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一旦入“社会信用”黑名单买不到机票房子且无处诉冤

哈尔滨民众新年夜赏烟花照 图:路透 Stringer

过去20年来,资深的新闻从业员刘虎(译音)一直都利用微博,指控高干腐败,揭露他们的罪行,此举也招致刘虎处身中国的言论审查边缘。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刘虎果然在2013年年底被当局以“捏造和散播谣言”罪名起诉。法庭判他必须在其微博上公开认错,否则就要付款相当于115美元在一个合资格的网站公布法庭的判决文件。当时刘虎的微博有74万个粉丝,他拒绝道歉,只愿意付款。但后来刘虎说,法官将费用从115美元提升到2900美元。

报道指,刘虎企图寻求司法讨回公道,但却在2017年初发现,他的生活已经遭到剧变:在没有任何事先的通知下,他已堕入中国用来监控人民并无孔不入的“社会信用”系统的黑名单。有些人更形容此乃小说《1984》中的老大哥的发明,新时代的“思想警察”。

报道指,对刘虎而言,这意味当他试图买机票时,订票系统拒绝他买票,声称他不符资格。其他的不便包括不能买房子置业或申请银行贷款或不能坐火车的头等。

刘虎说:“没有任何档案,没有警察逮捕令,没有任何官方的通知,他们就这样切断我过去有权所享用的一切。最令人不寒而栗的就是你根本束手无策,你不能向任何人投诉,你就是这样的无助。”

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概念始于1990年代中期,全国14亿人口每一个人都被评分,但不像西方社会以一个人的财务信用为评级标准,中国制度的标准属于全覆盖,不光是人民的财务信用。还可以惩罚不听话的人民。

报道指出,这可说是当今世上除了中国之外,没有任何一个政府以如此的野心,试图将现代科技用于人民的行为监控,中国此举是新型极权主义的典范。它可以将一个人完全“数字化”,例如他的购物习惯、朋友圈、犯罪记录、政治立场,然后以国家的标准来评断这个人是否可以信赖。

报道说,刘虎本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后来有朋友叫他上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网站,在所谓的“需要管制的不诚实人民名单”中,刘虎找到自己的名字,至于理由,网上说“这个人拒绝承担判决书要求履行的权责,尽管他有能力如此做”。

报道指出,这张名单到了2017年夏季,已经增加到749万人。中国当局计划在3年内全国实施这个系统,声称国家将会变得更诚实和可以信赖。

环球邮报在审阅了名单上数十个个案之后发现,有一个女子只不过是个小女孩已经列入黑名单,另外有个男人因为偷了几包香烟名列榜上,足可显示这个刚刚成形的系统现在已经是倾向宁枉莫纵。刘虎的个案显示,这个社会信用系统是如何的用来堵塞异见分子的嘴巴。

报道引述北京律师朱晓丁说:“我很难说是否是刘虎的直话直说使他深陷麻烦,但我们必须承认,刘的个案并非罕见。很多人像他一样,都很可能遭遇到同样的苦恼。而且由于缺乏一个上诉的机制,这些人根本难以寻求他们所需的援助,使得他们无助,他们的社会关系,以及他们的物质生活,已经被破坏了。”

报道指出,有些城市更改变了电话的铃声,一旦黑名单上的人打出电话,另一端的接听者会听到特别的铃声,知道来电者是黑名单上的人。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