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鄉村振興呼喚新思路

今年中共中央一號文件,要落實鄉村振興策略,改變「城市勝歐洲,農村像非洲」現象,投入資金與人才,並發揮5G時代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互聯網+的力量,實現「社會公正」的中國夢。


中國農村電子商務服務站

中共中央發布的一號文件,展示習近平政府的最新決心,要將佔全國人口多數的農民放在新的改革平台上,要在二零二零年全國進入小康社會時,農民不會落於人後,不會被城市的發展遠遠拋在後面。北京呼籲要有新財政投入,吸納更多的人才,務求徹底改變當前農村成為城市附庸的局面,也要扭轉中共建國以來國家發展向城市傾斜的痛苦格局,避免「城市勝歐洲,農村像非洲」的不合理現象。

從世界史的觀點看,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革命,是一場農民領導的革命。儘管它的意識形態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但在實踐上,中國當時並沒有足夠的產業工人來推動「無產階級專政」,反而是千百年來在社會底層的農民,對共產黨的革命有一種樸素的感情,在淮海戰役中的「小推車」提供後勤支援,在各個不同戰線,都成為解放軍的堅實後盾,但解放後,農民的經濟利益與政治自由,都在戶籍制度下受到種種限制,六十年代自然災害時期,農民的死亡人數也遠比城市人口多。到了改革開放後,大力發展工商業,城市建設需要龐大的廉價勞動力,因而出現千萬農民工入城,為北上廣和沿海等大城市的建設作出重大貢獻。 但他們在城市卻沒獲得公民待遇,在基礎教育與公共醫療方面都與城市有戶口的居民差了一大截。這是農民工的宿命│讓人口最多的群體,成為永遠的弱勢群體?

習近平在全球推動一帶一路之際,他必須面對內部的「社會公正」問題,才可以在外部關係上有更多的「道德權威」。因而處理「三農」(農民、農業、農村)問題,更成為中國廿一世紀的當務之急。

這也當然是中國內部的穩定問題。若中國農村長期處於一種凋敝的狀態,讓數以千萬計的「留守兒童」成為一種生活常態,這也為中國的未來埋下危險的伏筆。那些由祖父母或外公外婆帶大﹑或是在不完整家庭中成長的新一代,很可能會成為未來中國的負面資產,破壞社會的穩定。

當前北京三農問題的改革思路,有三項新舉措值得注意。(一)重視資金的投入,確保公共財政向三農傾斜。(二)刺激人才下鄉,要掀起新一波的「上山下鄉」運動。六十年代的上山下鄉,是由意識形態所推動,是毛主席的呼籲;但今天的上山下鄉,卻是由經濟力量推動。(三)在「互聯網+」的框架下,善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的力量,提供年輕有才之士全新的天地。

一號文件也提到要重視「職業經理人」的角色,要讓有現代管理知識與經驗的「能人」,可以在農村的廣闊天地中馳騁,收穫創新的果實。這是對今天年輕人的一大挑戰。過去新一代都不願意待在農村,不甘於寂寞﹑不甘於沒有霓虹燈與種種現代化設備與氛圍的空間,但今天在互聯網的世界﹑在5G與機器人、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的世界,農村剛好是一個更大的舞台,讓有能者可以施展渾身解數,演出這個時代最激動人心的劇本。

過去當局在農村工作的失誤,也因為工作巨大。八億農民人口是整個歐洲與美國人口之和,但農村的基礎建設差,人口質素也弱,無法作出積極的、有效的對應措施,最後只有先城市、後農村,以戶籍制度將農民捆綁在土地上,即使他們流動到城市,也在基礎教育與公共醫療淪為二等公民。

但這樣違反社會主義價值的舉措不能持久,因此在十九大中成為迫切的改革目標。用習近平的話說,建設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這也成為習近平的「中國夢」的一環,要為廣大的農民提供一個新的平台與新的願景。

當然,農村改革還有一個警惕的地方,就是防止城市人來收購農村的房子,將農民的「宅基地」變為房地產炒賣的工具。這也是如今農村改革的底線,不容房地產的黑手伸進農村的土地,破壞了農民最後的堡壘。因而這次一號文件的發布,只是一個思路的拐點,改變了過去對三農問題怠慢的態度,要有「截稿時間」的概念,讓這個最龐大的弱勢群體,不再「弱勢」下去。如今當局將農村問題的解決放到二零三五年、也是十七年後才有初步成果,而最後要在二零五零年,也就是三十二年後才取得圓滿成果。這是一場漫長的奮鬥,但也是一次新的開始。八億農民的最後宿命,其實也決定共和國的最後宿命。沒有一個幸福的農村,就沒有一個幸福的中國。

幸福的中國,肯定與最新的科技革命息息相關。中國在上一次工業革命中擦肩而過,但如今在最新的科技革命中,卻可以與美國棋逢敵手,也肯定可以將人工智能、大數據、無人機、移動支付等最新科技產品,融入農村的改革中,讓農村的發展,成為互聯網+與5G世界的最新平台,凝聚中國的最新智慧,開創一個嶄新的未來。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