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競逐拉美白熱化

向駿

美國務卿蒂勒森出訪拉美五國,暗批中國是帝國強權,北京嚴詞反駁,希望美國摒棄零和博弈的過時觀念。中美在拉美的競爭白熱化。美國的拉美政策漸呈弱勢,中國透過「一帶一路」為拉美提供基建和就業崗位,廣結善緣。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左)與墨西哥外長維德加瑞:博奕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二月一日出訪拉美五國之前,在母校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演說中,警告拉丁美洲國家要小心美國兩大競爭對手中國和俄羅斯,他認為拉丁美洲不需要新的帝國強權(imperial powers),並敦促拉美國家莫在經濟上過分依賴中國,反而該與美國合作。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拉關係的發展不針對、不排斥任何第三方,也不影響第三方在拉美的利益。希望有關國家摒棄零和博弈的過時觀念,以開放、包容的心態正確看待中拉合作和中拉關係發展。」中、美近年來在拉美影響力的消長可從三個視角探討。

針對蒂勒森的「新帝國強權」說,《環球時報》社評指美國詆毀中俄與拉美國家的合作,質疑美國要搞「新門羅主義」,雙方唇槍舌劍充分顯示守成強國和新興大國間的摩擦升高。

守成強國vs新興大國

去年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註定一戰》(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中,用「修昔底德陷阱」形容新興大國挑戰守成強國過程中的巨大風險,他認為中國的迅速崛起及對美國造成的挑戰導致兩國「目前正處於觸發戰爭的碰撞軌道上——除非雙方採取艱難而痛苦的行動來避免碰撞」。

《註定一戰》總結了過去五百年的十六次全球或區域性權力轉移中,十二次符合「修昔底德陷阱」模式,只有四次未發生戰爭,其中之一是二十世紀初英國和美國的權力轉移。至於中美關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就曾表示,「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二零一四年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接受專訪時再次提到「修昔底德陷阱」,他認為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習近平在華盛頓州政府和美國友好團體聯合歡迎宴會的演講中指出﹕「世界上本無『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國之間一再發生戰略誤判,就可能自己給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新型大國關係』有助迴避陷阱,要中美避免戰略誤判。」看來中國已為迴避陷阱做好準備,問題是美國特朗普政府準備了嗎?

相對利得vs絕對利得

儘管美國的國力已非國際關係學上的「霸權」,蒂勒森也僅稱中國和俄羅斯是「帝國強權」,然「霸權穩定理論」(Hegemonic Stability Theory)卻有助於理解中、美影響力的消長。該理論認為,「被單一霸權國家所掌控的權力結構最有利於國際建制的發展,而此一建制的規則相對較精準地且較廣泛地被遵循……而國際體系之穩定則有賴霸權國家以提供公共財(public goods)的方式維繫」。但提供公共財需心胸開闊、眼光遠大才能成為「善霸」(benign hegemon),如不以追求本身的絕對利得(absolute gains)為滿足,而堅持在相對利得(relative gains)上與主要對手國家斤斤計較,則可能成為具掠奪性的「惡霸」(predatory hegemon)。

以國際關係上的公共財之一「穩定的貿易體系」為例,二零零八年多哈回合(Doha Round)談判失敗,不僅顯示中國、印度等國在全球經濟與談判實力日益茁壯,更凸顯美國不願再提供國際「公共財」而從「善霸」走向「惡霸」。儘管兩位美國前總統小布殊和奧巴馬都曾抱怨過中國和日本的「搭便車」行為,但現任總統特朗普提出的「美國優先」才算是具體對策。以「北美自貿協定」重新談判癥結之一「汽車原產地規則」為例,原規定要求在北美銷售的汽車至少有百分之六十二點五的零部件來自北美地區才可免除進口稅,但美國要求將免稅門檻提高到百分之八十五,而且要有百分之五十來自美國,難怪美國商會抨擊特朗普試圖以「毒丸提案」(Poison Pill Proposals)破壞談判。墨西哥駐華大使何塞·貝爾納爾(Jose Luis Bernal)認為中國的發展對拉美不是威脅而是機遇,也就不足為奇了。

多邊主義vs單邊主義

日本前駐聯合國代表、國際法庭前庭長小和田恆(Hisashi Owada)早在上個世紀末就曾警告,二次大戰後美國以提供安全、開放全球經濟、援助經濟發展和強化國際建制等公共財的方式追求「單邊全球主義」(unilateral globalism),但是後來卻演變成只追求其本國利益的「全球單邊主義」(global unilateralism)。

去年十二月世貿組織(WTO)在阿根廷舉行部長級會議後,世貿總幹事羅伯特.阿澤維多(Roberto Azevêdo)抱怨,如果美國或其他國家走上這樣一條單邊行動的道路,將可能重複經濟史上的危險時刻。他認為「多邊貿易體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必要」,如果「我們將處於一個肯定被單邊行動統治的世界——這基本上是貿易戰的委婉說法」。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更抨擊﹕「美國的貿易赤字不是宏觀經濟失衡的結果,而是貿易政策欺詐的結果;而且,消除赤字的方式是通過與所有重要交易夥伴簽訂新的雙邊協定。」只有實行計劃經濟的國家才會嘗試實現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其老闆想要的那種雙邊平衡。這也就難怪達沃斯論壇上聽眾最多的演講之一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劉鶴發表的「一帶一路」計劃,與會者甚至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已經可以與傳統上由美國主導的國際機構相匹敵。南美大國巴西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對北京建議拉美國家與「一帶一路」項目密切合作表示歡迎。

