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從孔丹的主張看習近平思想



新年伊始,中信集團前董事長、紅二代孔丹推出一篇新作“推進中國學派的理論創新”。聯想起他的一些舊文和講話,筆者發現,他的一些主張和習近平思想,幾乎絲絲入扣。

若說孔丹和習近平配合默契,其實一點兒也不奇怪,這兩個紅二代之間本來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2006年,孔丹被中組部任命為中信董事長時,不是按慣例由當時的中組部部長李源潮接見,而是由時任副主席的習近平親自談話。習近平當時對他說︰“你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兩個窗口——中信、光大多年,工作卓有成效。”孔丹說,這讓他很感動,覺得習近平很念舊。

有意思的是,孔丹過去一直是個相對低調的人,外界稱他為“中信最神秘的領導人”。他在任職光大與中信兩大國企負責人的三十年間,幾乎從未接受媒體採訪。但是自習近平繼位後,這位低調的人變得很高調,不僅接受採訪,而且頻繁發表講話。他在陳述一些當今最火的政治問題或政治概念問題上,似乎既有他自己的理念,還有一點兒投桃報李的味道。

習近平剛上任不久曾有個新南巡講話,他說,對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仰,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共產黨員的理想信念不堅定,精神上就會“缺鈣”,就會得“軟骨病”。正是為了習近平的這個“共產黨人的信仰”,孔丹在北京四中校友的一次聚會上,與多年好友、另一個紅二代秦曉有一番著名的爭論,就是那個“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國去,那你有信仰嗎?”。這場爭論之後,紅二代開明派秦曉的聲音迅速消失,而紅二代保守派孔丹的聲音則越來越響亮。

如果仔細閱讀孔丹這幾年的講話和文章就會發現,他和習近平的關係其實並非只是投桃報李那麼簡單。孔丹的主張和現在已經寫入黨章的習近平思想,可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以說,中國只能在共產黨的領導下,走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既是孔丹主張,也是習近平思想,更是“上一代人的政治交代”。

孔丹在2014年《難得本色任天然》讀書會上和其他接受採訪的場合,曾屢次提到“上一代人”的政治交代。在孔丹眼裡,這個“上一代人”指的是“共和國締造人”,如毛澤東和鄧小平等,而紅二代則是“共和國締造人”的子女。他說,這個“政治交代”就是讓我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繼續走中國道路,不能走別的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從這裡來的。

孔丹認為,習近平總書記“領悟了上一代人的政治交代。”他說,我們這一代是很清楚的,習總書記是我們這一代人,“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只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他贊同習近平的一個說法,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很多特徵和特點,最基本的特徵是共產黨領導”。他認為︰“我感到歷史需要有幸運的時候,就是有我們習總書記”。

“推進中國學派的理論創新”算是孔丹急習近平所急,想習近平所想的最新主張。我們知道,習近平是出了名的不喜歡西方那一套價值觀,如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等;而孔丹的主張就是,要與西方思維劃清界限。他在文中對現在還存在著的西化傾向有個嚴厲質疑,問研究中國問題為何要言必稱希臘!

他去年5月12日在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首屆理事會上就公開表示,中國這種向西方學習的思維有問題。他說,中國從改革開放開始就是向西方學習,而我們基本思維弱就弱在向西方學習。他說他思考了很久,“覺得這種思維是有問題的”。這不能不讓人猜想,2018年,中共是不是要進一步向西方思維和西方觀念開戰?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

看來,中國的所謂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只是毛鄧時代的政治交代,更是紅二代的政治隨想。問題是,中國老百姓還要為他們的政治交代和政治隨想付出多少民主自由的代價?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