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訪華——派頭與實質

馬克龍
法國總統馬克龍是2018年訪問中國的第一位外國元首。

陸克(Philippe Le Corre)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高級研究員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法國總統馬克龍上任僅八個月,就已經在處理國際關係時植入了自己的風格。

這樣的風格,顯然已經體現在他本周初展開的中國之行中。他選了古城西安作為中國的首站,之後才到北京舉行傳統的高級別會談。他給中國帶去的國禮相當不同尋常:法國共和國衛隊一匹八歲的駿馬,名叫維蘇威。

其寓意顯然是為了對應中國傳說中的千里馬:生有雙翼日行千里——又彷彿兩國長期的友誼。1964年,法國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西方國家中的第一個。對應中國的熊貓外交,法國引入了新的概念:駿馬外交。

一帶一路

西安是古代絲綢之路的起點,馬克龍在這裏讚揚了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該倡議還被寫進了中共19大黨章。

馬克龍說,「一帶一路」的概念應該得到支持,但是,這條路「不應該是一條新的霸權之路,讓所經過的國家都成為附庸。」

這是迄今為止,外國政界人士中少見的簡明措辭。雖然「一帶一路」倡議的具體內容尚不確定,但很多時候都被看成是中國在歐洲、中東、非洲和中亞地區影響力繼續延伸的一部分。

在「一帶一路」倡議中,基礎設施和交通運輸建設都意味著中國牽頭項目,所在國家參與合作的程度有限。例如,穿越中國西部,經中亞抵達歐洲的火車滿載中國來的貨物,但在返程時卻經常是半空著的。不過,正如馬克龍所說,「如果真是路,不應該是單向的。」

經貿投資

馬克龍此行有50個法國商界的代表們同行,間接提到了法國與中國之間巨大的貿易逆差(360億歐元)以及法國在華投資遠遠超過中國在法投資這一事實。

由於歐洲以及在華外國企業抱怨日益增多,馬克龍在與習近平的聯合記者會上談到了中國與歐洲貿易關係有必要「雙向互惠」。「歐盟需要一種更加協調的方法讓中國有更大的能見度……我們需要在預先設定的領域內為中國在歐洲的投資提供便利……正如中國希望在預先設定的領域內為歐洲投資提供便利一樣。」

去年9月,歐盟委員會提交了新措施,建議在敏感的科技領域或者基礎設施領域開始限制外國投資。這個由德國、法國和意大利提出的計劃,目前正在由歐洲理事會討論商議。

馬克龍此次中國之行簽署了一些協議,但是主要的合同,如由EDF和Areva公司在中國興建核廢料處理廠以及空中巴士飛機的購買等,仍然還在協商談判中,因為這些通常都是與中國政府的合同。

與此同時,中國的網絡零售商京東宣佈了在未來兩年向中國消費者銷售價值20億歐元法國商品的計劃,其中包括高端紅酒和白蘭地。

馬克龍說,中國還同意,在半年時間內解除對法國牛肉實施了16年的禁運。但是由於中國市場還相對封閉,真正的問題是法國的中型企業是否能夠向中國14億消費者出售更多自己的產品。有些法國表現上乘的領域包括健康、食品、農業、奢侈品或者休閒旅遊業。

法國送給中國的國禮——八歲的共和國衛隊駿馬「維蘇威」
陸克:馬克龍總統討得東道主歡心的,並不僅僅靠那一匹馬。

大國風範

馬克龍總統討得東道主歡心的,並不僅僅靠那一匹馬。他嘗試用漢語說出「讓地球再次偉大」的視頻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瘋傳,尤其是這句話涉及的一個問題:既然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退出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那麼中國和歐洲能聯手行動改變局面。作為那次氣候峰會的主辦國,法國很希望能在氣候問題上繼續發揮關鍵的作用。中國也是如此。

最後,公平來講,馬克龍做得中規中矩,很好地利用了中國人講究的時間點:他訪問中國之時,正值德國總理默克爾仍然疲於應對組建聯合政府之際,也是英國首相特里莎·梅還在努力解決脫歐問題之時,而意大利正在凖備即將舉行的大選。

法國此時,很有西方世界最穩定(甚至最有全球眼光)大國的風範——居於歐盟的中心位置,中國有與之交往的必要。

中、法兩國都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包括非洲、中東等一系列問題上都有介入。而這兩個問題以及朝鮮半島問題,在習近平與馬克龍的會談中都有提及。

正如馬克龍在西安講話中所說,現在宣稱「歐洲回來了」為時尚早,不過經濟數據走強,以及馬克龍當選後的正面情緒,都讓歐洲大陸一部分又開始有了夢想。

這樣的夢想是否能趕得上「中國夢」另當別論,不過馬克龍至少已經盡了全力。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