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的崛起是世界的災難



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自2015年遭「強力部門」從泰國擄走後,書店有關的人接連在中港兩地失蹤,後來在國際社會關注和輿論壓力下陸續獲釋。但事件的多位主角,除了店主林榮基願意挺身指控中共的暴行外,其餘人士均三緘其口,而桂民海更被迫在央視上「認罪」(圖),以防止其他國家介入。

事件看似告一段落,然而手持瑞典國籍的桂民海繼去年10月獲釋後,近日在北京又被失蹤。據報道,桂民海在獲釋後出現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亦稱漸凍人症,ALS)的症狀,於是在兩名瑞典使館人員陪同下,乘搭火車前往北京,以接受醫學診斷。而桂民海在2015年被擄走前,從未出現ALS的相關症狀,加上去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中共囚禁至病死的消息,令人質疑這次事件將會演變成劉曉波事件的翻版。

事實上,極權國家把正常人囚禁折磨至死絕不罕見,中共的老朋友北韓亦是這一門「學問」的專家。2016年遭北韓逮捕的美國大學生Otto Warmbier,經歷一年半的囚禁後終於獲釋回國,中途一直處於神志不清狀態,返國後被送到醫院診治,發現腦部有大面積損傷,有可能是心肺一度停止運作和腦部缺氧所導致。當事人在回國一星期後逝世,北韓聲稱該名大學生在北韓感染肉毒桿菌,已為他提供人道和適切的治療,北韓才是事件的受害者。但美國的醫護則表明發現不到感染肉毒桿菌的證據。

去年逝世的劉曉波,被中共囚禁前尚算是個健全的人,但囚禁期間突然傳出罹患肝癌的消息,而且已經是末期。當時國際社會和他的家屬好友,為他積極爭取到外國接受更好的治療。中共當局卻一直把劉曉波關押在國內,只批准外國醫生到醫院檢視他的情況,又發放劉曉波的在囚片段,以示他在獄中生活安好,患癌與中共絕無關係。

不論是美國的大學生,還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在極權體制之下,再健全的人都有可能被折磨成廢人,可見極權的崛起就是世界的災難。瑞典國籍的桂民海,即使有瑞典使館人員陪同,仍被中共當局強行帶走,更見習近平掌權後的中共,早視西方國家如無物。而桂民海再次被擄,除了與禁書事件有關,更有可能是為了掩蓋桂民海患上ALS的成因和消息。只要人落在中共手上,甚麼樣的故事都能編出來。倘若桂民海不幸因病逝世,中共更是喜聞樂見。畢竟,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屆時把擄走桂民海說成是為了幫他治病,還有人會反對麼?

范克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