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是榮譽還是臭草?


諾貝爾和平獎曾頒予劉曉波。

雙學三子獲提名諾獎,特首林鄭批評有外國政客假借這個受世人尊敬的獎項干預中港內政。聽到這裏,想起劉曉波得獎那一年,中共黨報把諾獎批評得一無是處,但另一邊廂到莫言得獎,卻又興高采烈。面對一啖沙糖一啖屎的諾獎,問題來了,不論雙學三子得獎與否,但特首與官方口徑不統一,甚至官方也經常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那到底諾獎是榮譽還是臭草?

諾貝爾和平獎得者從達賴喇嘛開始,到近年的劉曉波,從來不受中共待見,外國勢力藉諾獎干預中國內政,絕非一朝一夕。按道理說,政治敏感度再低,心中也應該知道要保持距離。但林鄭畢竟在港英治下當官多年,又在英國生活良久,無論是因為殖民地餘毒未除,還是因為耳濡目染,潛意識裏尚未接受中共的一套文化,反而擁抱外國勢力的普世價值,一時口快不小心說漏了嘴,這個可以原諒。

反而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說,要多向外國友人講解香港情況,以免把賊仔當好人辦,實在令人為難。要知道,歐美國家資訊發達,也不奉行愚民的教育政策,不像香港屋邨和公園的師奶阿叔那樣易於被愛國主義的大旗愚弄。尤其在北歐地區,雖然近年來接收大量中東低學歷難民,但社會民智偏高,那裏的人做人做事還講一點點邏輯。

比方說,如果有說謊的政府官員說不接受自己是沒有誠信的人,假若繙譯成英語或者挪威語,會不會令那群鬼佬鬼婆聽得一頭霧水,並由質疑對方誠信轉為質疑對方的智力和語文水平?又或者說,到底一個被打得流血披面的妙齡女郎如何用胸部襲警,甚至被定罪判刑?警棍乃手臂的延伸在生物學上又是怎樣解釋?何謂真心誠意的愛國?

在司長的角度,外國批評香港政治環境,是因為不夠了解。但在我看來,恐怕是因為不夠了解上述那些荒謬絕倫的怪事才止於出言批評,一旦了解,恐怕斷交都有份。

堂前燕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