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宗鑾:人大作出了決定 然後呢?

人大常委會以全票通過批准政府在高鐵西九站實施「一地兩檢」合作安排,隨即在香港引起極大爭議。人大常委會既然以「一言九鼎」之勢作出了決定,那麼下一步我們還要面對什麼?作為港人還有什麼可以做呢?

由於在西九實施一地兩檢沒有足夠法律基礎,政府接下來必定會遇到和一地兩檢相關的一連串司法挑戰。儘管行政長官表明不會主動向人大提請釋法,但據說有部分建制派人士已「磨刀霍霍」,希望借助人大常委會「尚方寶劍」封殺有關司法挑戰。不過行政長官斬釘截鐵說不會主動向人大提請釋法,或許意味了政府認為根本不需要釋法來解決此事。因為這次政府「使橫手」請人大常委會以國家行為作出決定,香港法庭可能會裁定自己沒有司法管轄權,無奈之下而將有關人大常委會決定照單全收。

就算香港法庭認為自己有權就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違憲聽取答辯,我們也無法排除政府反悔,決定提請人大釋法,又或法庭自行提請釋法的可能。不管是政府還是法庭提請釋法,都會出現人大常委會「霸王硬上弓」,將相關《基本法》條款硬生生解釋作為西九實施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結果只是再次提供機會讓人大以「合法」的憲制程序來破壞一國兩制。如果人大常委會硬要根據其對於第18條的理解來解釋基本法,以後內地法律只要適用範圍限制在特區局部(而不是「整個」)區域,便可於香港任何一個區域執行。如此對香港的高度自治、對法治造成的傷害難以想像。

另外一個可能性是修改基本法條款,使其與一地兩檢安排兼容。然而就算撇開基本法「具莊嚴地位,不應輕言修改」的說法,修改基本法有既定程序,一地兩檢牽涉的問題又絕對不是修改一兩條條款便可達至(其中主要挑戰是如何修改使一地兩檢得以實施而又不會破壞一國兩制),沒可能趕及在今年高鐵開通前完成,現實上未必可行。

有法律界人士提出可由國務院發出命令修改香港版圖,將西九內地口岸區從香港版圖劃走。以事論事,這個做法有一定合理性;問題在於被「視作在內地口岸區範圍內」的區域不止是內地口岸區,而是包括所有進入香港境內的高鐵營運中的列車車廂。換句話說,要把高鐵進入香港境內經過的路徑及管道範圍統統從香港版圖劃走,中間涉及的法律(包括《中英聯合聲明》中「香港」的定義)及政治問題同樣複雜,不容易做得到。

修改基本法條款和修改香港版圖看來都行之不易,但其實多個團體、學者及法律專家早已就西九一地兩檢研究了多個方案,包括「兩地兩檢」、「車上檢」及「北上預檢」等,並且在去年9月底選出「內地一地兩檢」為替代方案。「內地一地兩檢」的效益與西九一地兩檢相若,但就完全避開了後者破壞一國兩制的風險,再加上傳媒早前報道內地車站有預留空間作「兩地兩檢」口岸,時間上實施「內地一地兩檢」也應該趕得及高鐵9月通車。

可惜港府一方面拒絕諮詢公眾,另一方面在其方案文本中只含糊其詞地帶過「內地一地兩檢」不可行的原因;對於關注一地兩檢的民間團體希望得到高鐵相關數據,比如列車班次等等(以便比較不同方案效益),又充耳不聞。如果西九一地兩檢」確實是最佳方案,為什麼政府要拒絕諮詢公眾和提供有關數據呢?

向政府施壓 將替代方案放議程

政府看似態度強硬,但我認為還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如果大家不願意犧牲一國兩制、不願意讓人大常委會用「人治」替代香港賴以成功的法治和司法獨立,我們就一定不可以默默承受「一言九鼎」。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向政府施加壓力,用民意迫使其將「內地一地兩檢」替代方案放上議程。

作者是法政匯思成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