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牌操作不再靈光 泛民需找「最大公約數」

立法會4個議席補選,民主派只能取回兩個直選議席,未能重奪議會分組點票否決權,姚松炎敗走九龍西,更屬意料之外。民主派首次在立法會直選議席「單挑」輸給建制派,對民主派是重大警號,必須痛定思痛深切檢討。補選結果顯示,選民心態有變,「政治牌」不再靈光;中間派選民成為不可忽視的力量,他們也不會只考慮單一政治議題。近年泛民政治光譜愈益碎片化,民主派需要思考如何求取「最大公約數」,同時以紮實地區工作和理性務實表現,爭取更多中間選民支持。

非建制光譜碎片化

「反DQ」谷票未見效

過往泛民鬥建制,有所謂「六四定律」,即兩者得票率約為六四之比,可是今次補選顯示,泛民「單對單」優勢已經減少。新界東以往被視為泛民票倉,惟范國威得票率只有44.6%,僅較建制派對手鄧家彪高7.5個百分點;港島區諾軒得票率為50.7%,僅較陳家珮高3.5個百分點;九龍西姚松炎得票率只有48.8%,以1個百分點之差(2419多票)落敗。誠然,今次補選性質近似「單議席單票制」,跟換屆選舉奉行比例代表制、能夠較全面反映非建制光譜選民的總力量,情况有所不同,惟建制與民主派差距確有縮窄之勢,「六四定律」似已一去不返。

歷史經驗顯示,低投票率對民主派較為不利。今次補選3區總投票率介乎42%至44%,較2016年換屆選舉少近17個百分點,有泛民中人和學者將低投票率歸咎於「政府宣傳不足」和「媒體較少報道」,又或很多市民對政治灰心,放棄投票,云云,然而催谷支持者投票,是候選人的責任,沒理由將自己不濟算到他人頭上;至於「灰心論」,也許的確反映了一些非建制派選民的心態,惟始終是印象觀感多於實證。沒有投票的選民,究竟有多少是因為無力感而放棄投票,沒有客觀數據可言;針對有投票的選民做分析,才能得出較有意義的啟示。

今次補選結果,顯示選民心態的確出現了微妙變化。以往立法會選舉,「政治牌」都是民主派殺手鐧,然而這次補選反映,光靠打政治議題牌難再穩勝。這次補選源於立法會議席宣誓風波,多名議員遭DQ(取消資格),身為主角之一的姚松炎,競選期間也大打「反DQ牌」拉票,最終卻落敗收場,顯示DQ風波雖然激怒民主派核心支持者,可是一般市民反應較為平淡。

預算案引發的民粹派錢呼聲,突顯市民對政府長期施政無方的憤懣,可是民主派並未一如過往,受惠於反政府情緒。由高鐵一地兩檢、鄭若驊僭建風波、周庭被DQ,乃至人大修憲撤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民主派的政治牌着實不少,然而全不管用。這是否反映很多選民,尤其是中間派,對近年立法會爭拗不休、拉布流會頻頻、政治操作太濫,感到愈益厭煩?民主派必須深思。

中間派選民厭倦爭拗

泛民應檢討路線策略

當然,近年非建制派政治光譜碎片化,亦是今次民主派受挫的原因。范國威所得票數,遠少於2016年立法會補選公民黨楊岳橋和本土派梁天琦的總得票,顯示范國威與本土派交惡,流失大量非建制派選票。至於本土派支持的姚松炎,則流失了大量基層選票。九龍西初選,本土派與傳統民主派民協鬧得甚僵,明顯影響了姚松炎選情。雖然民協不計前嫌助姚松炎拉票,可是卻阻不了建制派鄭泳舜攻下民協區議員所屬選區。姚松炎選舉策略失誤,過度相信社交媒體威力,主攻青年和中產選民,卻不重視屋邨落區拉票,是落敗致命傷。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主流泛民與本土派在九龍西共獲16萬選票,現在姚僅獲10.5萬票,票源流失嚴重。有本土派支持者將姚松炎敗選,歸咎於個別新屋邨「親建制」新移民眾多,其實是轉移線視,找新移民做「出氣袋」。

相比之下,區諾軒在港島區勝出,原因之一是較能成功動員主流民主派和本土派選民﹕前年立法會選舉,有投票的港島區兩派選民直逼17萬,今次區諾軒得票逾13萬,票源流失未算太嚴重。另外,區諾軒攻下新民黨在太古城和海怡西選區的票倉,似乎亦顯示他爭取到一批中間派選民。近年泛民與建制派鬥爭不休,造就了一批厭倦黨同伐異的中間派選民。2016年立法會選舉,港島區中間派候選人得票超過一成。今次港島區補選,中間派選票由建制與泛民瓜分,在兩派基本盤旗鼓相當下,中間選民可能成為了決定勝負的關鍵少數;新界東的方國珊今次得票約6.5萬張,較兩年前躍進近一倍,亦突顯獨立中間路線有市場。

今次補選對民主派來說是一個警號,主流民主派政黨必須認真思考,如何在非建制派支持者中尋找「最大公約數」,以及盡量開拓中間派票源,確保接地氣、貼民情,不能一味靠打「政治牌」谷票。民主派應減少意識形態操作,多做實事和地區工作,一味被激進政治聲音牽着走,並不明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