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奧 或只是兩韓曇花一現的和風

鍾樂偉

2015年4月一名來自非洲肯尼亞的養牛農民,人生首次踏足亞洲,前往位於南韓江原道平昌市舉辦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國際會議。懷着興奮心情準備飛抵這個被譽為當下亞洲流行文化與走在科技最前線的強國之際,就在他準備離開機艙走進機場大樓的時候,卻發現迎面而來的景象與他所期望的大有出入,因為機場全都是穿著軍服的軍人在巡邏,而且大堂上也是掛着兩名北韓已故領袖的肖像。那刻他才驚嚇發現原來自己弄錯地點,把原來他該前往的地方「Pyeongchang」,理解錯成北韓首都「Pyongyang」。最後他被平壤當局扣查了數小時,並簽署違反北韓入境條例文件後,才得以離開再經中國飛抵南韓。

2018年2月9日,南韓迎接了他們象徵着進入發達國家行列,1988年舉辦亞洲第二個夏季奧運會以後,相隔30年後再一次在國內舉辦的奧運會。不過這一次不再是夏季,而是冬季;而且主辦城市也不再是首爾,而是位於離首爾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平昌市。平昌成功當選為2018年冬季奧運會的主辦城市,始於2011年的國際奧委會大會上,在經歷兩次申辦失敗以後,最終力壓德國慕尼黑與法國安錫,為30年後的南韓再一次帶來主辦國際級體育運動會盛事的難得機會。然而無論對國際奧委會成員、眾多整裝待發準備參與平昌冬奧的各國運動健兒,甚至是一般喜歡冬季運動的南韓觀眾而言,平昌一直以來對他們來說,都只是一個負責舉辦這個運動會的陌生名字而已。

因其陌生感,雖然是南韓30年來第二度舉辦奧運會,政府多年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資源,並動員到一眾韓星作親善大使推廣平昌冬奧,始終它的叫座力一直未見起色。一切直至2018年元旦日,當北韓領袖金正恩在年度元旦講話中宣布有意接受南韓當局邀請參與平昌冬奧以後,全球目光頃刻轉移到這個一直被忽略的體壇盛事之中,成為國際社會的熱議話題。

來自北韓的藝術團,在三池淵管弦樂團團長玄松月早前親身前來南韓考察後,終於破天荒地抵達南韓,連帶平壤的打氣團與跆拳道示範團,再加上兩韓政府同意藉平昌冬奧讓南韓滑雪運動員首次前往北韓馬息嶺滑雪場進行聯合集訓,還有特意建立一隊聯合南北韓的女子冰上曲棍球隊參加是次比賽,平昌冬奧作為連繫點,忽然把本來繃緊的南北韓關係,帶進了十數年來未曾出現的緩和時機。究竟這一次的破冰,能否為兩韓帶來更深遠影響?

從漢城到平昌 30年來的變化

上一次南韓舉辦奧運會,已是30年前的首爾(當年仍稱作「漢城」)奧運會。當年國際格局上仍然處於冷戰時代,南韓雖然作為美國在東亞地區極具分量的抗共盟友,但實際上1988年的首爾才藉舉辦奧運會的契機,剛剛擺脫20多年由朴正熙到全斗煥的軍人獨裁統治,宣布踏入民主國家行列。回望過去30年變化,1988年首爾奧運會的確是象徵着兩韓間國家命運分道揚鑣發展的分水嶺。1988年南韓除了成為迎接國際主流的民主國家,經濟力量也乘着1980年代「亞洲四小龍」冒起之勢,在過去30年間一躍而成發達國家的十數強之內。不但國內財閥成了今天左右國際金融市場的重要部分,連帶1990年代末興起的韓流,也把南韓打造成當下全球最具流行文化魅力與傳輸力的國家之一,甚受世界各地少男少女愛戴。

反之北韓不但未有派隊參加1988年首爾奧運會,更於前一年透過特工金賢姬在坐滿南韓國民的大韓航空客機上放置炸彈,造成了炸機的恐怖慘劇。自此北韓除了被美國列入支援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之內,更因為1990年代蘇聯瓦解與共產國家紛紛投向與資本主義陣營國家破冰,缺少盟友援助的平壤,經濟實力從此一落千丈。而為了捍衛國家安全,北韓也決定走上發展核武的不歸路。使出這種「核危崖政策」,30年來北韓在金日成、金正日與今天金正恩年代,未見放棄,只有愈玩愈熟練。

平昌冬奧 旨在各取所需?

