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经济学解决不了经济危机

 

习近平一上台便提倡「制度创新」,但他最拿手的创新好像是巧立名目为自己全面掌权合理化。继去年中共十九大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纳入党章后,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树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习除了是党的核心、最高统帅与「终身领袖」外,再增添「经济沙皇」的头衔!

问题是所谓习近平经济学的核心是政治干预经济。早年如假包换的经济沙皇朱镕基说过,中国假如保不住GDP年增长7%,便会引发社会骚乱。当不成经济沙皇、一直靠边站的总理李克强,后来把「GDP增长安全系数」降到6%,但不幸「中国经济奇迹」在习近平登基前已烟消云散,近年维系经济增长的主要板斧是各级政府、国有企业与获党政支撑的私营企业在基建、国防、房产、社福等领域的庞大投资,但大量投入的后果是债台高筑。西方与国内独立经济学家估计中国的总负债率已臻三倍GDP之谱。所以,穆迪等国际评级机构在去年都下调中国的信用评级。

党牢牢控制 央企难盘活

但万众期待的中央工作会议并没有对债务问题开重炮!会议通报说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云云。但工作会议有关国务院三申五令的大规模「去杠杆化」(即彻底减少负债)落墨很少。为了保持政局稳定与防范社会动荡,习总指示去杠杆化要分三年逐步推行。会议强调要「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换言之,容许「合理增长」的信贷与融资活动,包括在坐拥相等于GDP八成资产的「影子银行」系统内进行的勾当会运作如常。

当然,习近平经济学一定要提出「新意」。但习的智囊如有传出任副总理的刘鹤最近提出的「高质量发展」只不过是旧酒新瓶!所谓高质量增长无非是发展高科技、加强市场支配资源的力度、处置「僵尸企业」等等。但不要忘记,习近平经济学不会动摇他「党牢牢控制经济」的规条。党的「顶层设置」既然远高于市场的力量,要盘活控制国家命脉的90多家巨无霸央企难上加难。根据西方智库统计,中国企业的负债相等于GDP的175%,而大型国有企业占总企业负债高达75%。另一头痛问题是因为楼价失控,家居与私人贷款暴涨到GDP的44.4%,即2008年数字的三倍!但既然中央的主调是保持稳定,国务院部门绝对不敢在房地产领域大刀阔斧地去杠杆。

中国经济唯一的看点是某些高科技领域,如人工智能、机械人、大数据、生物工程与绿色科技已接近国际水平。但这些高端工业问题也不少。首先,它们出口潜力受到以美国为首的新保护主义打击;而且高科技相对雇用较少工人,解决不了中国越发严重的失业问题。更严重的是,中国是沿用苏联的「社会主义创新模式」,高科技发展依赖大量国家部委与国防系统的投入。在冷战时代苏联的国防与重工业科技并不落后于美国,但美国硅谷的经验明确告诉我们,在一个一党专政、信息被严重管控的国度里极难培养「万众创新」的氛围!习近平经济学只能维持千疮百孔的现状,对解决老大难的经济沉痾作用非常有限!

林和立(中国问题评论员),苹果日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