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耶路撒冷 以色列與中國關係紅火

江迅、駱丹

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激怒全球穆斯林,也使耶路撒冷再次成為全球焦點。在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和「雙創戰略」的大背景下,中國與以色列之間的「聯繫」正日益緊密。中國港灣工程公司正在阿什杜德港口附近興建新港口,上海國際港務集團則奪得海法計劃興建的私營深水港二十五年經營權。在中國投資圈裏,「以色列熱」成為一個新現象。


耶路撒冷古城:宗教之城(圖:江迅)




中國民眾在以色列的住棚節上揮舞國旗:同樂(圖:歐新社)


耶路撒冷街頭的石頭鋼琴:路人彈奏(圖:江迅)


耶路撒冷:士兵與遊客同在(圖:江迅)

中東流沙,變幻莫測。中東是誕生猶太、基督、伊斯蘭三大宗教的搖籃,耶路撒冷更是三大宗教的聖城。這三大宗教同宗同源,千年傳播中滲入各民族的文化差異和政治、經濟利益衝突,上演多少人間悲劇。耶路撒冷,聖地中的聖地。有句話說,世界若有十分美麗,九分在耶路撒冷。十二月,聖誕節,入夜九點。耶路撒冷古城區的雅法步行購物大街。街頭拐角,有一台固定在人行道上的石頭鋼琴,民眾可隨意自發彈奏。

一名不到三十歲的男子,坐在琴椅上,打開手機,找到樂譜,將手機擱在琴架上,彈奏一曲《耶路撒冷之歌》,曲子有點淒涼。年輕路人紛紛駐足聆聽,最後一起順著拍子揮手而放聲歌唱。巡邏警車呼嘯而過。諸多荷槍實彈的穿制服的警察和軍人在四周武裝巡視,核對遊人護照和停車車牌號。在老城區,十字路口都會看到軍警崗哨。是夜的耶路撒冷,給人的感覺不是暴亂中的恐懼,而是不安之中的安全感。

耶城是耶穌傳教、遇難、復活的聖地。由於猶太教以及政治、歷史等特殊原因,以色列是官方名義上不過聖誕節的國家。在以色列法律中,也沒有成文規定不能慶祝聖誕節。整個十二月,這裏的大街小巷沒有聖誕彩燈,只有光明節的燭台,沒有白鬍子的紅衣胖老頭,只有黑衣禮帽的正統猶太教徒。聖誕節期間,只有在教堂、修道院和大飯店,在拿撒勒和伯利恒,才能感受一些聖誕氛圍,但其規模無法與歐美國家相比。

耶路撒冷像一位飽經滄桑的老人,經歷太多歷史的變幻。耶路撒冷命運多舛,見證過中東所有戰戰和和的風雨。這座城市也是各種宗教、民族矛盾叢生,大有火藥桶的味道。猶太人在哭牆敬拜,穆斯林在山頂上的清真寺禮拜,雙方的對峙有增無減。美國時間十二月六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啟動美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的進程。特朗普此舉打破美國七十年沉默,也打破國際社會共識,使美國成為第一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國家。其實早在一九九五年美國國會就通過耶路撒冷大使館法案,敦促聯邦政府將美國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然而,二十多年來美國歷屆兩黨總統小心謹慎,沒有執行此法案,擔心大使館遷址會引發不可控制的騷亂。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此舉不啻一顆「重磅炸彈」,擊碎了中東脆弱的和平,點燃巴以衝突的戰火。特朗普的這一決定引發巴勒斯坦地區動盪,引發大規模暴力抗議的騷亂,在巴勒斯坦當地民眾焚燒美國旗洩憤。往日喧鬧的耶路撒冷老城,現今不到晚上十點,街上行人蹤影不多。幾個月前才剛剛解除的宵禁,並未給這座城市帶來活力的提升。

來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和遊客,並未因此卻步,仍聚集在以耶路撒冷為中心的宗教聖地歡度聖誕。十二月二十四日午後,從耶路撒冷啟程的傳統聖誕遊行隊伍抵達伯利恒。不過,今次耶誕節前往聖誕教堂的人數相對往年明顯較少,現場冷清多了,聖誕慶典被蒙上一層陰影,氣氛壓抑。耶路撒冷老城的狹小街巷中還能看到一些遊客身影,但沒有出現人潮湧動的場面。一名出售基督教紀念品的巴勒斯坦商販抱怨稱,過去數週生意慘澹,並指稱為一種「特朗普效應」。

