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是“共产党领导”才会如此——写在北京发生“排华事件”一个月

20171229北京排华.jpg (329×438)

中国民间个人崇拜(网络图片)

有网友在手机微信上发帖:“自从了解历史真相和认清现实,总觉得‘解放’二字对中国人实在是一种侮辱。六十多年来我们到底被‘解放’了什么——土地权没了,文化道德丢了,环境资源毁了,个人财产被抢了,而且被那些抢夺者转移到国外了,甚至连民众的生命权与生存权每天都要经受着严重的威胁,这就是中共‘解放’中国的真实历史。”容再补一句:这就是共产党领导的这个国家的真实现状。

通过手机微信,不时在一些视频中看到有城管或警察暴力对待民众的现象,而城管开着所谓“城市执法车”强行抢走小摊贩们的大量水果乃至蔬菜被路人用手机拍下的视频,在微信转帖中更是屡见不鲜。然而,这时有些“低端人口”往往就会狐疑地问一句:“这还是共产党领导吗?”或者说“这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吗?”就连此次北京发生“排华事件”后有“低端人口”面对记者表达不满时仍发出这种实在不该有的“疑问”。

这时,我真想大声地告诉视频中发出这种疑问的“低端人口”:这个国家当然还是共产党领导!或者说,正因还是共产党领导,才有如此无法无天的暴力现象发生!不然,现在是互联网信息时代,你可以全面了解一下,看看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不是像中共这种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或地区敢如此对待他们的国民,包括对待所谓“低端人口”。远的不说,就连台湾、香港这些不是共产党或不完全是共产党领导的地方,也绝不会发生这种现象。此外,本人也许还会更明白地告诉发出这种疑问的“低端”国民一句:这个国家之所以会这么干,正是共产党的高官们下令这么干的。像此次北京发生“排华事件”,如果不是北京市最高长官即那个叫蔡奇的发出的指令,那些虽俨然纳粹一般的警察们是不会也不敢这么干。当然,若还要追究下去,蔡奇之所以敢下这种指令,又正是为了贯彻更大的官员即一国之领袖意图或叫思想精神。据2017年6月4日《新京报》刊出的《疏解提升 “四个中心”定位新北京》的报道中说,早在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考察北京时就提出北京“四个中心”的定位,即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并要求努力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而就在北京开始驱赶“低端人口”一个多月前的2017年9月29日,《北京日报》又刊出文章,文中住建部长王蒙徽指出,北京的总体规划编制工作(即指《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是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导下完成的。如此一来,这座帝都当然也就不适宜“低端人口”生存了。这次之所以弄得天怒人怨,可能与一些执行者“操之过急”以及过于暴力冷酷的方式有关。

在这个独裁的国度,对民众只要不是在短时间内把他们压迫得太痛苦,让他们近乎绝望,是不会发出怨声的——就连这种“这还是共产党领导吗”的怨声也不会出现。正因是这样一群忍耐度极高的国民,在这个国家,统治者们想怎么管理就怎么管理,想怎么统治就怎么统治,此次下令驱赶“低端人口”的蔡奇就曾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要求下面实际操作者:“到了基层,就是要真刀真枪,就是要刺刀见红,就是要敢于硬碰硬,就是要解决问题。”难怪事件发生后,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几位知识分子联名发出征集签名公开信,称此次事件“盖属北京开埠3062年以来绝无仅有的暴政,蔡奇书记实乃北京历史上空前绝后之第一酷吏”。而所谓“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也曾有言:“中国人好管,饿死也不会造反。”让饿死都不会造反一族的后代们还能发出怨声,如果不是因为整个人类社会科技的进步,让一部分百姓通过互联网了解了世界,就只能说明那些百姓们也是实在忍受不下去了!

要知道,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只要还能忍受得下去,一盘散沙的愚民们是不会发声的。这有中国的历史作证。早些年本人在一则短文中就说过这么几句:不敢说我们的百姓都是最听话的百姓,也不敢夸他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国民,可我敢说我们的百姓是最有忍耐性的:不是忍无可忍,他们都会忍了;不是太不像话,他们就会“认”了。两千多年前的陈胜、吴广们,只要给一线生机,有条活路,不横竖都是个死,就决不会拼着性命造反,华夏也就没有这被后来认定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伟大的农民起义”。当时的统治阶级实在“太不像话”,才成全了奴隶们留下万世英名,这是那些做着统治者的奴隶主们怎么也没想到的。两千多年过去,期间有太多太多的“太不像话”,因而也才有大大小小的上百次“农民起义”,才留下一句“逼上梁山”的成语。几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不去借鉴这“历史教训”,直到互联网时代,依然如此。难怪早就听人说:如果现在还是冷冰器时代,这国的百姓们早就造反了。中国的统治者们听到这话,不知是什么感受。

