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抗爭有用嗎?


近年香港發生多次抗爭運動,成效甚微,令不少人懷疑抗爭的價值。資料圖片

中共修改了憲法,把國家主席連任兩屆的限制移除,那明顯是為習近平度身訂做。習近平「稱帝」之心是昭然若揭,中國大陸進一步極權化已是必然的趨勢,且肯定會波及香港。可以想像在習近平主政之下,特區政府只是傀儡,必會進一步走向威權。面對這情況,不少人都感到沮喪。在剛結束的立會補選,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民主派候選人也敗了,沮喪之情更甚。但也是如此,我們更加要逆流而上!

最近看了一部南韓電影,是關於南韓在1987年爆發的民主運動,終迫令當時的獨裁者全斗煥接受直選總統,揭開了南韓民主化重要一頁。電影中有一幕,一名參與民主抗爭的大學生邀請另一名大學生加入卻被拒絕,反被質問面對軍警的暴力,他的抗爭能改變得到甚麼。那參與抗爭的大學生的回答,表面看是沒太大說服力的,他既不能具體說明抗爭會怎樣帶來改變,也講不出他們的示威如何能抵擋得到軍警的子彈。他只是說民主就是他相信的價值,見到南韓當前的情況,若不做一些東西,他的良心是難以過得去。

那名拒絕參與抗爭的大學生發出的疑問,其實不少支持民主的港人也有,就是在面對當前香港的處境,繼續抗爭能改變得到任何東西嗎?中共在香港的威權統治相比全斗煥的專制政權,是更加難以撼動。

一方面,當時南韓快要舉辦奧運及美國在背後施加的政治壓力,全斗煥也不能自把自為。當爆發大型民主運動,即使軍警也鎮壓不下,全斗煥只能被迫接受直選總統的安排。但中共已強大至一個地步,完全不用理會國際壓力。另一方面,當時南韓發生了一名大學生被警察施虐至死,及另一名大學生被催淚彈擊中頭部致死的事件,才令那些以前認為抗爭無用的南韓人,也忍受不到這樣粗暴的威權統治而站出來。但香港的威權統治是很聰明的,採用更多懷柔手段,故還未超越大部份人的容忍界線,令抗爭難以引起足夠數量的人積極參與。

減低損耗 累積能量

我與那參與抗爭的南韓大學生一樣,因良心驅使,無論抗爭會否能帶來任何改變,也是要繼續堅持下去。不過,我還是認為,即使抗爭未能在短期帶來改變,長遠來說,仍會有一定作用。在計劃短期的抗爭策略及行動時,或可考慮以下因素:

減低損耗:因抗爭會持續一段時間,故抗爭方法應盡量減低損耗,抗爭者雖會被打壓,也要想方法令他們付出較低的個人代價。這也是為何非暴力應是主要抗爭方法。

找同路人:很多人取笑現在抗爭行動,很多時候都是碰到同一班人,是在「圍爐取暖」。在威權的寒冬下,抗爭者一起「圍爐取暖」,又有何不可?抗爭短期未必能帶來改變,但若至少讓抗爭者有機會與同路人走在一起,互相鼓勵,大家才有力量繼續走下去。

感動人心:民主運動要成功,就要令社會絕大多數都認同民主理念。在短期未必能夠組織大規模的行動去一次過感召大量的人,但還可用一些行動去把人一個一個地感召回來。

小事小勝:為了令抗爭者保存抗爭下去的意志,要選一些與民主發展有關但未必可直接達成民主運動終極目標的議題,且需是有機會能取得勝利,集中力量去爭取勝利。以香港當前的情況看,最大機會取得勝利而又與民主發展有關的,還是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贏取更多甚至一半以上的民選議席。那會進一步影響2020的立法會選舉、2021年的行政長官選委選舉、2022年的行政長官選舉。當然今次補選的失利,民主派必須深入檢討,才有望在將來以選舉取得突破。

香港民主運動的長期策略是要促成中國民主運動形成和發展,中期策略是按着民主原則建立起平衡的民間民主體制,以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及啟發中國民主運動的發展。若香港民主運動能按着這些原則策劃短期行動,配合民主抗爭的中、長期策略,這些努力起碼不會被浪費掉,還可能一點一滴地累積起能量,到了爆發點到臨時,對威權統治產生強大的破壞力。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