築牆排外vs廣結商緣

華府智庫「拉美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國專案主任馬麗娟(Margaret Myers)認為﹕「美國政府的拉美政策總體呈弱勢,因此為中國提供了拉美『戰略機遇期』。在美國的拉美政策沒跟上之前,中國將可以繼續受益於這個機遇期。」英國BBC認為特朗普在第一年任期內不僅漠視「一帶一路」自然延伸進入拉美,更給「美國後院」帶來更多猜忌和冷漠,後果是美國在拉美的形象一落千丈,而中國在拉美地區的影響不斷增長。雙方在拉美的戰略蓋可歸納為美國築牆排外和中國廣結商緣。

先看蒂勒森此行首站墨西哥。特朗普繼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後,並威脅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為了堅持在美墨邊界修牆,特朗普還硬把墨西哥說成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蒂勒森在與墨西哥外交部長維德加瑞(Luis Videgaray)會面後的聯合記者會中表示﹕「據我們所知,俄羅斯對世界上許多國家的大選進行干預。我們也從歐洲友邦國家獲得同樣信息,我對墨西哥的建議是,必須注意此事也可能發生在墨西哥大選時期。」這明顯是在為特朗普「通俄門」弊案擦脂抹粉。美國真正該擔心的是,如果「北美自貿協定」重新談判破局,今年七月墨西哥可能會選出目前民調最高的民粹總統奧夫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對付特朗普,如果因此導致墨西哥經濟民粹主義興起,恐將成為災難。

次看阿根廷。二零一七年四月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雖成為繼秘魯總統之後第二位接受特朗普邀訪的拉丁美洲總統,但他深知「中國的支持才是阿根廷重返世界舞台的關鍵」,因此積極邀請中國參與阿根廷的建設。去年五月中旬,馬克里受邀成為北京「一帶一路論壇」的兩位拉美總統之一(另一位是智利總統巴切萊)。訪華期間,阿根廷交通部和中國鐵建公司簽署了聖馬丁鐵路改造專案協定。根據該協定,阿根廷將從中國購買三千五百節車廂、一百零七輛機車,用於聖馬丁線和北貝爾格拉諾線兩條鐵路的運營。基礎建設工程則包括改建一千六百二十六公里鐵路、新建一百二十座橋和一千六百公里的信號系統,將為阿根廷創造二萬六千個就業機會。阿根廷的「鐵路振興計劃」可視為中拉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合作縮影。

再看秘魯。秘魯現任總統庫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就職後,第一個出訪的國家就是中國。同年九月十三日他在北京表示﹕「中國公司有興趣投資秘魯的煉油廠和冶煉廠,這可增加出口並創造就業崗位。」十一月習近平在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發表題為《深化夥伴關係增強發展動力》的主題演講後,身為主辦國總統的庫琴斯基迫不及待地表示,環太平洋國家可以達成新的貿易協定,包括由中國取代美國所主導的TPP協定,他指的是「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反觀特朗普就職不到一個月,庫琴斯基曾要求他考慮引渡據信人在美國、遭控受賄的前總統托雷多(Alejandro Toledo)回國受審,然因美國拒絕,托雷多至今仍逍遙法外。

末看哥倫比亞。去年五月十八日特朗普在白宮接見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桑托斯曾尋求特朗普支持哥倫比亞政府在二零一六年與左派叛軍「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簽署的和平協定,該協定不僅終結逾五十年的內戰,FARC也已轉型為政治組織。八月十三日桑托斯在與到訪的美國副總統彭斯舉行記者會上表示﹕「沒有任何拉美國家會允許美國以任何形式對委內瑞拉的軍事干預,連想都不要想。」結果是特朗普在九月就簽署了一份聲明,對「哥倫比亞的古柯種植面積,以及古柯鹼產量不尋常擴大表達關注」。十月二十四日特朗普致函要求桑托斯協助減少哥倫比亞的毒品生產及販運,並阻止這些毒品進入美國。雙方互動像是「以牙還牙」(tit for tat)。

台灣邦交國蒙上陰影

對中、美當前在拉美的競逐,《邁阿密前鋒報》(The Miami Herald)普立茲獎得主、拉美專欄作家歐本海默(Andrés Oppenheimer)有相當露骨的形容:「開打嘍!」(The gloves are off!)

儘管上述國家和台灣均無正式邦交,但台灣絕不可輕忽「一帶一路」在拉美自然延伸的衝擊。去年六月十二日宣布與中國大陸建交的巴拿馬總統巴雷拉(Juan Carlos Varela)於十一月十六至二十二日訪問大陸期間,習近平曾表示中方把拉美看作「一帶一路」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參與方,巴拿馬完全可以成為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向拉美自然延伸的重要承接地,並呼籲雙方要以共建「一帶一路」為統領,加強發展戰略對接。巴雷拉則表示,將為「一帶一路」合作向拉美延伸、為促進世界互聯互通作出貢獻。

今年一月二十七日台灣邦交國洪都拉斯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andez)連任就職典禮因選舉過程爭議太大低調舉行,故僅由駐洪都拉斯大使出席,台灣總統蔡英文則痛失在國際上「刷存在感」的機會。台灣如果無法在國安政策上趨吉避凶,未來出席邦交國家總統就職典禮的機會可能越來越少!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