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軟化形像 瓦解美國盟友和第一島鏈

菲律賓總統在菲律賓克拉克空軍基地舉行的中國武器移交儀式上查看中國製造的7.62毫米高精度狙擊步槍
去年6月28日中國贈送了大量槍支給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幫助馬尼拉打擊盤踞在菲律賓南部一個城市的伊斯蘭極端主義武裝

中國在亞洲迅速改變外交策略,抓住特朗普當選後帶來的"戰略機遇",加速修補同亞太地區美國兩個主要盟友菲律賓和日本長期以來的緊張關係。《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湯姆·米歇爾和約翰·里德發表評論認為,北京向馬尼拉提出條件慷慨的基建協議,並且採取措施吸引日本公司作中國的投資。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的報道說,在去年1月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在習近平露面發表演講前,他的助理為他凖備了4個不同的演講草稿。據熟悉中國領導人工作的兩個消息人士說,習近平選擇了措辭最溫和的演講稿,把中國描繪成愛護環境,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堅定支持者。

在習近平演講數天后,特朗普就讓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協議。該協議是美國主導的排斥中國的12國貿易協議。在美國的可靠性在亞太受到懷疑的時候,中國審時度勢,不失時機地採取措施,改變東亞地區的力量平衡。

突破「第一島鏈」

在北京戰略家眼中,台灣,菲律賓和日本構成了美國在太平洋營造的,旨在遏制中國向西太平洋投送兵力的"第一島鏈"。

中國海軍的新型潛艇
中國對鄰國大力施展軟實力的同時,中國的軍事實力也在不斷增長(中國新型潛艇在南海)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前首席外交政策顧問傑克·蘇利文說,亞洲國家認為特朗普當選總統可能標誌著力量轉移。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的文章認為,近10年來,中國在對亞太鄰國,特別是在東海和南海的領土爭端問題上,一直採取了強硬做法,最近習近平開始採取懷柔政策,大幅度改變之前的做法。現在中國更側重外交和經濟吸引。中國試圖採取軍事和經濟,軟實力和硬實力相結合,剛柔並濟,爭取菲律賓和日本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分析認為,習近平正在努力削弱這個所謂的"第一島鏈",來作為其新絲路政策的補充。中國提出的價值90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項目旨在通過陸路和水路,連接東南亞,中東,非洲和歐洲,就像當初二戰後美國對歐洲盟國的援助項目"馬歇爾計劃"那樣。

中國的"軟實力"

哈佛大學的學者約瑟夫·奈是提出"軟實力"概念的學者,他說"馬歇爾計劃是軟實力的最大體現,因為該計劃令美國在西歐贏得了羨慕和感激",當然美國的動機並不能說完全是出於善意,只能說部分出於善意。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和和軍事影響擴大,習近平把改善生活水平列為執政黨的成就,並且通過對外修建基礎設施項目為中國爭取潛在的盟友。

"馬歇爾計劃
提出"軟實力"概念的約瑟夫·奈說,"馬歇爾計劃是軟實力的最大體現,因為該計劃令美國在西歐贏得了羨慕和感激"。「一帶一路」被說成中國的「馬歇爾計劃」

習近平去年10月在中共19大講話中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不斷發展,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中國人民大學的國際問題學者時殷弘說,外國人有時候認為中國言行不一,但是因為中國經濟的成功,使得中國的制度,理論和價值比以往更具吸引力。

在英國決定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中共對其國家主宰的資本主義發展模式的信心達到了空前水平。用中國學者的話說,是"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中國投資菲律賓

不過北京以往的強硬言行並不容易被馬尼拉和東京一下子忘掉。去年中國不僅佔有了南海的新建島礁,還加強了已有的海上基地。

中國海警船還進入釣魚島(日本稱尖閣列島)周圍的的有爭議海域。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在日本首相安倍一方面承認日中兩國彼此有經濟需要,一方面也對北京的咄咄逼人戰略加以警惕。

傑克·蘇利文認為,在亞洲除了柬埔寨,沒有其它國家希望看到中國的主宰和霸權,但在另外一方面,他們也不願意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做出選擇。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選舉期間曾經說過要去中國控制的南海,諸如黃岩島,宣誓菲律賓的主權。他在2016年7月就職後不久,海牙國際仲裁法庭對南海問題作出有利於菲律賓的判決,但是杜特爾特決定擱置同中國的爭議,換取中國的基建投資。

釣魚島爭議水域
釣魚島爭議升溫,中國海警船隻頻繁出入釣魚島爭議水域

2016年10月杜特爾特訪問北京時對習近平說,菲中關係進入了春天。訪問後杜特爾特帶回了價值150億美元的投資承諾。他對中國媒體說,為了一塊海域爭奪沒有意義,菲律賓希望討論友誼,合作和商業。

約瑟夫·奈認為中國的經濟政策打動了杜特爾特,體現了中國的軟實力。當然在南海爭端問題上,諸如在黃岩島問題上,還有中國的硬實力。中國將菲律賓從那裏排擠出去。

中國市場吸引日本

2012年9月東京決定從私人所有者手裏購買釣魚島後,令釣魚島爭議升溫,中國海警船隻頻繁出入釣魚島爭議水域,導致中日關係緊張。

在兩國關係緊張的時候,2016年王毅擔任中國外長後首次訪問日本,出乎日本意料,王毅試圖緩解緊張關係,特別表示關注日本投資下降的問題。

2011年,日本曾經是中國最大外資投資國。但經過釣魚島爭端,5年後,隨著日本企業把注意力轉向了東南亞和印度,日本下降為中國第五大外資投資國。

不過中國的和解姿態受到日本首相安倍和日本企業的歡迎。《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的文章認為,從經濟角度看,現在中國市場中產階級消費者增加,比5年前對日本企業的吸引力更大。

安倍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在去年11月的兩個地區論壇上進行會面,日中關係持續改善。消息人士說,那些會談或許是安倍同中國那兩位領導人之間進行過的最好的會談。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