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律政司司長應暫時停職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圖)昨日首次到立法會接受質詢時表示:「我唔接受我係一個冇誠信嘅人。」她甚至以為授權刑事檢控專員處理涉及利益衝突的問題,就是維護法治。一日一大話的高官,還以為自己是一個有誠信的人,是她的臉皮太厚,還是這個世界太寬容?一個連暫時停職都不肯的司長,如何讓其下屬獨立執行檢控工作?

鄭若驊的僭建問題越揭越多,還涉嫌觸犯盜竊、避稅、發假誓等問題,連「西環契仔」謝偉俊都說,親共派對此亦感到不耐煩,「要護航、支撐都越來越困難」。如果謝偉俊的言論有替西環出聲之意,那麼,正在外訪的特首林鄭月娥會否考慮與西環「行埋」,從力撐鄭若驊公而忘私,轉而要鄭若驊讓賢?

不過,鄭若驊顯然無意引咎請辭。她有句話說對了一半。她說,要令公眾對司法制度公平公正有信心「唔係一個人嘅事,係一個制度嘅事」。的確,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是基於香港司法制度的獨立性,而不是某一個人,但是,這個信心更是建立在一個又一個個人事件的基礎上的,並非空中樓閣。鄭若驊僭建事件會否打擊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言之尚早,端視這個制度會否被破壞、端視特首和律政司司長會否凌駕司法制度。

鄭若驊在立法會聲稱,就她本人及丈夫的物業僭建的問題,已授權民事法律專員、刑事檢控專員處理,至於日後涉及丈夫及他的公司的事宜,如要取得律政司的法律意見,亦已授權相關法律專員處理。在她看來,這已是在維護法治、維護檢控獨立。但顯而易見的是,同時肩負其他檢控任務的民事法律專員、刑事檢控專員,同時要面對的是同一個上司,要他們如何完全區隔司長問題和非司長問題?要如何保證司長不順口過問個人案件的進展?

鄭若驊和丈夫的多個物業有僭建是不爭的事實,刑事檢控專員必須考慮是否檢控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一旦啟動檢控程序,鄭若驊只以授權作為迴避是不夠的。在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環境下,刑事檢控專員及其團隊要承受額外的巨大壓力。在這種情況下,律政司司長應該暫時停職、完全迴避,直至刑事檢控專員及其團隊獨立地完成檢控程序,再決定是復職或辭職。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