千年恩怨。特朗普此舉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迅速成為國際社會強烈關注的焦點。一個月來,事件持續發酵中,歡呼者有之,擔憂者有之,反對者更有之。

以色列交通部長卡茨宣稱:「決定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名字為這座位於猶太區內、靠近西牆和聖殿山的車站命名,這是為了感謝他承認猶太聖城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計劃將美國大使館遷至此地的歷史性勇敢決定。」這座車站還需要一年時間規劃,建設工期為四年,總投資二億多美元。耶路撒冷的伊斯蘭教領袖伊克雷馬.薩布里,卻強烈反對以色列政府在老城下施工的計劃。他說,巴勒斯坦人永遠不接受「被佔領土內的任何變化,以特朗普的名字命名這項工程不具備任何合法性」。除了這座車站,特朗普命名熱正席捲以色列,多個市政項目將以他的名字命名。耶路撒冷市議會的一位議員建議,將通往老城內穆斯林區的薩拉赫丁大街命名為「唐納德.特朗普大街」。在以色列北部的亞姆,市長提議將該市一座新建公園命名為「特朗普公園」。

耶路撒冷,耶穌完成救贖的至聖之城。其實,耶路撒冷字面意思是平安之城,諷刺的是,兩千多年來這個城市暗流湧動流血不止。夜晚的耶路撒冷,遠處傳來禱告和唱經的聲音,愈顯神聖。耶路撒冷地處亞非歐三大洲的交界處,可謂是置身於世界心臟地帶,在兩千多年的歷史中被置於各種政治和宗教勢力角力的漩渦中。

十二月二十一日,聯合國大會召開緊急特別會議,以一百二十八票贊成、九票反對、三十五票棄權通過決議,認定任何宣稱改變耶路撒冷地位的決定和行動「無效」。對此,美國開始報復行動,美國二十四日宣布,將對聯合國未來兩年預算作「歷史性刪減」,要求聯合國二零一八至二零一九財年預算砍掉二點八五億美元。十二月二十九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收到以色列將退出該組織的正式通知。以色列做出這個決定是基於教科文組織「試圖將猶太人的歷史與以色列土地分離」。十二月二十四日,常年接受美國援助的拉美地區小國危地馬拉宣布,將把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美國的做法正引發一陣風潮。

一月二日,以色列議會通過一項法律修正案,強化對耶路撒冷的控制。根據這一修正案,以色列政府未來對耶路撒冷地位問題的任何改變,都必須獲得議會中超過三分之二議員支持。這將過去議會中半數以上支持的門檻,提高到議會全部一百二十名議員的八十人以上;原來的法定票數是六十一票。此舉將進一步加強以色列對耶路撒冷的實際控制。

有分析人士認為,二零一七年的中東亂象紛呈;中東多強纏鬥的局面恐成常態。以色列海法大學亞洲研究系博士後、中國青年政治學院「一帶一路」戰略研究院副秘書長叢培影認為,「整個東耶路撒冷給人的印象是很平靜,並沒有外界報道的那樣局勢緊張。然而,每每看到以色列軍警嚴密的巡視,還是會讓人感受到平靜之下隱藏某種不安,內心不踏實感也悄然而生。我對東耶路撒冷的總體印象是歷史厚重,文化多元。當然,在宗教聖地行走還是凡事小心,需要保持警覺,畢竟這裏矛盾和摩擦頻繁發生」。

中東地區連接亞非歐,且蘊藏豐富的石油資源,歷來是大國必爭之地,外部勢力干預加上地區衝突使這裏成為「熱土」。過去二十年,以色列經濟出現重大變革,由從事農業及低技術產業轉為發展高科技產業。時至今日,工業佔以色列國內生產總值GDP二成五,服務業佔七成,其餘則是農業。長年來,以色列政府鼓勵本土公司發展高科技產業,開拓國際市場。以色列的高新技術產業舉世聞名,其在軍事科技、電子、通訊、電腦軟件、醫療器械、生物技術工程、農業等領域具有先進技術水平。以色列的水技術與環境控制譽滿全球,二零零七年以來的每年九月,舉辦享譽全球的以色列特拉維夫國際水與環境技術展覽會。

