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無法組閣,歐盟改革受挫

 

默克爾組閣失敗 , 可能使歐盟在改革方面坐失良機,讓歐盟及其成員國不知所措, 對一體化進程造成負面影響。沒有一個穩定的德國政府,推動歐盟改革的「發動機」就根本啟動不了。

超訊801
《超訊》2018年元月號

2017年德國大選結束後,聯盟黨、自民黨和綠黨從10月18日起開始進行「牙買加聯盟」組閣談判。
一個月之後,自民黨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內爾(Christian Lindner)出乎意料地宣告「牙買加聯盟」談崩。而該黨之所以會在此時宣告試探性談判破裂, 一則是因為在會談中未能對一些爭議問題達成妥協,二則也是因為擔心再次會與聯盟黨爭論不休。自民黨人至今還對由兩黨組成的第二屆默氏政府(2009年至2013年)內部不和一事記憶猶新,並對此深感擔憂。

從深層次看,林德內爾這次之所以會放棄參政,而選擇作為在野黨,還因為他有著一個長遠目標。德國《明鏡》週刊將該目標描述為「使自民黨上升為一個與聯盟黨平起平坐的政黨」。在聯邦德國歷史上,迄今為止均是由聯盟黨和社民黨兩大政黨輪流牽頭組閣的。而自民黨此時往往成了兩者的爭奪對象,從而成了左右政局的「天平砝碼」。現今林德內爾已不滿足於此,他要直接問鼎聯邦總理寶座。畢竟與63歲的安格拉·默克爾相比,38歲的林德內爾具有年齡優勢。39歲的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和31歲的塞巴斯蒂安·庫爾茨(Sebastian Kurz)2017年分別在法國和奧地利大選中獲勝更給了林德內爾在德國政壇上一展抱負的勇氣和信心。

在難民危機中,這位自民黨主席既激烈攻擊了默克爾, 又抨擊了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另類選擇黨,從而巧妙地讓自民黨定位於聯盟黨的右邊,同時又與另類選擇黨劃清了界限。現在,林德內爾有意要讓自民黨成為那些因默克爾向左轉而感到失去政治家園的選民的聚集地。但他的這一策略究竟能否奏效,至今還不得而知。

在一個動盪日益加劇的世界中,德國一直被視作萬無一失的穩定錨。但現在這一穩定支柱也開始搖晃了。特別是在布魯塞爾和歐洲其他國家首都,人們突然有了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歐洲一體化進程受阻

法國總統馬克龍2017年11月20日對默克爾組閣受挫公開表示擔憂。他聲稱,自民黨黨魁林德內爾宣告試探性會談破裂「很有份量」,「局面進一步趨於緊張並不符合我們的利益,因為我們必須向前進」。即將離任的奧地利總理克里斯蒂安·科恩(Christian Kern)也表示:「整個歐洲正關注著德國。」盧森堡首相澤維爾·貝特爾(Xavier Bettel)則聲稱: 「我們需要一個擁有穩定政府的德國。」

在美國,人們也對德國的穩定感到擔憂。美國《紐約時報》認為,「重新選舉是可能的,但建制派擔心極右翼可能會因此得益。」此外,「談判破裂進一步虛弱了默克爾」。

德國總理默克爾本人則保證道:「作為聯邦看守政府,我們當然會充分履行我們對歐洲的職責,並將會積極參與。」但默克爾的看守內閣並不是在議會基礎上產生的。因而,不僅在柏林,而且在布魯塞爾,所有重大計劃都將被擱置起來。

然而,在未來數月裏,歐盟正面臨著一系列重大決策。英國脫歐的馬拉松式談判正處於重要階段,沒有德國的介入可能會處於停滯狀態。12月中旬的歐盟峰會也無法對歐元區的改革作出決議。此外,在2018年歐盟預算以及在將目前的歐洲穩定機制(ESM)轉換成一種支持危機國家的歐洲貨幣基金等問題上,德國的參與都是不可或缺的。
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現正急切地希望抓住改革的「機會窗口」。這一窗口應該在法國和德國大選後為決定性地塑造歐洲的未來而開啟,並將會在2018年夏季因臨近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而重新關閉。沒有一個穩定的德國政府,則推動歐盟改革的「發動機」就根本啟動不了。歐盟將會坐失良機。

對於法國總統馬克龍而言,這一局面十分棘手。這位法國總統原本想要在2018年實施其「重建歐洲」的計劃。但沒有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支持,馬克龍就實現不了自己的改革宏圖。當然,這一局勢也給了這位法國總統新的機遇。只要默克爾面臨國內組閣難題而無法全力投入歐洲事務,則馬克龍雖然不能實現自己的全部抱負,但卻可以不失時機地加強自己作為歐洲新領軍人物的地位。

由於德國自民黨至今一直對法國總統馬克龍所提議的歐元區改革計劃持懷疑態度,因而對馬克龍來講,該黨不入閣甚至可能是件好事。而一旦德國社民黨再續前緣,與聯盟黨組成新版大聯合政府的話,則馬克龍將會獲得社民黨強有力的支持。該黨主席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z)日前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就強調:「法國正在為一場歐洲革命做準備,而德國卻在踩刹車。」「德國的歐洲政策必須改變。給馬克龍一個正面回答將是與社民黨所進行的任何一項談判中的一個核心要素。」

自民黨抵制歐元區改革

此外,歐盟委員會對歐元區改革的設想同樣受到自民黨的抵制。在「牙買加聯盟」談判破裂後,容克的發言人非常得體地表示,歐盟委員會堅信「穩定和持續將會得到保證」。他並聲稱,委員會不願對歐盟改革是否將會被推遲作出推測。

當然,除德法之外的歐盟其他成員國也不能坐等德法兩國的決策。丹麥籍歐盟專員瑪格麗特·韋斯塔格爾(Margrethe Vestage)在回答德國媒體所提「德國試探性談判破裂是否意味著法國總統馬克龍改革設想告終」這一問題時,就明確地給予了否定答覆。她指出:「對於歐洲來講,德法領導至關緊要,但單憑這一點還不能把歐洲推向前進。歐盟其他成員國或許應該利用德國目前政局這一機會思考一下,自己在歐盟內要推進什麼改革。」

在「牙買加聯盟」試探性談判破裂以後,作為歐盟第一大經濟體的德國究竟將何去何從,是新版大聯合政府,還是少數派政府,抑或重新大選? 人們至今還不得而知。但受此影響,在新的一年中,歐盟的整體大局不容樂觀。

文/袁傑,《超訊》2018年元月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