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面對新一年嚴峻挑戰

中美在朝鮮與台灣問題上,都出現巨大的矛盾,需要新的智慧,面對嚴峻挑戰。中美都需要痛下決心,解決朝核問題及金正恩政權失控危機,否則夜長夢多,最後就會養虎為患,噬臍莫及了。



從世界史的角度來看,二零一八年是全球國際關係巨變的時刻。種種跡象顯示:美國對中國崛起的態度,出現關鍵性的變化,過去戰略合作夥伴的關係,質變為競爭對手的關係。美國認為中國這個國家,不再是一個開發中的國家,也不再是可以提供美國廉價貨品的國家,而是在很多高新科技與美國並駕齊驅、甚至是可以超越前進的國家。美國發現中國的國家利益,最終與美國的國家利益會有不可克服的分歧(Insurmountable differences)。

中國在人工智能、大數據、高鐵、移動支付、機器人、無人駕駛、刷臉、區塊鏈、電子金融、共享經濟等領域,不僅與美國棋逢敵手,甚至是彎道超車,贏了美國。這是美國第一次感受到在創新領域方面,面對一個後進國家的威脅。更重要的是,美國在總統特朗普的領導下,在鼓吹「美國第一」的口號下,正面臨國際角色的變化。特朗普越來越不能在聯合國以及其他的國際領域上,提供國際「公共品」,如氣候協議﹑5G的規格、無人駕駛的標準等,而中國則剛好在這方面趁勢而起,填補美國所遺留下來的權力真空。

美國與中國正面臨朝鮮問題的考驗,中美發現彼此在朝核問題上,缺乏共識,美國面對是否開戰的決定,要一舉解決朝核的威脅,但中國卻認為朝鮮始終是中國的一大屏障,未能下定決心與美國一齊殲滅金正恩政權,更何況朝鮮一旦局勢不穩,數以百萬計的朝鮮難民便會湧往延邊與丹東一帶,威脅中國的邊境穩定,也使得北京對此舉棋不定。最新的發展是,《日本經濟新聞》傳出,為了應對朝鮮半島緊張局勢,中國在延邊一帶興建可容五十萬人的難民營,一旦朝鮮半島爆發戰爭,要面對難民潮湧入中國的情景。

時間對美國不利,也對中國不利。金正恩在元旦演說中強調,朝鮮已經發展為一個全面擁有核武的國家,核子導彈的射程可以覆蓋美國全國。這不僅對美國是一大威脅,對中國也是威脅。最後中美都需要在二零一八年痛下決心、排除萬難,解決朝核問題,也要解決金正恩政權失控的危機,否則夜長夢多,中國若繼續猶豫不決,最後就會養虎為患,噬臍莫及了。

另外一個中美的死結是台灣問題,美國去年已經多次暗示,要將美國艦隊的船隻開進台灣的基隆、高雄等港口補給,客觀上形成美國海軍協防台灣,重新再現五六十年代國民政府與華盛頓所簽訂的「中美協防條約」。北京對此激烈反對,但北京可以反擊的籌碼不多,因為在國際事務上,中美商業上的共同利益太多,北京不可能因為這事件而與華盛頓翻臉,尤其是美國會強調軍艦赴台只是訪問,而不是長期駐軍,也不是發展成基地。但這客觀上對於兩岸的均勢,增添全新的變數。

而中國內部,也出現喜憂互見的局面。中國在創新科技與萬眾創業方面,走在全球先列,但在新聞管制和輿論空間方面,去年也是近年來最高壓的一年,導致知識界對此非常鬱悶,不少人甚至懷念江澤民比較寬鬆的年代。

習近平時代,也是黨權最高漲的一年,將鄧小平以來黨與政府分家的布局打破,黨的角色站在最前面。這也是落實黨的政治問責制,走出黨政之間的灰色地帶,避免互相踢皮球。中共十九大報告勇於負責的精神,廣受各方肯定。不過十九大之後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三把火」事件,在處理數以十萬計「低端人口」的問題上,在「煤轉氣」的問題上,在拆卸北京市的招牌及處理「天際線」的問題上,都配套不周全,引起民怨沸騰。事後習近平是否要求蔡奇跟進,徹底解決問題,還有待觀察,而相對地,上海市委在處理同樣的問題上,卻比較細緻,考慮各種配套措施,而不是粗暴行政,讓很多基層百姓暴露在冬天零度以下的天氣中。

這次教訓,對習近平的威信也是一大打擊,要確保當權者不能只是擁有「絕對的權力」,而是要有「絕對的負責」的精神與實踐,確保不會出現「絕對的腐敗」的噩夢。

因此在新的一年,習近平的統治風格在黨權達到新高點的時刻,應該展現「人性的臉孔」,讓執政黨贏得更多的人心,而不是讓人民敢怒不敢言。二零一七年「蔡奇們」的表現,肯定對於凝聚台灣的人心帶來負面效果,也客觀上破壞兩岸和平統一的前景。

二零一八年肯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中國領導層在經濟模式走向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的時代,更需要「不忘初心」,讓執政黨的施政,更有人性的光輝,切忌陷入權力傲慢的深淵,而是要開發中國的軟實力,可以更上層樓,成為中國的驕傲,展現全球中國人的自豪感。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