30年間,首爾與平壤只曾在金大中與盧武鉉兩任主張對北韓推展「陽光政策」的南韓總統加持下,帶來過一段短暫的合作時光。後來繼任的保守派李明博與朴槿惠的9年多政權,兩韓關係一直維持着劍拔弩張狀態,連原來僅有存在的開城工業區、金剛山旅遊合作區與兩韓位於板門店的對話熱線,也在那段期間一一被中斷。

雖然在非政治、軍事與外交議題上,我們猶記得北韓也曾放下敵對態度﹕在2000年悉尼奧運會上破天荒與南韓選手代表團共同手持兩韓統一旗幟聯合進入開幕禮會場,還有在2014年派出運動選手參加南韓仁川亞運會;但我們亦對在2002年世界盃南韓對土耳其進行季軍戰的比賽期間,北韓海軍忽然跨越兩韓海上分界線,向南韓海軍炮轟造成6死的挑釁事件,記憶猶新。因而對平壤而言,放下敵視參加在南韓舉辦的國際級運動會,或許只能視之為表面行為,不能對北韓的「忽然從良」過早解讀。

况且北韓派代表團參與平昌冬奧,隨團費用開支全由南韓當局負擔,而且亦可要求南韓在嚴密佈防的聯合國安理會制裁範圍內,在禁運的灰色地帶中向北韓提供一定的能源與其他物資支援,紓緩國內經濟壓力之餘,亦可在私底下繼續推進其核武與導彈發展計劃。所以,因為北韓參與以後,平昌冬奧增多了國際話題,叫南韓的宣傳壓力大減,平壤也可在明在暗獲得一定利益回報,平昌冬奧或許只是一場兩韓各取所需的短期合作而已。

再談統一已不切實際

當然對生活在「三八線」兩端的民眾而言,難得兩韓間得以短暫緩和,總比長時間只在對抗有它的喘息作用。但放下敵視,使兩韓能夠安然地重回談判桌開展對話增進關係,並不代表南韓民眾忽然接受與平壤和好如初,甚至可一步登天地討論兩韓統一的遠景問題。就在早前南韓總統文在寅宣布,為了推動兩韓友誼,希望兩地能建成一支聯合女子冰上曲棍球隊參加平昌冬奧之後,連帶他表示首爾一方將會在財政上支持平壤訪問南韓代表團的費用,他在國民的支持度卻不升反跌,更跌至他上任以來最低的不足七成支持率。當中他原有最堅固的支持群組、青年人對他處理北韓問題的不滿,更是自其上任以來前所未見。

對北韓不再視為血緣親友,是今天大部分南韓青年對北韓的基本態度。他們成長時對北韓的印象來源,無一不是與平壤發展核武,或是對他們的家園挑釁甚至炮轟的片段有關(炸沉天安艦與炮轟延坪島)。而且近年南韓國內青年人就業環境轉差,失業率高企令他們只能考慮自身利益行先,更遑論會為遙不可及的兩韓統一而犧牲自己。因而當他們知道文在寅竟然為了政治目的,「強迫」南韓女子冰上曲棍球隊與未達水平的北韓運動員組合聯隊參賽,不但使部分南韓球員失去上陣機會,更變相是奉獻上原來南韓隊有力爭奪獎牌的可能性;再加上不認同要為北韓代表團開支付出一分一毫,他們的不滿就正正反映在民望一直下挫的文在寅身上。

固然我們不能否定文在寅在拉攏北韓重回對話之路能帶給朝鮮半島和平的貢獻,只是要觀乎兩韓在運動場上合作的歷史,還有今天北韓金正恩所推進絕不妥協的核武策略,平昌冬奧看來只能是朝鮮半島曇花一現的一場和風而已。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2018平昌冬奧,會是兩韓關係改善的契機?」)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全球研究社會科學學士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博士候選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