鲁迅认为几千年来中国其实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暂时做稳了的奴隶,还有一种,是想做奴隶而不得。中国人的这种身份现状,到了1949年后非但没有得到改变,在某些方面反而更加严重。现在的问题是,由于长期洗脑,在很多其实仍是奴隶的中国人的大脑中,居然认为如果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就不应该像他们遇到的那样。也就是说,只要不发生这种大面积而又暴力十足地清理所谓“低端人口”事件,无数的奴隶们认为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还是不错的。所以说,对共产党而言,我们的百姓是多么可爱哦。然而就是“可爱”到这等痴傻疯癫地步的百姓,共产党仍不满足,仍然像统治牛羊猪狗一样,挥着他们手里的鞭子,想怎么驱赶就怎么驱赶——需要他们来侍候,需要他们来建高楼大厦,他们很容易就招来了;现在不需要他们了,又扬起手里的鞭子,还有警棍乃至更容易使用暴力的器械,要把他们赶走,而那些“低端人口”也只能乖乖得赶快逃离,甚至让他们今天夜晚滚蛋,不得拖延等到明天。稍有不从,即使用暴力。

这种驱赶所谓“低端人口”事件,如果发生在国外,不难想像,这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一定会大做文章,作秀一番,甚至外交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还会“义正辞严”地认为这是严重“排华事件”,并提出抗议和谴责。然而,当国民在自己国家的首都受到这种严重歧视及非人待遇时,这个“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包括最高领导人站出来发声了吗?没有,什么也没说,只有那个被称作北京历史上第一酷吏掌管的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什么人用化名发表一篇评论为此次事件进行辩护。想一想,此次驱赶“低端人口”,原本就是为了贯彻领袖核心的思想,或说原本就是习近平的意思,他还怎么会出来说话呢?

官方为他们自己作恶进行辩护是意料中的事,问题是中国百姓记性差,本人有理由相信,要不了多久,很多愚民还是高唱社会主义好,共产党好,认为习近平是新的“大救星”,仿佛先前使用暴力驱赶他们的这个国家不是共产党领导,更不是习近平的意思。前几天从手机微信图片中看到一户人家的房门上贴着这样一幅对联,左联是“习近平真龙天子”,右联是“大中华上等民族”,横联是“万民同乐”。看到这样的对联,再联系到无数百姓那么相信“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是不是可以说,中共领导的这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官民的思想至今都还停留在封建王朝时代?!  

在此之前,本人曾有一两篇谈论“中国最大问题”的文章,如果认真起来,从“最”字而言,这种说法当然不够严谨,可只要是“性情中人”,会认为作文只求“四平八稳”,没什么意思。因此,作此文时自己还是又想到了“中国最大问题”。此时此刻,本人以为“中国最大问题”,就是无数国民即使经过近七十年的残酷压迫统治,期间饿死和迫害死的人数也不知有多少,然而,很多可怜的百姓由于天天看cctv被严重洗脑,仍然相信共产党,把生活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不公乃至受到一次又一次暴力侵害,都不认为是共产党干的,甚至认为这些现象都不应该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应该出现的,中国无数普通民众仍然相信就像共产党所宣传的那样:“共产党好”,“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现在看来,只要这一层“窗户纸”不捅破,中国的独裁专制就会稳固地统治下去,中国普通百姓也就不可能觉悟过来。因此,在这篇文章中本人强调今天“中国最大问题”不是别的,正是无数国民至今没有认识到,领导这个国家的共产党几乎是一切灾难的根源——除了某些天灾(因为有些天灾也是共产党人为造成),中国大陆民众所遭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共产党独裁专制所带来,都是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有权有钱有技术的中国人要逃离这个国家的缘故。

在这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最拿手的就是欺骗,当感觉欺骗不起作用,就会镇压。凡是他们让你满意的,你就要必须满意,如果心有不满,并且还把这种不满表现出来,等来的就是抓捕。自从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大小城市里满大街墙上都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仿佛这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甚至好得如天堂一般——他们就是这样肆无忌惮地公开欺骗愚弄广大民众。共产党知道他们没有实行民主自由,这个国家也没有公平正义,可他们却偏偏要把这些没有实行也不打算实行的东西强行要国民相信,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真要给个比喻,那就是中共给国民画饼充饥,要国民望梅止渴,用习近平的意思,就是要十几亿国民做个“中国梦”。

好在另有无数国民早已清醒,对共产党所说的这些谎言也早已不再相信,半点也不相信,只是由于无力反抗,在这个一盘散沙的国度不能不听之任之,这是已经觉悟的另一部分中国人感到最大的悲哀之所在。

梁之,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