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一再強調忠誠,顯示他缺少忠誠

在香港海軍基地,一位中國水兵站在一面具有中共黨旗、習近平像和香港景象的大型看板前面(2017年7月8日)。
在香港海軍基地,一位中國水兵站在一面具有中共黨旗、習近平像和香港景象的大型看板前面(2017年7月8日)。

蕭雨

在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和對黨忠誠的問題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來的一系列公開講話異同尋常的直言不諱。

星期四(1月11日),他對主導反腐運動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成員說:

“緊緊圍繞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黨中央作出的決策部署,所有黨組織都要不折不扣貫徹落實”;

“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對黨忠誠老實,與黨中央同心同德”。

一天前,在中央軍委向武警部隊的授旗儀式上,習近平發表訓詞說:

“要堅決聽黨指揮”;

“堅持黨的絕對領導,堅決聽從黨的號令”;

“永遠做黨和人民的忠誠衛士”。

美國中國問題學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說,“沒有人會大談絕對掌控或完全忠誠,如果他信心滿滿地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這些。習近平在這個問題上談得越多,越顯示他不認為一切盡在掌控,或者獲得了絕對忠心。”

章家敦對美國之音說,我理解習近平為什麼一再強調絕對控制和完全忠誠。習近平想要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從“共識驅動體制”(Consensus-driven system)轉變成“一人說了算體制”(one-man system)。這個過程一定會遇到阻力,引發混亂。他對自己的政敵發起的政治運動,也就是他所謂的反腐運動,本質上是政治清洗。

“習近平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讓一些人沉默,但這些沉默會在某個時間回擊,” 章家敦說,“毛時代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習近平採取的是同樣的策略。 ”

福布斯雜誌專欄作家章家敦(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福布斯雜誌專欄作家章家敦(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曾擔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高文謙(圖片由本人提供)
曾擔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高文謙(圖片由本人提供)

中共黨史專家、《晚年周恩來》的作者高文謙也說:“習近平走的路完完全全就是毛當年發動'文革'時走的路。”

談及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原因,高文謙說:“反右以後,大躍進、廬山會議、餓死三千萬人……他做了虧心事了,但是他又不想承認錯誤,所以他想先下手為強。”

曾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的高文謙說,很多史料都提及,毛澤東在發動“文革”以前,常常整夜睡不著覺。那時林彪也常把”防政變“掛在嘴邊。文革初期,有個叫“首都工作組”的特殊機構,負責保衛首都安全,實際上是為了“防政變”。

所謂的政變後來證實都是子虛烏有,高文謙說,但足見毛當時非常擔心,乃至從“林彪事件”後一直到1976年,他的床頭都放著一把槍.

“我相信習近平也是睡不好覺,缺少安全感,”高文謙說,因為他所謂的“反腐”運動整了一大批人,最近更是變本加厲,從張陽自殺,到最近房峰輝被抓,前面還有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這一切都令官場裡的人心寒。

“習本人知道有很多人恨他,很多人欲除之而後快。他內心的危機感是非常強烈的,” 高文謙說。

“所謂高處不勝寒啊,”他補充道:“因為一個人做了虧心事,就怕別人也反其道而行之。”

“中國即將崩潰”——這是章家敦最為人所知的一個預言。從2001年起,他不斷重複這個預言,至今依然堅持這個觀點。

“我對時機的判斷有誤,但大方向沒錯,”他說,“我們確實看到中國社會內部存在張力。出於恐懼,人們還沒有採取推翻統治者的行動,但是一旦他們看到機會,可能會採取迅速行動。”

章家敦預言,動盪在所難免,因為那正是習近平想要的社會結構的本質。

“我們在毛時代見過這樣的情形,我們同樣會在習近平的時代看到,”他說。

北京軍事博物館的中國解放軍建軍90週年展覽中習近平視察部隊的圖片(2017年8月1日)。
北京軍事博物館的中國解放軍建軍90週年展覽中習近平視察部隊的圖片(2017年8月1日)。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