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港人續對抗強權與蛀蟲

 


不滿政府的市民堅持上街表達訴求。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一地兩檢安排,清楚表明無論在《基本法》中是不是有可以言之成理的理據,落實一地兩檢安排被中共當局視為是中央權力在香港進一步展現的重大政治問題,法治注定只能再一次讓路。一切想把一地兩檢安排納入憲政及法治軌道的意圖,都敵不過專制政權的權力欲望。總之就是人大常委會一言九鼎,然後就輪到一眾嘍囉大花面登台唱戲,為中共政權賣膏藥了。

香港大律師公會這個時候發出措詞強硬的聲明,甚至指出這是九七主權回歸以來在法治及在落實一國兩制上的最大倒退,可以說是十分不識趣。無論這個聲明是如何有理有據有說服力,又無論人大常委會的說法、李飛的說法、特區政府的說法、那些嘍囉大花面的說法是如何荒謬及強詞奪理,可以想像,到頭來,特區政府將來制訂的有關法案,立法會仍然會拍板通過。至於將來是不是仍然有人繼續不識趣,要以司法覆核的形式來作出法律挑戰,這已是後話,而且很可能一切已經盡在北京當局盤算當中。不要忘記,北京當局還有「釋法」這一道如來神掌第九式,到時一句萬佛朝「中」,去到終審法院也是無可奈何。前律政司長梁愛詩已經說得很明白,難道人大常委會到時會作出一個與今天那個全票一致通過決議不一樣的 conclusion?

很明顯,中共今次利用這一種「人大常委作出決議」的方法處理一地兩檢問題,除了是因為《基本法》中根本找不到合理的、相適應條文之外,也是要順水推舟,以這一種從來未用過、也明顯不符合《基本法》的處事方式作為突破口。從此以後,不但可以更直接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也進一步把本地法院的權力削弱。而且,這一次更明確地把中央政府的意圖展現出來,為「全面管治權」建立另一個平台,也可以打擊部份香港人仍然要捍衞一國兩制的意志。

曾幾何時,香港人寄託未來的美好想像於一國兩制,以為在北京的中央政府會隨着改革開放變得更開明合理。香港人想像中的「港人治港」,是要由香港人透過選舉產生一個能夠代表港人各界,能夠捍衞香港制度、價值及生活方式的人來治理香港。

林鄭不能反駁只能誅心

但過去20年,代表港人治理香港的特首,欽點意味越來越重。所謂落實一國兩制,就是不斷高舉一國、不斷矮化兩制。原本意圖要為一國兩制確立政治守則及行政依據的《基本法》,也越來越有可能變成由權力意志隨意舞弄的虛文。君不見差不多八年之前,湯家驊大律師已經清楚指出:「要在香港市區落實一地兩檢,在憲法上根本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但到了八年後的今天,同一位湯大律師,已經貴為行政會議成員,今天面對大律師公會的聲明,他不再從法律專業的角度來回應了,而只是指摘大律師公會對人大不尊重。

再看一看今天的那一位特首,面對大律師公會那一份聲明,她也不能再在理據上作出反駁了,而是竟然抬出「香港部份法律界人士一貫以來嗰種精英心態或者雙重標準」這一類「誅心之論」。

看來,中共一方面是要打擊香港人捍衞一國兩制的意志,另一方面,也是要以這一種所謂「一言九鼎」的姿態君臨香港,要招降納叛,要把更多像某些大狀及特首一般「識時務的俊傑」變成為中共敲邊鼓賣膏藥的嘍囉大花面。

這樣的事都令我想起了魯迅八十多年前在寫給蕭軍及蕭紅的一封信中說的一句:「最可怕的是自己營壘裏的蛀蟲,許多事都敗在他們手裏。」今天香港人要繼續捍衞一國兩制,要面對的中央政府仍然是以前那個中共,還要面對香港社會內部也真的越來越多蛀蟲。新年的願望,是希望更多香港人繼續不識時務,繼續起來對抗強權與蛀蟲。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