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它并不会变得更好

2016年12月31日,我年终总结的题目是《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它并不会变得更好》,今年依然用这个名字,不同的是,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它并不会变得更好,还会变得更坏。
 
电影《甲方乙方》最后有句台词令人难忘,“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2017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他们,逝去的刘老侠、进去很久的屠夫、刚进去的黎大头学文。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有些人甚至来不及告别。
 
给这一年找个关键词,我想应该是“封建”,微信公众号被封了又新建一个,封、建、封、建……,被虐千百遍依然迷恋微信公号,简直是封建社会里的封建迷信。
 
2017年1月7日,我写了2017年的第一篇文章,《你只是盆廉价的绿萝,承担不起昂贵的治霾使命》,而在2017年快要结束时,雾霾好像得到了治理,北京的蓝天蓝又蓝,只是很多人的寒冬寒又寒。在这篇文章里我把很多人称之为绿萝侠,“很多人都喜欢把公共问题私人化、抒情化和泛道德化,这当然有认知层面的因素,但在我看来主要因素是,总把该政府做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总把自己的事,不当回事,归根到底,其实是不想惹事。像一个傻逼一样活着,却说自己在改变社会,像一个胆小鬼一样活着,却说很爱自己的家人。”
 
2017-01-15,我写了《凤姐不是这个时代的小丑,而是这个丑陋时代的小人物》,“我有些同情凤姐,但并不喜欢凤姐,原因很简单,她长得不漂亮,活得也不漂亮。但在这个操蛋的社会里,你可以选择死得漂亮,但没法选择活得漂亮,什么叫操蛋的社会,就是你把我眼里残忍麻木的生活,过得那么喜庆祥和,让我恨不得自己多长出几根中指。”
 
2017-01-29 ,我写了《这届春晚很尴尬》,每年的春晚,我都会写一篇春评,今年依然依旧。“当写下这个题目时,我就知道这篇文章摆脱不了被删的命运,因为这届央视春晚,不允许有差评。但还得写,这就是宿命,就像电影《降临》里说的那样,“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and where itleads,I embrace it。And I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意思就是说,“我能预见所有的悲伤,但我依旧愿意前往。”不允许给春晚差评,这事真的挺尴尬的,我的朋友眉毛大师说,“你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趣”。
 
2017-03-04 ,我写了《爱国就爱国,能不能别一爱国就卖东西给我们》,当然,我自己本身也会用微信公号卖一些东西或者发一些广告,但这是一种商业文明。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傻逼已经很可怜了,既要被你贩卖劣质价值观,还要买你的东西,这太残忍了。“如果要说国难当头,傻逼太多就是一种国难,而精明的爱国商人们,往往趁机营销卖东西给这些傻逼,这就是发国难财。这跟为什么《新闻联播》时段的广告最贵是一个道理,因为商家都知道:爱看《新闻联播》的人最容易受骗。我相信以后类似的爱国活动会有很多,在这里,我谨慎提两点建议,第一点提给爱国群众:爱国就爱国,能不能别一爱国就不让我们买东西;第二点提给爱国商人:爱国就爱国,能不能别一爱国就卖东西给我们。”
 
2017-04-22,我写了《刚拆了青楼,又关了书店》,写的是上海季风书园被迫关门的事,现在季风书园已经在济南开起了新店,祝福。“一个文明的城市,它的书店或许会因为经营不善停业,或许会因为行业凋敝倒闭,但从没听说会因不可描述的原因关门,一个号称世界一流大城市的地方,让你容留一座书店,比容留一座青楼还难,能容留灯红酒绿和肉体横陈,却不能容留静心潜读和墨香满卷。如果说女人像本书,那么青楼,就是旧时的书店,那时的文人墨客,最爱逛的是青楼这个书店,最爱读的是花魁这本书。一个连书店都容不得的地方,注定是没有什么文化的,没有文化也就谈不上什么世界之城。”
 
2017-05-12,我写了《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欲哭无泪欲言又止》,这是纪念汶川地震的文章,每当这天,主流媒体的报道里都会充满这类字眼:“废墟上的重生”、“灾难中看到了坚强和希望”。众多明星也会在微博上纷纷合掌、点蜡烛,有些明星还加上了一些字:“我们相信,一切都在变好”、“汶川加油,一切安好”……,没有问责没有反思没有真相,如何安好,只会有网上虚妄廉价的安好。“这是一个上面没有人会出来负责,下面没人愿意承担责任的时代。是人都会怯懦,可我们不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人都会怯懦,可我有很多朋友他们依然勇敢。最后抒个情,莱昂纳德·科恩说,“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希望汶川大地震的裂痕,是这片土地上光照进来的地方。”
 
