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民眾吃失憶丸

勞團反對《勞基法》修惡展開遊行活動,問題關鍵已非修法內容與是否公平合理,而是對民主體制的挑戰和扭曲。民進黨以民主起家,因此受到比國民黨更高的要求與期待。

遊行禁制區的擴大、鐵製拒馬與蛇籠肅殺冰冷的形象、警力比例不合理的配置,在在都顯示了政府當局的退步、無能、無奈與死板。

在時代力量抗議期間,警方將博愛特區都規劃為管制區,嚴禁人車進入,即使是媒體,也只有4大報與電視台能進入,連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離開換衣服後,都無法再進入現場。

設禁制區民主倒退

台灣人權促進會怒批,此舉已違反比例原則,將寫信給國際兩公約審查委員,及長期關注全球自由評比的「自由之家」,及聯合國「集會遊行權」前任及現任特別報告員,報告此一倒退現況。這幾天這樣的場景又再現,難道執政黨要逐漸讓台灣人民習慣經常活在巨大的禁制區範圍下嗎?依照民進黨目前動不動就架設大規模「禁制區」的做法,已經嚴重背離民進黨當初對於《集會遊行法》的修法主張。

依照現行的《集遊法》第6條,總統府周邊的「禁制區」範圍,應由內政部劃定公告,且範圍不得超過300公尺,但根據民眾幫忙依現場情況所畫出來此次「禁制區」範圍,最遠路口已超過400公尺。在禁制區內,警方還嚴格限制,只有政府認定的「主要媒體」方能進入採訪,嚴重侵害記者的「新聞自由」與「採訪權」,不准律師進入禁制區簽署委任狀,也嚴重侵害律師與當事人的權益。不准醫師進入探視絕食者,甚至拆除絕食者的遮雨帳篷,並於昨天凌晨進行強制驅離,對於抗議者的身體健康毫不給予最基本的人道考量。

暴力震懾輸了政治

民進黨政府固然可以援引法條為驅離、封鎖,甚至逮捕的行動來辯護其合法性,但問題是已經政治化了的事件,就算法律上說得過去,政治上已經輸了。選舉日那天,選民投票前回想對執政黨的記憶與印象,記得的當然不是平穩完成的政策,而是象徵戒嚴暴力的拒馬、蛇籠和逮捕等震懾性動作。民進黨想要再度完勝,除非給選民餵食失憶丸。

走過戒嚴的社會,對拒馬、蛇籠、高壓水柱、催淚瓦斯、橡皮子彈非常敏感,會出現強烈的反應,民進黨自己走過戒嚴,怎會不知厲害?莫非這幾天雨大,腦袋進了水?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