如此,同样有着“岛国心态”,与英国不同的只是玩的地理空间更大罢了,从英国的玩欧陆到美国的玩欧亚大陆,其实质都是一样的。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这个道理对于国家以及国际事务而言,同样有其合理的一面,大可不必非议它。

英国也许确实老了,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政治“智商”急剧下降,把它曾经玩得很溜的离岸平衡术给忘了。它这一退出,就跟欧洲大陆说再见了,以后也没法再在欧陆纵横捭阖,施展离间手法了。其结果直接破坏了大哥美国的全球战略,导致美国在欧亚大陆的西部地区直接失控。本来英国正是美国安插在欧盟的一匹“特洛伊木马”,通过英国操纵欧盟议题,阻止欧盟的实质统一和独立。虽然美国今天正在设法利用波兰等国加以补救,但是波兰的影响力怎么能和英国比呢?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何况一旦欧俄关系转好,波兰是不是还能听从美国,也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有很多事都要回头看,才能会意。试想一年半前,谁对英国脱欧最着急啊?正是美国山姆大叔。我在前年十月初的分析文章中指出:“在英国脱欧的过程中有一个现象令人费解,那就是美国人似乎显得比欧洲人更上心。总统奥巴马为脱欧一事专程造访英国,苦口婆心,力劝英国民众放弃退欧。美国总统对一国公投如此看重,这在美国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事。不仅如此,美国先后有十三位前任国务卿国防部长,八任前财政部长,五位前北约部队司令(都属于美国两党的精英人物)对英国民众喊话,希望英国留在欧盟。相反,欧陆大国如德法意等国领导人一概缄口。当时我的猜度是他们可能不想落人口实,干预英国内部事务。然而英国公投后的欧陆国家表现证明好心人是做不得的。英国公投甫一结束,欧盟初始六国(法德意荷比卢)领导人即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接受英国公投结果,颇有几分礼送英国出境的意味。随后欧盟及各国领导人都相继表达希望英国尽快启动脱欧条款(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正式脱离欧盟。最近一段日子更是频频催促,报端屡现不断。倒是事件主角英国却在那儿一拖再拖,说是等明年再办,明显有等待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再考虑的迹象。”事实证明,我当时的这个判断是准确的。英国脱欧最大的地缘政治受损者是美国,美国的欧亚大陆战略受到了重创,打掉牙齿和血吞,有苦说不出。英国确实垂垂老矣,已经完全失去了当年大英帝国的雄风,自己不能玩,至少你得让大哥美国接着玩下去吧?

在欢庆英国脱欧的同时,兴高采烈的欧盟并没有忘记一个伟大的欧洲领导人——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战后在欧洲的精英阶层中最早喊出“欧罗巴合众国”的正是丘吉尔。1946年9月19日,在苏黎世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丘吉尔公开倡议建立欧洲合众国,并且预言联合起来的欧洲合众国,其国力将超出美利坚合众国。当年的英法德三国人口数量就已经超过美国,丘吉尔的这个预言是有根据的。由于美国是一个扩张性的移民国家,美国“乡下人”本就喜欢大量繁殖人口,二战后又趁机从德国意大利“劫持”了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几千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以及众多的欧洲自愿移民,最近这几十年又拜我大中华区域大批的精英移民以及更大批的任劳任怨的墨西哥底层移民,人口规模一举甩下英法德,后者今天的人口数量仅为美国的三分之二,所以丘吉尔的预言已经难以实现。然而直至今天,欧盟仍旧将丘吉尔列为欧盟创始人之一。丘吉尔之所以提倡建立欧洲合众国,也是因为他和他身后的英国吃够了罗斯福美国的苦头,深感不能让美国这个蛮横无理的“土老帽”一家独大。比如原来英国手中的世界主要战略水道控制权,还有更重要的英镑货币霸权等等,统统被罗斯福美国“强行”夺去。君子报仇,百年不晚。丘吉尔正是基于这种历史远见,才会在欧洲当时那种支离破碎、摇摇欲坠的时刻,大声地喊出了建立“欧罗巴合众国”的响亮口号!

如今,丘吉尔的预言大部已经实现,与一片唱衰声相反,欧盟正在“统一”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行进,假以更多时日,一个和平统一、繁荣富强的伟大的欧洲合众国必定出现在二十一世纪欧亚大陆西翼,世界的稳定与和平力量也将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历史的前行,常常在各种偶然的因素碰撞中发生巨大的改变。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中东难民潮,那些悲惨无助的逃难者,无意中有力地推动了二十一世纪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

吴菊生,《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回覆
    1. 作者主观意思多点,具体英国会怎么样还是看以后吧

      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