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河山——在老村“纸上河山”画展上的发言

王东成

我没有什么可讲的,外行。

前几天丁东老师就问我说23号有老村的画展你去不去。因为最近进入了圣诞季,我是一个基督徒,有许多教会的活动要参加。但是,我把一些活动排出去了,挤出时间来参加今天的会。不用老村邀请我,只要知道了这个消息,我自己就会不请自到的。

我觉得老村这个画家,他的这个画展的名称,就令我感慨万千。“纸上河山”,绝不是“纸上江山”。“江山”,在中国的语境,在中国文化的背景下,是有特殊含义的,它跟权力,尤其是跟强权,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河山”,则是民间的,则是我们自己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江湖。“纸上河山”,太棒了!

帅好和老村的交流提出一个“三自”:“自我,自觉,自由”;还提出了一个“三民”:“民间,民主,民生”。这“三自”、“三民”是老村绘画的精华,也是他的理想,是他的追求。

我认为,在“三自”和“三民”中间,最重要的是“自我”、“自由”和“民间”。中国的事,包括艺术的事,在章大姐面前,在荣剑面前,在各位前辈面前我不敢说太多。这里,我斗胆说一句:中国的一切事情,中国的根本出路之一,就在于中国人必须从精神到制度坚决地抛弃朝廷,抛弃“法老”,中国的希望就在民间;中国的主题,中国社会发展的主题,就是“出埃及”!我们的“埃及”是什么?就是专制极权。我们大家应该知道,我们是在强权下在“埃及”为奴啊。

其实,中国的民间是非常有潜力和希望的,中国人是挺了不起,相当坚忍而坚韧的。对于中国人来说,“只要有一条缝,就能长出一棵松”。你看,老村,给他一条缝,十来年的时间他变成了什么?变成了一个画家,一个挺棒的画家!所以,我说民间太重要了,太值得我们寄予希望、投入心血和汗水了。

还有,我觉得确实像几位大师级老师说的那样,山水是有人格的,有精神的,山水就是人。“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水则情溢于水”,就是这样的。

不过,这人格,这精神,应该是现代公民意识,而不是专制臣民的东西,是独立的个性而不是奴性。

我最近给自己写了一个碑文。一位老人给自己拟了一个碑文,请丁东帮忙修改。这碑文是什么呢?就是“碧血丹心无愧怍,绿水青山好长眠”。受此启发,我就给自己写了一个碑文,想发给丁东、邢小群,请他们指正。这碑文是什么呢?就是“成了教书人,未成公民;成了基督徒,未成圣者”。我成了一个教书人,但是没有成为公民,这是我此生一大痛也:活了一辈子,竟然没成公民。“成了基督徒,未成圣者”,则是说我虽然成了背着十字架跟随基督的人,但大概终生都不是圣者。

成为公民,这是中国人的理想。我们笔下的山水,就应该体现出这种理想,这种独立的现代公民意识。

另外,我觉得郝青松博士不愧是博士,他刚才的发言太重要了。艺术肩负拯救的责任,超越世俗,拯救灵魂。先拯救谁呢?或者说只拯救谁呢?我看是先拯救自己,或者说只拯救自己。不能拯救自己的灵魂,就不能拯救任何人。只能是生命照亮生命,生命拯救生命。艺术拯救自己的灵魂,艺术超越自己的灵魂,这点太重要了,非常非常的重要!

今天来参加这个会太高兴了。许宏泉和老村都是我20多年的朋友,当年他们都是作家,都有自己的文学作品。当然咱们的大作家是章大姐,那散文写绝了,当代散文中最好最好的。丁东老师这个见识,我很认同。

荣剑、帅好能不能再做一件“锦上添花”的事?能不能为我们现在认可的四个笔墨画家再开这么一个会?我认为这四个人是老树、老村、许宏泉和刘刚。老村去接我的时候,我特别跟他谈到了这件事,没想到这些人全是他的朋友。再开这么一个学术研讨会,把这四个画家推到学术的公共领域,让大家都认识。我看,这也是对中国美术界的拯救。

“十年不成吾不弃,今在荒郊等雷声”,是老村的意志和心声,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意志和心声,更该是渴望成为现代公民的每一个中国人的意志和心声。

谢谢老村。谢谢各位师友。谢谢。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