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治展開的一年

周奕成 創業人、創作人

新的一年,2018年,將是諸多事物在混沌曖昧多時之後,終於展開其新方向的一年。

這不是星相預言,而是政治經濟分析──客觀條件的成熟,有如糾結的線團逐漸鬆開,會讓我們看清楚,原本處於膠著狀態中的局勢,會往哪個方向去發展。

國際政治是這樣。朝鮮半島可能有所展開,南韓冬季奧運可能促成兩韓對話。美中關係也可能有所展開,美國可能指控中國侵犯智慧財產以及操控物價,展開關稅報復。諸如此類。

國際僵局攤牌時刻

國際政治的展開,肇因於僵局或緊張關係持續很久,到了必須攤牌的時候。有的不得不和,有的不得不戰。

國內政治也是這樣。自2014年的六都選舉,以及2016年的總統和國會選舉,台灣的新政治已開始生長。但各個政治力量在新政治結構裡的角色與動向都還沒表現出來。還沒表現出來,有很多因素。最大因素是舊的結構存在太久,把行動者的認知和行為都制約住了。

在2018年,《勞動基準法》修法等幾項重大法案政策,以及直轄市長(六都)及縣市長選舉,將促進各政黨新角色的揭開。

執政的民主進步黨,會展露其保守性,並逐步定性其自身為台灣的主流保守政黨。民進黨是「第一社會」的歷史產物,原本就具相當的保守性。執政的位置讓民進黨更趨於保守化。

執政是艱難的。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已遭遇年金改革等數項挑戰。《勞基法》部分修正嚴格說來並不是關係最多人最重大權益的議題,但很可能是政治影響最深遠的議題之一。

政治影響深遠,是因為《勞基法》議題促使民進黨政府與一個政治相對激進化的青年世代提早決裂了。這決裂將是台灣新的政黨體制形成過程的轉捩點。民進黨將因《勞基法》議題所造成的政治局勢,自願或被迫地發展出一套保守執政的論述。民進黨的保守執政論述,一開始只是自我辯護,但未來可能會發展到接近政治哲學的層次。

新興的時代力量,會是非常矛盾而有趣的存在。時代力量的公職人員與民進黨有相當密切的關係。但其黨工幕僚有許多是激進的新世代。而其捐助者更有很多與民進黨重疊。在2018年年底的六都市長、縣市長及議員選舉之前,時代力量與民進黨原本應該維持曖昧的結盟,對雙方都是較為有利的。

新的政黨體制形成

但兩黨的緊張關係已形成,且互相對立反感的氣氛不僅在從政者之間,也在民間支持者瀰漫。因《勞基法》而起的對抗,從兩黨利益來看,無疑是過早的決裂,卻又是命定般不得不然。時代力量這個新興政黨,原本並不是因勞工運動而生,主導者也未必有左派思想,但因《勞基法》而與民進黨決裂,之後很可能必須建構一套左翼的觀點。

民進黨轉為保守,以及與時代力量從合作轉變為對立,是新的政黨體制形成過程的轉捩點。在舊的兩黨體制下,國民黨是保守一方,民進黨是進步一方。未來則國民黨逐漸失去其角色。當然,新的政黨體制形成仍需很多因素。今年年底的選舉結果,會對此進程非常重要。民進黨該做的是加速並提升其保守執政論述。整體來說是對台灣較為有利的。

今年是關鍵的一年。會有許多紛擾,但台灣與世界的新面貌會轉為清晰。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