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百上加斤 港人退無可退

立法會四個議席補選塵埃落定,民主派僅奪回其中兩席,顯示面對中共威權機器的壓榨,香港在世界民主退潮中百上加斤,立法會加速蛻變成中共維穩、維護帝制的人大會議,一地兩檢、《基本法》23條立法等陸續有來,港人已退無可退。民主派應檢討抗爭戰略、選舉策略,提高下次九西、新東補選的勝算,重奪立法會直選組別的否決權,並為2020年立法會選舉打下基礎。

選舉被扭曲 民意被扭曲

對於今次補選結果,親共政客洋洋得意地宣揚兩大「戰績」:一是打破過往直選民主派對親共派的六四比;二是民主派未能全取被DQ的四席,說明反DQ牌失效。顯然,親共政客、西環京官、港府高官都要藉此邀功請賞。但今次補選是在民選議員被DQ、部份參選人被DQ後一次被扭曲的選舉,也被學者稱為不公義的選舉,投票率僅43%,遠低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58%,投票選民未過半,讓擁有人力、金錢、媒體資源的威權機器得以發揮更大的壓榨功能,這是民主派失利的關鍵原因。

由此可見,所謂六四黃金比例被打破、反DQ牌失效,只是在低投票率下民意被扭曲的反映。一些支持民主的港人今次不站出來投票,不等於他們不再支持民主派,更不等於他們支持DQ民選議員。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也是世界民主退潮的現象之一,是民主派必須面對的難題。

對於補選失利,民主派議員集體鞠躬致歉,表示會檢討未來策略,姚松炎也認為落敗是自己選舉工程不善。但是,民主派要檢討的不只是選舉策略、選舉工程,更要從世界民主退潮的大環境,檢討在威權機器壓榨下如何順應民意、調動民意支持民主的戰略。反DQ、反威權牌在下次九西、新東補選還會有一定效應,但到2020年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時恐怕已可忽略不計。

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世界民主開始退潮、威權主義抬頭。有研究認為,民主政治的成功關鍵是經濟的發展,而經濟發展也是推進民主制度的重要目標。因此,中國威權機器發揮的經濟效率日益受到國際社會關注,西方國家對中共侵犯人權的綏靖也日益嚴重,中共奪取香港全面管治權更肆無忌憚。

抗爭持久戰 戰略須檢討

在中共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及恢復中共領導的憲法條文後,香港抗衡中共威權統治將是持久戰,民主派不能再單一靠政治抗爭去爭取選票,而有必要檢討抗爭戰略。輿論關注,姚松炎落敗的主因之一是缺乏地區工作的成績與經驗。其實,這既是選舉的策略問題,也是抗爭的戰略問題。如果說,紮實的地區服務,是爭取基層市民支持的基礎,那麼,為香港籌謀長遠的經濟、社會發展就是繼續爭取中產階層支持的基礎。民主派不能只扮演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反對黨角色,地區服務、經濟綱領應成為民主派的戰略雙翼。

至於在選舉策略層面,重中之重仍是民主派的合作問題。民主派今次能在九西、新東舉行初選,邁出了可貴的一步。但是,面對威權政府的DQ威脅,九西初選竟出現Plan B風波,雖然以馮檢基主動退出而告終,但對合作的傷害是顯而易見的。

尊重初選機制是尊重民主機制的一部份。如果初選機制有問題,民主派要做的是加以完善,而不是推翻這個機制的決定。選舉失利後,再去指摘某些派系的焦土策略或Hea撐,都可能有違事實,也有傷日後的合作。香港已退無可退,民主派已退無可退,不想被分化、不想被逐個擊破,只能攜手前行。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