2017-08-30,我写了《我不可爱不会画画学习成绩不好不会哭着感恩没有悲惨身世……你还愿意帮助我吗?》,这个国家,做好事的人乌泱乌泱,看上去比做坏事的人多多了,但从专业度上来讲,做坏事的人,比做好事的专业。“在这片土地上,有大量的,身处困境的,需要帮助的人,他们不可爱,不漂亮,没有悲情故事或者哪怕有也不愿意告诉你,他们不会泪流满面表示感谢,他们学习成绩不好,他们不会给捐助人写信,他们是班上的差生,他们甚至看上去让人不舒服让人厌恶,他们不会画画,不会唱歌,不会乐器,你还愿意帮助他们吗?做爱心,不是做爱,做公益,不是去嫖娼,调动不了你的情绪,你就不干了,什么玩意儿。”
 
2017-11-5 ,我写了篇《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作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男,我要为自己的尊严挣扎一下,“在这样的时代,历尽世事沧桑的中年男明明可以油滑,让生活更精彩小妹儿更开心,但我们却选择了油腻,因为我们知道,只有油腻才能经得住岁月的洗礼,只有油腻才能包浆。把玩过中年男的人都知道,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其实不是油腻,是生活的包浆,就像他们腕子上的手串,闪着低调而倔强的光芒。人到中年,出栏时间恰好,取块上好的五花肉,拿在手里油腻,但放在锅里,“肉块精烹十足味,火候恰当久飘香。”所以,油腻中年男的审美场景不在床上,是在生活的大灶里。林语堂说,中国人之所以对自然科学毫无贡献,是因为中国人连静下心来观察一条鱼的心思都没有,他们总是想象鱼在嘴里的味道。你们对油腻中年男不就是这样吗?能不能静下心来花点心思观察观察,别总想着我们在你嘴里的味道。”
 
2017-11-09、2017-11-23,我写了《低端聚福缘高端幼儿园全部一窝端》、《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孩子保卫战》,不论我们遭受何种境况,孩子是我们最后的底线,我们不允许孩子受一丁点委屈,可是这些……,其实,都是说说的,我们的孩子遭受的戕害还少吗?但我们一一……,说服自己,化解了。“我一如既往的悲观,这种悲观不仅来自于对现实的判断,还来自于那些受害儿童的家长,其实也包括了我自己,祖国的花朵活成了祖国的绿萝,他们并不太在意,或者说曾经在意过,但发现无能为力,也就不那么在意了。直到花朵成了眼前的花圈,他们才开始声嘶力竭,要打要杀的。但真的面对现实甚至还不是打打杀杀时,他们就怂了……,当然,这种怂我们都理解,我们也都有可能。”
 
2017-12-14 ,我写了《袁立,中国病人》,“一个人活得稍微久一些,就容易被误解成年高德勋,再加上些许名气,就很容易德高望重了。这就是这个时代被强硬统治下精英阶层的生存法则,每个人都必须假装正常,假装生活美好,假装充满阳光,一旦有人捅破这层窗户纸,抱歉,是你病了。轻则你不适合这个圈子,重则你不适合这个时代。有一个地方,专门为你们这些不懂事的病人而建。在演艺界,袁立就显得特别不懂事,你不懂事不要紧,但你的不懂事已经打了同行的脸,既有老前辈的脸,也有同辈的脸,还有晚辈的脸,他们如何容得下你。”
 
2017-12-26,我写了《仗义每多屠狗辈 从来奸佞覆乾坤》,我的话不贴出来了,贴一下屠夫的话,“首先感谢那些不离不弃的朋友。谢谢你们。一切尽在不言中,屠夫依然乐观,激情满怀。主要是因为有了你们这帮可爱的“疯子”。当然也感谢讨厌我,但没有落井下石的朋友,你们保持了做人底线。对于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人,我会反省我自身不足和各种毛病。对于个别人突破做人底线的事,我也给予理解,只是希望不要再去做类似事情了。屠夫神经粗,别人就不一定了。做人底线、担当、言行合一很重要。
 
希望外面诸君不管环境再怎么恶劣,也不要悲观,也不要沉默,更不能做帮凶。我们可以懦弱、胆怯,但绝不能漠视残酷的现实,违背基本的常识,去说胡话,说鬼话,幻想明君,道德劝说,想不劳而获。我们要传播真相、捍卫良知、尊重常识、鼓励勇敢。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缺点和局限,包括我。我认为多接受各种思想,多点理解,少点功利,少计较个人得失,多付出,多去做实在的事,都会有回报的。至少我感受到了,你们的支持和关注就是最好的证明。
 
最后借用肖申克的救赎里一句话做结尾:有些鸟儿它永远关不住,它身上每片羽毛都散发着自由的光芒。
 
时间仓促,致上最诚挚的感恩!有你们真好!坐牢不可怕,就怕出去后,还是那些人,还是一如往常,哈哈!”

王五四,微信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