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美元是特朗普的秘密武器


美元匯價近期持續偏弱。資料圖片

特朗普政府真是炒家的好朋友,他們反來覆去的言行經常為市場帶來額外的波動,為炒家製造興風作浪及發財的好機會。上星期,向來低調的美國財長努欽(Steven Mnuchin)忽然在Davos論壇說弱美元有助改善美國貿易赤字,解決對外貿易不平衡情況。此話一出,市場解讀為美國政府放棄自九十年代中公開宣示的「強美元」政策,美元一日間下跌2%。

過了一天,努欽再次發言,指他對當前美元弱勢並不擔心,又指長遠對美元的基調及走勢有信心。這番「唔湯唔水」的「補鑊」言論令市場再次失望,美元因此繼續疲軟,只是跌勢不像前一天那樣厲害。

一句「弱美元」有利美國貿易就令美元兌各主要貨幣大跌2%,過一天再踩一腳令美元續跌所帶來的炒賣機會及財富轉移實在大得難以想像,這樣的官員怎會不是炒友的好朋友。

話得說回來,美元轉弱不能說是努欽一句話造成。事實上特朗普上任一年以來,美元匯價下跌近一成,扭轉過去幾年的升勢,形成越加息匯價越往下走的奇怪現象。

刺激出口 重振美國製造業

暫時還不能確定努欽及特朗普政府是否刻意talk down美元,但以弱美元政策刺激出口及經濟在美國而言不是甚麼新鮮的事。七十年代初美國雙赤嚴重,黃金儲備大量流失,尼克遜政府在71年先來一招停止黃金出口,阻止Fort Knox的金磚流到出口大國如日本、西德;接着索性放棄《布雷頓森林協定》,把美元與黃金脫鈎及來個自由流動,美元隨之大幅貶值,兌日圓從350跌至270左右。

更經典的例子要數列根總統。他的經濟政策包括減稅及增加軍備開支可說是特朗普的楷模,特朗普上任頭一年最大的政績就是這兩項。但列根任內對全球經濟最驚天動地的一擊還不是減稅,而是在85年半強迫半威嚇的搞出一個《廣場協定》(Plaza Accord),促使其他西方大國特別是西德、日本讓本身的貨幣升值,其中日本政府被迫同意在兩年內讓日圓從250日圓兌一美元升至150日圓兌一美元,即升值四成。到88年,日圓升值幅度超過八成,西德馬克也大幅升值七成,英鎊也升值三成半。

這樣下來,美國企業及出口貨的競爭力登時大幅上升,龐大貿赤從而得到改善,也可以吸引外資進入美國投資刺激經濟。日本就是在八十年代中後期開始大舉進軍美國,收購房地產、電影公司及其他大企業。而日本八、九十年代的房地產及股市泡沫也由此而起,最終慘淡收場,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在克林頓年代,他的財長魯賓(Robert Rubin)一直強調政府採用「強美元」政策,認為美元有強大的經濟基本因素支持,匯率應該保持堅挺。可就是在他任內,美元兌日圓仍不斷貶值,從原本120日圓兌一美元跌至80日圓兌一美元,變相令美元兌日圓貶值三分一。此舉同樣進一步吸引日資流進美國,刺激經濟;日本反因幣值過高而整體需求下降,自此陷入通縮之困難以自拔。

特朗普上任後誓言要糾正貿易不平衡,重振美國製造業。要達成這個目標不外乎兩個辦法,減少入口及增加出口。貿易保護主義及實施懲罰性關稅當然可用,但困難不少也易引起各國反感,有礙美國利益。更王道的辦法是令美元走弱,變相降低美國生產成本,令美國貨變得便宜,舶來品價格飆升,美國消費者有可能因此減少購買入口貨。

換言之,弱美元政策既令美國出口上升,入口趨向下跌,美國貿易夥伴也不能大做文章抗議,避免了貿易磨擦,頗有點「無痛改革」的意味。像這樣一舉數得的做法未來一段時間特朗普政府大有可能努力經營,財長努欽近期的言論不過在發出預警而已!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