大中東研究學者、中國猶太經濟與文化研究中心秘書長朱兆一認為,以色列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小國,國土面積與北京差不多,人口是中國的一百七十分之一,但以色列卻在很多方面訴說著這個小國的強大內心:全球工程師比例最高的國家,每萬人有一百四十位研發人員和工程師,基礎科研能力全球領先,研發投入最高的國家,連年穩定在GDP的百分之四至五,人均論文數全球第一,人均風險投資額全球第一,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第三多的國家,以色列的人均GDP早已超過三萬美元。無論是從世界地緣政治角度,還是從聖經視角看,以色列確實具有超凡魅力,「中東硅谷」的美譽代表世界對以色列新經濟的溢美。

二零一七年是中國與以色列建交二十五週年。九月十日,以色列財政部部長摩西.卡隆一行抵達北京訪問。十一日卡隆在北京會見了中國財政部部長肖捷。中以政府貸款合作二十多年,雙方就中以經濟合作拓展至先進農業技術、綠色能源技術等環保科技領域達成共識,雙方簽署總額為三億美元的《中以兩國政府清潔技術領域:環境友好型技術、農業技術、清潔和智慧能源技術財政合作議定書》。十二日,卡隆訪問上海。上海市與以色列海法市互為友好城市,上海於近期開通了直達特拉維夫的航線。

在當下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和「雙創戰略」的大背景下,以色列這個中東彈丸小國恰好同時具備這兩個標籤:中東節點、創新之國。在創業和投資領域,中國與以色列之間的「聯繫」正日益緊密。以色列歡迎中國企業參與該國各類基建項目,以配合該國增建港口及新鐵路網絡的策略。中國港灣工程公司正在阿什杜德港口附近興建新港口,上海國際港務集團則奪得海法計劃興建的私營深水港二十五年經營權。在中國投資圈裏,「以色列熱」成為一個新現象,熱衷的領域體現在生命科學、清潔能源、醫療、金融等方面。根據以色列Meitar律師事務所的報告,目前湧入以色列的中國資本包括機構型投資者、高科技企業和政府投資者,對以色列的投資主要是「戰略投資」,很少有純粹的「財務投資」。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以色列駐成都總領事藍天銘在「第八屆C21論壇」,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說,中國的「一帶一路」已經給以色列帶去一批實實在在的投資項目,有卡邁爾公路隧道、吉隆鐵路隧道項目、紅海-地中海高鐵、以色列阿什杜德港新港、特拉維夫輕軌紅線西標段、特拉維夫紅線輕軌卡利巴車站等。他說,以色列雖然是小國家,但卻有大智慧。以色列在醫療、農業、能源等領域有著很先進的技術。以色列的戰略位置等因素都讓以色列成為「一帶一路」上的重要國家,有望營造雙贏局面。據悉,四川對於以色列而言已是一片熱土。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第五屆中國(綿陽)科技城國際科技博覽會開幕,以色列是主賓國,六十家以色列企業參展,期間舉辦了中國—以色列(四川)高科技合作展、中以高科技投資峰會等活動,發布了《加強四川省與以色列創新經貿合作中國(綿陽)科技城行動計劃》。

二十年前,以色列市場普遍看向歐美而少有人關注中國;如今,「中國策略」成為以色列投資市場的主流。美泰(Meitar)律師事務所公司和證券業務部的合夥人、中國業務部負責人Yoav Sade認為,六、七年前,幾乎沒有中國投資者去以色列投資,然而近幾年來自中國的投資增長顯著,中國資本在以色列市場已佔據「極具影響力」的地位。

據分析,目前中國資本投資以色列大致可歸類為三種路徑:一是間接投資,即成為風投基金有限合夥人;二是直接投資以色列初創公司;三是併購成熟公司。活躍的投資者類型有風投基金、互聯網巨頭等。投資類型多為戰略投資,投資方向主要是以色列產品或技術嫁接中國市場。有資料顯示,中資在以色列的跨境併購規模由二零一三年的二百五十萬美元,上升到二零一六年的一百六十億美元。據以色列研究機構IVC的資料顯示,十年來有超過一百二十家以色列高科技公司從中國獲得融資,自二零一二年開始,來自中國的新投資者共有六十四家,其中二零一五年達十八家。中國投資者對以色列初創公司的直接投資,從二零一二年的一點二億美元,增長到二零一五年的四點七億美元,二零一六年的規模超過五億美元。

