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错帽子的经济思想——试评习近平经济思想

 

继十九大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写入党章之后,最近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核心”树碑立传的工程,添上了一项新内容。

把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所采取的方针政策和十九大所提出的经济规划,归纳为习近平经济思想,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犹如英国首相撒彻尔夫人上台后,摈弃中央计划经济,奉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控制社会福利,削减政府开支,被人们归纳为撒彻尔主义。美国总统里根在1986年3月13日发表咨文《自由、地区安全与全球和平》,主张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同苏联对抗,击退共产主义威胁;国内政策则减少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增强社会福利和对劳工的支持,被舆论公认为里根主义。习近平自十八大后主导中共中央的工作以来,诚如新华社关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报道所说:“我国经济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话里虽然有点自我陶醉的成分,但也不算过分夸大。特别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尤有积极意义。所以,这次会议提出习近平经济思想,虽然难免有推高个人崇拜之讥,但平心而论,它也确实有着同毛邓到江胡的经济指导思想有所不同的新内容,值得认真对待。

问题在于把习近平经济思想戴上一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帽子,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早就有人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假冒伪劣的社会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呢?按照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学说为科学社会主义所提供的理论内容,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赖以存在的物质条件是在资本主义的胎胞里孕育成熟的,资本主义经济由于其发展自然过程的必然性,必将为社会主义所取代。但这种转变只有在资本主义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之后,在资本主义时代所取得的成就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实现。它是资本主义本身自行扬弃的结果,不是外力强加所能改变的。取代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将是在协作和共同占有生产资料的基础上建立的个人所有制。在这种经济形式里,劳动者在共同占有的生产资料中,有一份属于个人的生产资料所有权,实现共同占有和个人所有的统一,公有和私有的统一。劳动者由于享有生产资料所有权而成为企业的真正主人,有权参与企业的经营、决策、管理和利润的分配。这种生产方式构成劳动者当家作主、成为国家主人、社会主人的经济基础。

回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产生与发展过程,我们不难发现,它同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完全不同,可以说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毛泽东发动社会主义革命的五十年代,中国的资本主义尚处于幼弱的发展阶段,不可能孕育产生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社会上弥漫着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历史积累,资本主义还没有取得应有的成就,社会远不具备社会主义可以产生的基础。在如此落后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发动消灭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革命,现成可资利用的武器就只有封建专制主义了。所以,在五十年代通过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起来的,只能是封建专制主义的社会,而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社会。在毛泽东的独裁专制统治下,中国的经济濒临崩溃,政治不民主,文化不自由,社会不平等,人性泯灭,道德沦丧,展现出的是一副前资本主义的社会面貌,典型的中国特色封建专制主义,哪里有一点社会主义的成分?

文革后开始的改革开放,吸收港澳台和外国的企业来大陆投资,同时逐步开放农村的包产到户和城镇的小商小贩、乡镇企业、民营公司,改变了社会的经济面貌。这些中外企业,就其性质来说,都是资本主义性的,所以,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要推行经济上的资本主义、政治上的民主主义,以克服弥漫于整个社会的封建主义、专制主义。

这是符合于历史发展规律的。毛泽东发动的社会主义革命使中国倒退到封建专制主义,只有发展资本主义,才能使中华民族摆脱封建专制主义的羁绊。当时有一句口号,叫做“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喊出这个口号的人自命为马克思主义者,但他们回避了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最基本的原理:只有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才有可能培育社会主义赖以存在的物质条件;社会主义只有在资本主义取得全部成就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得以实现。所以,与其说“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不如说“只有资本主能够能救中国”。没有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的未来。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主要的不是什么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

占据统治地位的既得利益者可以在经济上允许已被消灭的资本主义复活,在上层建筑领域,却顽固地坚持封建专制主义,拒绝民主主义,因为这是他们安身立命的基础。他们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来掩盖统治的封建专制主义本质,甚至在经济上也讳避资本主义,把正在欣欣向荣地发展壮大的民有经济,说成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于是,现当代的中国就出现了一个历史悖谬现象: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号下,隐藏着资本主义的经济和封建专制主义的政治文化。

由此可见,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纯属子虚乌有,是虚无的存在。它的作用在于,经济上掩盖资本主义的发展,政治上为封建专制主义遮羞。习近平思想和经济思想戴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帽子,丝毫也不能为他增光添彩,相反,他只能因为戴上了这顶假冒伪劣的帽子而受辱蒙羞。

我在前面说,提出习近平经济思想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值得认真对待,是因为它对于推动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确实能起到积极的作用。如他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等等,甚至包括对外经济关系中的“一带一路”,以至“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同子虚乌有的社会主义无关,却有利于加强、完善我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在全球化不断深入开展的形势下,甚至有助于促进世界各国经济的发展。所以,习近平的经济思想,可以说是新时代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经济思想,却不能说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当然,无论戴什么帽子,都会使这些经济思想带有很大的局限性,还是不戴为好。更好的是根本不要“习近平经济思想”这个具有浓厚个人崇拜色彩的命题,让它回归国家方针政策的本色。坚持这个命题,对习近平有害无益,只能为无耻政客和无聊文人提供吹捧逢迎的机会。

肖柯,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