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新柱落马迷局?

 

冯新柱

该来的终究会来……

13年前的那场窝案,冯新柱能独善其身。

尔后14年的铜川任职,冯一度平稳,亦无波澜。

然而,2018年的第三天,西安初雪,升至陕西省副省长的冯新柱,猝然被查。

大雪迷离,连陕西方面也有些错愕,冯新柱的照片依然在陕西省政府网站。《人民日报》公众号用了“新年第一虎”作为标题,短短两小时阅读量超过十万。

纵观冯新柱的几段官场经历,严重违纪的问题在哪?从其从政轨迹当中也能梳理出大概脉络,有几点值得关注,谜底被揭开也是迟早的事。

A、 冯新柱仕途的重要经历在陕西省农电管理局,从财务处处长到副局长,尔后“陕西农电系统腐败窝案”爆发时,冯已升任铜川市市长,案件虽牵连甚广,其未受影响。

B、 在铜川任职的14年期间,自称性格急躁的他,如何引起省里关注,之后顺利晋升副省长?冯在铜川的十余年,其口碑又如何呢?

C、 担任副省长之后,冯主管全省的扶贫工作,陕西却又因扶贫不利被中央约谈。尔后在扶贫领域下了诸多功夫,方才获得高层认可。作为分管领导的他,在这其中又处于怎样的一个角色?

即便擦身而过,也还是来了?

时间是2018年1月2日18:30,窗外的雪窸窸窣窣,《陕西新闻联播》正在报道“省委召开常委会议”,冯新柱略显疲惫,出现在画面中。

但仅仅15个小时后,冯新柱却以“新年第一虎”的标签,成为各大媒体头条。

这一夜有颇多故事……

©2018年1月2日《陕西新闻联播》截图

 

冯新柱1960年出生。彼时,全国掀起“大跃进”的高潮,一片激昂。这一年,也碰上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哀鸿遍野。

他的出生地——大巴山北麓,秦岭南部的汉中洋县,因为要实现“特大跃进”,克服国民经济暂时困难,不准干部、群众年底前吃猪肉、鸡蛋。

生长在大跃进时代的这位山里伢子,童年是否会有食不果腹的记忆呢?

19年后,冯新柱走出大山,来到省城西安。于西安统计学校求学,攻读当今“大数据”时代热门专业——统计学。

1980年,改革开放初期的春风吹遍全国各地。21岁的冯,意气风发。毕业后当上令人羡慕的“账房先生”,成为陕西省乡镇企业经贸公司的一名出纳。

在陕西省乡镇企业供销公司一做就是8年,这8年,他从一名小出纳做到计财科副科长,最后成为公司经理助理。

1989年底,三十而立的冯新柱调往陕西省农电管理局任财务处副处长。陕西农电局是陕地电的前身,作为地方电力企业的主力军,农电局自然是美差。

1996年,冯新柱开始担任农电局副局长,与冯一起被提任的还有农电局局长王文学。但2005年王文学却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并判无期。突然爆发的陕地电腐败窝案,让与王文学有关的20多名农电系统涉案人员相继被判。

不过,冯新柱却在这次事件中全身而退,未受影响,其此后的仕途也是“顺风顺水”。

耕耘铜川十四年,任期最长的市长

新世纪的第一个年头,冯新柱来到铜川这个与他从无交集的城市,任副市长。

彼时,铜川还未感受到经济转型的艰难,经济结构仍然是“一黑二白”:黑是煤炭,白是水泥和电解铝。但粗放式、高耗能的发展方式,带来的是环境污染严重、经济结构单一。

铜川因此一度被称为“卫星上看不到的城市”。

2009年3月,铜川被列为国家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经济基础出现危机,如何破除困境,谋求发展,成为当时铜川市委、市政府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冯新柱从2005年起担任铜川市长,任内一直沿着铜川2003年就提出的“5523”发展思路谋求转型。

冯当市长的那一年,铜川市GDP只有69.52 亿元,到2010年,铜川GDP已达187.73亿。

一位在铜川市政府工作多年的干部告诉粉巷君(微信ID:nbdfxcj),冯新柱在铜川期间,主要抓的是经济工作,而经济工作的重心就是经济转型。“抓产能过剩,降低能耗方面,成绩还是比较明显,在他任期关闭了好多小煤矿,小水泥厂,矿山治理工作得到国家认可,重现了铜川蓝天白云面目。”

铜川市©网络

 

2011年,在担任铜川市长六年四个月后,冯新柱才升任铜川市委书记,而他也成为铜川历史上任期最长的市长。

此时,距他调任陕西省副省长还有四年,而与他搭班子的时任铜川市长王莉霞,却在两年后先他一步升任陕西省副省长。

2015年4月,冯新柱升至副部级,担任陕西省副省长、党组成员,卸任铜川市委书记时,他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我深知,自己性格比较急躁,有时批评同志不注意方式方法,无意中伤害了一些同志的感情,在此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说这些话时,他大概想到了一年前,斥责几位酒后滋事官员的训话,“带人吃饭还要赊账,不让赊账还要打砸,你是吃了豹子胆!”彼时铜川几位官员因赊账不成打砸酒店,冯新柱颇为恼火。

分管工作被中央点名,遭遇闪电式落马

2017年8月29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领导在做脱贫攻坚报告时,披露了这么一个消息,有四个省份,因为在2016年期间脱贫工作不力,该省党政主要负责同志被约谈。

结合去年7月中旬,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巡查组向陕西反馈巡查情况的相关信息看,上述四个省份中,其中一个便是陕西。

以上是为背景。时间往前再推两年,冯新柱官至陕西省副省长、党组成员,负责农村、农业、扶贫、救灾、民政、食品药品安全方面的工作。同时,他还兼任了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杨凌示范区管委会主任。

从近两年冯新柱的主要活动看,其大部分时间都在调研陕西省的扶贫工作,其最近一次的公开发言,亦是围绕扶贫展开。

但陕西的扶贫工作却并不尽如人意。

冯新柱在商洛调研精准扶贫和林业产业©陕西省政府网站

 

2017年6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点名陕西省“对脱贫攻坚的政治认识不足,扶贫开发工作急功近利。”

其中特别提到,对扶贫工作,一是思想认识高度不够;二是底数不清;三是政绩脱贫、层层加码。

反馈意见称,2016年,中央对中西部22省(区、市)党委和政府扶贫工作成效考核,陕西省列最后一档;省统计局对2016年度政府工作群众满意度调查,最差的是“精准扶贫”。

值得注意的是,陕西省扶贫办主任曾在3月有一次更换,当时正是中央巡视组进驻陕西期间。

而据《陕西日报》的报道,陕西省被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巡查组约谈是在2017年4月。此后陕西省着手整改。

2017年12月20日,冯新柱颇为忙碌,上午在安康调研产业扶贫,下午就又匆忙赶回西安出席陕西社会扶贫网募集平台启动推进会,两项工作都与扶贫有关,但谁又能想到,13天后中纪委突然敲门。

特约作者:观星 船子,粉巷财经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