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新书抨小特朗普通俄“叛国” 特朗普怒发声二人决裂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共同出席会议资料图片DR网络图片

现年64岁的美国极右翼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前白宫首席战略师、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总干事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日前在一本新书中就备受外界关注,涉及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家人和亲信参与2016年总统大选“通俄门”事件发表评论。他在书中抨击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等人与俄国代表会面是“叛国”行为。该消息经曝光后立即引来了特朗普本人的怒叱和不满。现如今,班农敢于冒险提到“通俄门”这一敏感话题,并从侧面向舆论证实了特朗普亲信与俄方在大选中确实存有联系的指控,这也意味着曾是白宫“首席师爷”的他与美国三军统帅的决裂被正式公开化。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成功接替奥巴马出任美国第45任总统,并自此之后在施政中不惧外界争议,意图推行几乎所有其竞选中宣布的政治纲领,在上台近一年内完成了标榜“美国利益至上”和贸易保护主义,退出TPP和《巴黎协定》、颁布限移令等多项右倾的政改内容。而特朗普担任总统后的这些决策则被认为受到了,前“首席师爷”班农鼓吹极右翼思想的深刻影响。正因如此,在去年夏天白宫内传出后者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存在强烈政见之争,并深陷政治斗争漩涡的传言之前,外界一度给予了班农诸如“白宫的隐形总统”和“全美国最危险的人”的别称。尽管特朗普本人最终在去年8月18日,突然宣布了班农从白宫辞职的消息。但此后活跃在美国媒介,甚至常常出访包括中国在内等国际舞台的班农,仍被认为对特朗普接下来的战略制定和施政方针能起到影响作用,甚至有报道声称二人之间还保持着较为频繁的私下联系。

但根据随后不同的信息被披露,贵为总统的特朗普和平民媒体主管班农在此后到底关系如何,则随着传言的发酵而变得扑朔迷离。事实上,英国《卫报》在周三爆出班农对2016年大选中小特朗普等人与俄方代表见面心存不满前,他已在日前接受美国媒体《名利场》采访时就做出过类似的评价。他在去年12月接受这份杂志访时表示,特朗普胜选后一直被“通俄门”困扰至今,而库什纳等人与俄罗斯人员大选中的见面则是打开这一“潘多拉宝盒”的钥匙。另就班农在美国作家、记者迈克尔·沃夫(Michael Wolff)撰写的题为《火与怒-深入特朗普的白宫》 时政调查类书籍中,有关“通俄门”与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关联评价来看,他仍然坚持该观点。班农还进一步指责库什纳、小特朗普和时任特朗普竞选团队主管马纳福特,三人决定与俄方代表见面是“叛国”和“无爱国心”的行为。事实上,据《纽约时报》于去年7月的报道,上述三人曾在2016年6月于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会晤了俄罗斯律师娜塔莉娅·维塞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

文章宣称,他们与俄方人员进行会面的目的则是希望得到有关希拉里的“黑材料”。小特朗普虽然在事件被揭露后,声称这名律师并没有提供实质性信息,双方主要谈及的则是有关收养俄罗斯儿童的法律。但现如今,作为曾接替当事人马纳福特出任特朗普竞选团队主管的班农选择再次公开提及这一指控,对于美国社会来说无意是引发对“通俄门”舆论倒向的一大爆炸剂,也是加速搅拌化学反应的大新闻。班农在书中强调:“这三个人没有律师在场,当然你可以认为这不是一个叛国或不爱国,甚至彻头彻尾的骚主意,但我却觉得这三个评价没有半点过实,应该立即叫联邦调查局的人来。” 此外,他还在提到美国检方对“通俄门”调查进展时表示: “特别检察团队将在全国电视机前,把小特朗普向打鸡蛋一样摸透。” 班农指出,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在以“洗钱”罪名推进该事件的调查。

从逻辑上分析,如果班农与特朗普还保持着共同的政治利益,他就不会选择在公开场合提及这一直接威胁到后者继续担任总统一职的争议性事件,反而会选择守口如瓶的拒绝向外界透露任何大选期间的亲身经历或所见所闻。但目前来看,班农这一类似反水一击的评价也彻底激怒了特朗普对他的排斥。该书内容一经曝光,特朗普随即发表声明写道:“史蒂芬·班农与我或我的总统职位毫无关系。当他被解雇时,他不仅丢掉了工作,也丧失了理智。......现在,到他自己单干了,他才知道成功并没有那么简单。史蒂夫和我们取得的胜利几乎没有一点关系,......史蒂夫不代表我,他只代表自己。史蒂夫假装与媒体作战,却同时向媒体泄露虚假信息,好使自己看起来十分重要,这是他唯一能做好的事情。......他几乎从未与我有过一对一的会议,他只会假装好像自己有影响力,去愚弄一些根本接触不到(关键)的人,还帮那些人写十分虚伪的书。”

随着特朗普与他担任总统后首个“首席战略师”的公开决裂,那么这是否代表着他将在接下来会放弃由班农指明的,推行名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执政道路,班农所代表的极右翼思想对特朗普将就此失去影响吗?分析认为,实则不然!只要把特朗普选上的美国民众对这一政治方向仍然存在信心并在接下来的中期选举中给予足够支持,有无班农对于特朗普来说并不重要,他还会将这一施政和战略理念继续坚持下去。但值得强调的是是,随着两人关系的破裂难以修复,班农是否愿意与美国检方合作,通过“通俄门”向特朗普的执政合法性给予在水门事件中,政府内部线人“深喉”促使尼克森总统被迫辞职下台般的打击,而这才是接下来各界应注意的焦点所在。自离开白宫后,班农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向特朗普政府加以批评。据《名利场》报道,去年10月班农曾在与一名幕僚的谈话中表示,如果特朗普不准备在2020年竞选连任,他将考虑参加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大选。

法广RFI 弗林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