不過,中國國企對以色列企業的投資併購數量並不算多,十年來投資併購總數尚不超過十個,中國大型國企的直接併購更多集中在農化、食品等較為傳統的行業。如二零一一年,中國化工集團以二十四億美元完成了對以色列知名化工馬克西姆-阿甘公司(Adama)的收購,創下當時中以兩國投資合作項目的歷史紀錄;二零一六年,中化獲得了對Adama的全資控股權。不過,中國民營資本在以色列的投資則更多偏向於更前沿的高科技產業,如二零一六年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向以色列知名虛擬現實企業InfinityAR注資一千五百萬美元、二零一五年騰訊對以色列風投公司 Singulariteam的投資等。

據悉,兩國合作成功的有以色列宇航工業公司與中航通飛合作民用航空器項目;以色列趨勢線公司與珠海農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合作設立合資農業技術孵化器項目。「中國以色列常州創新園」是中以兩國第一個國家級創新合作實驗區。二零一五年一月,中以兩國領導人共同為園區揭牌。園區借鑑以色列創新模式經驗,集中力量打造高端醫療項目孵化平台,成功簽約引進五十家知名以色列高科技企業入駐。這一園區是中國四個「中以高技術產業合作重點示範區域」之一,此外,還有成都-以色列孵化器和山東現代農業示範園等。

據以色列一些商家表示,他們進入中國之前,是先在香港磨礪了幾年。據香港貿易發展局的資料顯示,以色列是香港在中東的第二大出口市場,僅次於阿聯酋。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顯示,截至二零一七年六月,以色列公司在香港設有十一個地區總部、十個地區辦事處及十一個本地辦事處。以色列公司在香港從事高科技、電訊、運輸及金融等行業,包括以色列工人銀行、以色列航空公司及奧寶科技有限公司。二零一六年,共有六萬四千四百多名以色列旅客訪港,較二零一五年增加百分之零點七。二零一七年首十個月,訪港的以色列旅客有六萬一千多名,較上年同期上升一成五。

中國應加大在中東話語權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主任王緝思認為,大中東的特點就是穆斯林人口佔相對多數,在未來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裏,很可能處在不穩定狀態,中國應該以各種手段堅定而審慎地加大在這一地區熱點問題上的話語權,包括擴大和加深同這些國家內部各派政治勢力和宗教組織的接觸。中國過去的外交經驗主要是集中於跟政府打交道,但跟他們的民間社會、宗教組織、不同的政治派別打交道,似乎還不是中國的長處,但要慢慢適應,要審慎介入大中東,包括要培養人才,真正懂得那裏的文化、政治、宗教的人才。此外,也有分析認為,中國投資者尚面臨一些障礙,例如與以色列企業家之間的文化衝突,在以色列幾乎沒有華人社區,這使中國風投公司很難找到合適的中間人來建立對話。

有北京學者認為,中東亂局誠然有其歷史和宗教因素,但中東問題越演越烈,這背後正是美俄劃分勢力所導致的。中國的方式是在經濟層面加強同這一地區國家之間的合作,比如希望借助「一帶一路」實現中國與中東地區的互聯互通,應該用「發展」來解決當地的安全問題。政治層面上,中國的姿態相對中立,在這場中東兩大巨頭的衝突中不選邊站。中國在中東地區看起來採取「超脫」的姿態,其實是要表明擺脫走美俄老路的舊思維,逐漸亮出解決中東問題更多的選項。

耶路撒冷大事記

1947年,聯合國大會將耶路撒冷定為不可分割的「國際城市」。

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耶路撒冷被分割為東、西兩部分,分別由約旦和以色列控制。

1950年,以色列自稱耶路撒冷為其首都。

1967年,六日戰爭後,以色列佔領全部耶路撒冷。

1980年,以色列通過法令,宣布耶城為其首都;聯合國通過決議譴責其違反國際法。

1988年,巴勒斯坦宣告成立以耶路撒冷為首都的巴勒斯坦國。

2017年,特朗普打破國際共識,成為第一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美國總統,並宣佈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隨後,聯合國通過協議要求特朗普撤回決定。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