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假新聞,國家炮製的偽信息:互聯網上你應知之事

左圖: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的推特賬戶首頁(2018年1月24日)。 右圖:冒名頂替的廖亦武的推特賬戶首頁(2018年1月24日)。
左圖: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的推特賬戶首頁(2018年1月24日)。右圖:冒名頂替的廖亦武的推特賬戶首頁(2018年1月24日)。

蕭雨

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一天前得知,在推特上活躍著一個和他同名同姓,連長相也一樣的“李鬼”。

真廖亦武2012年11月上推,賬號@liaoyiwu1,迄今發推3843條,粉絲數2萬7500。

假廖亦武2017年9月上推,賬號@sdfds89176319,迄今發推998條,粉絲數1萬4900。

廖亦武對美國之音說,自己每天忙於寫作,在推特上並不活躍,對社交媒體技術也不很精通,完全不知道還有這麼個冒名頂替的傢伙。

“他為什麼要這樣? 他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名字發表這些看法,” 廖亦武不解地說。

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在德國(2010年10月11日,Elke Wetzig/CC-BY-SA拍攝)
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在德國(2010年10月11日,Elke Wetzig/CC-BY-SA拍攝)

上世紀90年代互聯網興起之初,曾有這樣一句名言:在互聯網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如今,操控假賬號的或許的確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一個可能性是,他是機器人。

推特承認查出5 萬多俄羅斯機器人

美國耶魯大學法學院信息社會項目研究員蒂芬妮·李(Tiffany Li)說:“使用機器人是一個新趨勢,利用自動化工俱生產內容,從而操控媒體、操控選舉等。”

推特公司上週五(1月19日)發布聲明說, 系統清查發現了3814個有克里姆林宮背景的賬戶。在美國大選前十周里,這些賬戶共向推特灌水17.6萬次。推特說,公司還清查出50,258個和俄羅斯政府相關的機器人賬戶。這些機器人總共發推100多萬次。

推特公司承認,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共有近70萬戶用戶曾經和這些機器人互動,轉推或給它們發布的信息點贊。

如何識別機器人?

專注研究網上言論、科技對全球傳播影響等問題的蒂芬妮·李說,這些機器人對健康的網絡言論環境構成危害。其實識別它們並不困難,即便是普通人也可以通過簡單的觀察大致知曉。

她說:“很多俄羅斯機器人賬戶都以一些隨機的數字結束,如果你發現有個賬戶給你發信息,或者轉發某條信息,他的賬號是@艾利克斯·史密斯81231279,基本上毫無疑問這是一個俄羅斯機器人。”

精湛的算法可以讓科技公司更準確地知道互聯網上誰是真人,誰是機器人。推特公司在上週的聲明中強調,去年12月,升級的技術讓公司每周可識別世界各地640萬個可疑賬戶。推特目前每天屏蔽約25萬個機器人賬戶。

一些經常使用推特的中文用戶說,推特上一度充斥著很多以俄文用戶名命名,用中文發布親中國政府言論的賬戶。去年8月以來,這些賬戶呈幾何數增長。不過,幾個月後它們就突然集體消失了。

“五毛再進化總歸還是五毛”

但是惡意使用網絡平台服務的行為看來還在繼續。新登場的這群疑似機器人大都有了中文名字,儘管在@之後往往還是一連串隨機數字。

旅居美國的媒體人陳小平近日在推特上說,他受到“成千上萬第二代五毛機器人”的攻擊。陳小平目前與他在大陸的妻子已經失聯4個多月。

他寫道:“發帖高重複率曝光了他們五毛集團軍本色。五毛們再進化總歸還是五毛。這種技術是國家流氓主義的升級版。”

旅居美國的媒體人陳小平
旅居美國的媒體人陳小平

除了大量複製、粘帖相同的內容,這些賬戶有時也會暴露更明顯的紕漏。

一位自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研究生的推特用戶發現,不少賬戶近日都轉發了同一條信息,似乎是是錯把當局的指令當成發帖內容寫進了程序。

這條推文說:“請不要使用同樣內容的內容多次進行發推、轉推、回复,以防止賬號被封(同一賬號多次使用同樣的內容進行回复無法成功!)”

專家:技術+ 大數據可能讓中國做很陰險的事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傑米·弗萊(Jamie Fly)說,中國和俄羅斯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操控技術公司現有的算法。他說,未來這些國家還可能採取更陰險的做法,比如發明自己的人工智能平台,把信息安插進來,削弱美國的民主。

弗萊說:“關於中國,我最大的擔憂是他們將這些技術和大數據結合起來,除了對美國和其他國家發動的網絡攻擊外,還收集每個美國人的信息,至少我敢肯定,每個在美國聯邦機構工作和其他次級機構的人的信息都在他們掌控中。”

弗萊說,如果將這些信息和其他技術結合起來,相比俄羅斯漫無目的的攻擊,中國可以開展有效得多的微觀打擊,危害也更大。

誰該負責?

談及解決方案,耶魯大學的蒂芬妮·李說,應該讓科技公司自願承擔起更多責任,守衛全球民主,首要任務就是清理機器人。

她說,“這樣做的結果是,這些公司的用戶會減少,在股東們看來這不是好事,至少從傳統的觀點來看,但我認為這些公司現在開始意識到,人們不願投資那些為操控媒體、傳播虛假信息等種種危害推波助瀾的公司。”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弗萊沒有那麼樂觀。他說:“很多公司完全不在乎和獨裁政權合作,按照當地法律調整自己的平台。 但是當美國政府想要和他們談談時,他們卻很不情願。”

作為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的前外交和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弗萊曾和很多科技公司談過話,大多數公司都否認他們的平台有任何問題。

弗萊認為,這些公司對於互聯網上發生的事其實相當無知,特別是臉書和推特,每當談到有問題的賬戶時,他們的數字總是變來變去。

“我們需要和這些社交媒體公司有更好的合作,找到一種更好的解決方案,”弗萊說,“我的確認為我們需要採取一種更強硬的手段。”

真假李逵

作家廖亦武希望那個假以他名的賬號能銷聲匿跡。

他在推特上寫道,“太無聊了,他媽的,假廖亦武,趕緊收攤吧!”

八小時後,假廖亦武賬號又出來發了六條推。不過一反常態的是,這些推文和中國政治毫不相干,而是轉發了中新網一則有關日本火山可能噴發的消息。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