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勞基法》和民進黨「鬧翻」後的時代力量還有未來嗎?

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前右起)、立委徐永明與黨主席黃國昌等人到總統府前抗議勞基法修法,6日晚間並在總統府外牆打上「退回勞基法」等雷射光雕表達訴求。
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前右起)、立委徐永明與黨主席黃國昌等人到總統府前抗議勞基法修法,6日晚間並在總統府外牆打上「退回勞基法」等雷射光雕表達訴求。

曾經受到民進黨「禮遇」的台灣立法院第三大黨時代力量,在反對民進黨的《勞動基凖法》修法,發動抗議被驅離後,和民進黨「關係惡化」對時代力量來說是危機還是轉機?

在總席次113席的立法院中,時代力量佔了5席。並因為達到組黨團的3席門檻,只有5席的時代力量也組成黨團,有資格參與黨團協商,對議題更有發言空間。

時代力量認為執政黨民進黨推動的《勞基法》修法是「修惡」,站在資方的角度,勞工權益更沒保障。在立法院1月5日召開臨時會討論修法時,時代力量立委破壞立法院議場門上的玻璃,用鐵鏈將自己反鎖在議場內。

在立法院被民進黨、國民黨立委「聯手攻破」後,時代力量5名立委轉移至總統府禁制區內靜坐抗議。禁制區內支持者與媒體被限制進入。在未達成共識的情況下,58小時的靜坐在警方清場下落幕。

立法院5日召開臨時會,時力5名立委在會議結束後擊碎議場內各門鎖,以鐵鏈煉住,將門封死。
立法院5日召開臨時會,時力5名立委在會議結束後擊碎議場內各門鎖,以鐵鏈煉住,將門封死。

時代力量在1月9日表示將退出所有關於《勞基法》修法的院會程序以表達最強烈的抗議。經過18小時徹夜表決,立法院1月10日上午三讀通過《勞基法》修正案。

「民進黨在過去一年多,是將時代力量定位為年輕世代權力的競爭者……時代力量和民進黨的矛盾衝突已久,」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對BBC中文說。

BBC中文將透過三個問題,分析時代力量在這次與民進黨衝突後,未來會採取什麼樣的路線?

1. 真的和民進黨「鬧翻」?

時力立委人9日在立法院議場門口舉行記者會,為無法阻擋勞基法修法鞠躬致歉。
時力立委人9日在立法院議場門口舉行記者會,為無法阻擋勞基法修法鞠躬致歉。

「時代力量和民進黨接下來一定會越鬧越兇,」研究政治社會學、社會運動的台灣大學社會系教授何明修對BBC中文網說。

何明修分析,時代力量要保住國會第三大黨的地位,有兩大挑戰,第一是2018年年底的縣市長及地方議員選舉,第二是2020年的立法院立委和總統大選。

台灣現行的選舉制度,在地方縣市首長和議員選舉上採用的是英美的「簡單多數決」,一個選區內有若干議席(複數選區),因此小黨的候選人較有機會被選上。何明修認為時代力量目前的狀況是「頭重腳輕」,缺乏在地方基層的工作,因此2018年的選舉對時代力量的未來很重要。

在此情況下,時代力量要「極大化和民進黨的差異」,讓地方選舉的選民「看見候選人的品牌」,何明修認為時代力量在2018年地方選舉前,與民進黨的對立會更鮮明。但展望2020年立委選舉,時代力量會「和民進黨重修舊好」。

在立法委員選舉中採用單一選區(選人)和比例代表制(選黨)並行,選制不利小黨生存。時代力量現任立委黃國昌、洪慈庸在2016年選舉時受到「禮讓」,民進黨未在該選區推出候選人分散時代力量票源。

時代力量檔案

時代力量創黨於2015年1月,黨主席為太陽花學運的領袖之一、前台灣中研院研究員黃國昌。

時代力量其他核心成員也多投身過太陽花學運或近年台灣大型社會運動,被視為台灣年輕的、新興的、本土化的政黨,網絡世代的年輕人是時力的主要支持群眾。

時代力量的訴求是在台灣國民黨、民進黨的「兩大黨」體制下成為有監督能力的「第三勢力」。政策上提倡「人民作主」、「落實轉型正義」、「推動台灣的國家地位正常化」,在意識形態上與民進黨相近,加上曾與民進黨密切合作,因此有人將時代力量視為民進黨的「側翼」。

2. 走上街頭還是進入議會?

警方在7日凌晨強拆帳篷,預備下一波驅離動作,黃國昌(右)與徐永明(中)等人繼續躺在雨中。
警方在7日凌晨強拆帳篷,預備下一波驅離動作,黃國昌(右)與徐永明(中)等人繼續躺在雨中。

「時代力量在社會政策上會比民進黨更progressive(進步)……而且這個進步要很顯著讓潛在選民看得到。」吳介民對BBC中文分析時力未來的走向。

吳介民認為,這次時代力量在《勞基法》修正案中的立場如此傾向勞工,就是想讓選民知道他們與民進黨的區別。何明修則認為,以網絡年輕世代為目標選民的時代力量,是因為看到年輕人對《勞基法》修法的討論熱度高漲,才為此大力發聲。

時代力量這次的總統府前抗議,讓他們從議場回到他們所出身的街頭。吳介民分析,時代力量目前是「議會」和「街頭」路線並行。但這次訴求沒能成功,「街頭路線」看似失敗,也讓時代力量在議會的協商能力受到質疑。

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寇謐將(J. Michael Cole)回應BBC中文的郵件寫到,如果時代力量想與民進黨區隔開來,政策上將會偏離「基凖」(norm),而基凖通常是大部份選票來源,因此如果時代力量選擇偏離,將只會是邊緣政黨──能確保幾個席位,但除此之外沒有更多可能。

因此寇謐將認為,時代力量必須做出選擇──是否要比民進黨更「前進」?是否要繼續抗議路線或選擇進入議會系統?

3. 會否面臨「邊緣化危機」?

黃國昌在警方戒護下離開總統府前,高舉雙手。
黃國昌在警方戒護下離開總統府前,高舉雙手。

台灣政治在二十多年的發展下,形成兩大黨的局面,當中出現過台灣團結聯盟(台聯)、新黨、親民黨等「小黨」,但現在這些小黨,有些甚至無法在立法院內取得一個席位。

新黨和台聯是由原本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去創黨,吸收的是立場更激進的國民黨或民進黨支持者。但時代力量是「平空出世」的,何明修分析,時代力量的創黨人物原本不在政界,時代力量的意識形態也還不是那麼清楚,有很大的可變動性,「青年要什麼,他們就會往那邊去。」因此不能以從前小黨的模式來預測。

寇謐將從支持者的年齡層分析,時代力量的支持者比新黨、台聯都要年輕的多,短期內不會遇到支持者凋零的問題。

「現在下判斷還太早,」吳介民分析,時代力量和其他小黨相比,是一個非常年輕的政黨,因此還需要幾次選舉的考驗。

吳介民進一步說,現在台灣需要一個代表年輕人的政黨,現在35歲以下的世代與上一代人的差異很大,青年人對社會改革的速度不滿,而這股力量需要一個政黨來實踐,因此時代力量(或其他新興政黨)還是有可以發揮的空間。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