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機構改革 有人歡喜有人憂

Chinas Volkskongress - Jahrestagung (picture-alliance/dpa/xinhua)

中國公佈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同一時間,習近平首席經濟智囊、即將出任副總理的劉鶴在人民日報撰文強調改制的必要性。中國政府如此龐大復雜的組織要如何「改頭換面」?

「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場深刻變革」。劉鶴撰文一開頭就引用十九屆三中全會的《決定》。他指出目前中國黨政機構重疊、職責交叉、權責脫節等問題。

他寫道:「一些政府機構設置和職責劃分不夠科學,職責缺位和效能不高問題顯露,政府職能轉變還不到位;一些領域中央和地方機構職能上下一般粗,權責劃分不盡合理等。」他認為要透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在經濟、社會、政治、文化、生態文明等領域持續改革。

被普遍視為有望出任新一屆政府副總理的劉鶴表示:「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加強黨的長期執政能力建設的必然要求」,也表示改革具有鮮明特徵,同時強調,「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是核心問題」。

中國經濟學者胡星鬥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也提到,「現在中國行政機構臃腫,人浮於事的狀況特別嚴重」。他指出,一些地方財政已經陷入困境。「全國31個省市中只有6個有盈餘,剩下的都虧損且入不敷出,需要中央財政轉移支付,連發工資都比較困難」。他認為精簡機構和裁減人員為迫切需要。

胡星斗認為,中國行政成本過大,約為財政支出45%,是其他發達國家的10倍,排擠了其他民生需求,包括老百姓急欲爭取的免費醫療和教育等等。他建議應當依照「大部制改革」盡可能精簡組織。

證監會依然單獨運作

根據週二 (3月13日)公佈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銀監會)和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保監會)將合並成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國家品質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整合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在接受路透社采訪時指出,銀監會及保監會合並是此次改革方案中的最重要內容,今後「央行將會負責宏觀調控,而新的銀行保險監管會則將負責具體事務」。而胡星斗則認為,新的監管機構應當將證監會也納入其中。

北京咨詢公司Trivium的經濟學家波爾克(Andrew Polk)則對路透社表示,中國當局計劃讓證監會繼續單獨運作,其原因可能是「你不會希望你的貨幣發行機構總是去支撐股市,這會導致很糟糕的宏觀經濟政策。」

發改委被削權

方案中,監察部、國家預防腐敗局並入新組建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國監委),有權監督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11日修憲案中已將國監委寫入憲法,這一合並之後建立的新機構不受行政機關乾涉,獨立於現有司法體系之外。草案中明定,監察機關不用法官同意就可留置嫌疑犯長達六個月,「採取留置措施後,除有礙調查的,應當在24小時以內,通知被留置人員所在單位和家屬」。此舉讓外界擔心國監委成為官場權力鬥爭、打擊異己的工具。

改革方案還包括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回應近年來退役軍人因為福利不佳多次上訪事件,解決待遇保障和安置或轉業的問題。過去這些工作由民政部、人社部和中央軍委相關部門分開負責。整合後將能建立一個集中統一、職責清晰的退役軍人管理保障體制。

目前掌握較大權力的國家發改委則將在此次改革中失去一些職能,其中包括反壟斷監管、城鄉規劃、溫室氣體排放監督等權力。

之前備受各界關注的國台辦、港澳辦、僑辦是否合並問題,並未出現在方案內,3個單位仍各自獨立。

本次機構改革,也將不可避免地觸動一些部門的既有職權。一不願具名的中國政府官員對路透社表示:「每個人都將自己所在的部門視作自身利益。要他們放棄一部分自己的利益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得到其他部門的利益又是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中國全國人大計劃於週六(3月17日)就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舉行投票。而下周人大閉幕時,也將公佈改組後的各部委負責人選。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夏立民/文山/石濤/(路透社、美聯社)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