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出卖挚友—宋永毅谈“另类反右”(一)


傅雷与夫人朱梅馥。(Public Domain)
傅雷与夫人朱梅馥。(Public Domain)
 
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60周年。这一年,人们都在回忆和研究反右运动的经历和教训,但却没有人谈及中国近代史学家宋永毅所说的“另类反右”。“反右”是毛泽东对中国知识精英的残杀,“另类反右”则是知识精英的自相残杀。宋永毅是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教授、电子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编著者。从今天起,我们分四次来听宋永毅讲“另类反右”的故事。今天讲的是,傅雷怎样出卖了自己的朋友徐铸成。

傅雷是中国著名翻译家、作家、教育家,他的《傅雷家书》影响深远,至今仍是中国家长教育子女的范本。但是,人们不会想到,即使以道德文章为世人典范的傅雷,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也有为人不齿的一面——他出卖了自己的朋友、《文汇报》总编辑徐铸成。

宋永毅说:“大家知道当时《文汇报》1957年夏天是被毛泽东点名批判的,《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必须批判》这篇《人民日报》社论是毛泽东写的。毛泽东的那篇文章一发表,傅雷就投入到在报纸上公开揭发徐铸成的行列。实际上徐铸成对傅雷是有点小恩的,因为傅雷是个自由职业者,徐铸成把他聘为《文汇报》的社外编委,给他一定的社会地位。傅雷当时发表了四五篇文章揭发徐铸成,尤其7月6日发表在《文汇报》的文章《识别右派分子之不易》,把徐铸成说成是‘有阴谋的、有集团的,以民间报纸花色繁多为名,实行他办成一张反社会主义报纸的策略,为资产阶级复辟打先锋。’这个帽子扣得非常大,而且对多年的朋友、对你还是有点恩惠的朋友,这个做法应该说是傅雷丧失了人格。”

傅雷的出卖,令徐铸成惊愕,也必然引起徐铸成反击。宋永毅说:“徐铸成在7月10号的长篇检查《我的反党罪行》中交代,如何同傅雷密商许多问题,他说:‘反右派斗争擦亮了我的眼睛,我要质问傅雷,你怎么这么关心《文汇报》的大鸣大放?你究竟和陆诒等右派分子是什么关系?’徐铸成当然打成了大右派,但是傅雷把这些事情揭发出来,就造成1958年年初右派补课,把傅雷放上去了,也变成了右派。这也是导致他在文革中自杀身亡的最初的原因.”

宋永毅在讲述“另类反右”时首先讲到傅雷。傅雷出卖徐铸成的故事,告诉人们,反右中的许多受害者,同时也是加害者。宋永毅说:“这就值得我们思考了。实际上从‘解放’初期的思想改造、一直到反右、一直到文革,毛泽东和中共整肃中国知识分子的一贯策略是挑动知识分子整知识分子,让你互相混战,就使得他的政权高度集中、高度安全。比较可悲的是当时被整的右派,很少有人能够看穿毛泽东的权谋,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一开始就进入了互撕、互咬的混战中。而对毛泽东和中共一手操纵的混战一场的战略部署,中国知识分子至今还没有真正认识。”

特约记者:CK,RF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