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伦:中国正在以改革的名义进入反改革时期

 

 

(世界报报摘 / 法广RFI 阿曼亭)3月13日的法国世界报网站刊出了一篇评论中国修宪的文章,标题是:中国正在以改革的名义进入反改革的时期,文章的作者是法国塞吉-蓬图瓦兹大学的张伦教授。 来自中国的张伦教授在“世界报”论坛上表示,修宪让习近平当上了终身国家主席,但却开启了一段不确定的时期。

3月11日,中国宪法中有关国家主席任期不能超过两届的规定被废除,这象征性地标志着,整整四十年前开始的一个时期结束了:1978年,在文革的废墟上,中国开始了改革和开放。

 

现在,虽然改革仍然在官方的日程表上,虽然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改善行政和经济绩效的技术措施,但是,改革的灵魂则完全被埋葬了。 中国以改革的名义进入了反改革时期,旨在彻底扫除这一释放了数亿中国人的能量并深深改变了世界的改革。

 

文章指出,修宪是习近平统治五年来迈出的决定性一步。 有些中国人毫不犹豫地参照美国911而把这个日子称为“3.11”。

 

近几十年以来,邓小平的改革尽管在政治上呈现专制主义路线,但邓小平的改革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比毛泽东时代更多的自由,这就是它为什么取得了成功,也是它为什么导致了我们今天都看到了的危机,事实上,在改革中,公民是拥有部分自由和部分权利的不完整的主体。

 

新专制民粹主义政治

 

幻觉腐败和社会不平等并存,毒化着这种逐渐失去人民支持和活力的改革。 特权人士控制着权力和资源,形成利益集团,尽可能地阻碍实施真正的改革措施。 迄今为止发挥作用的发展模式由于人口红利的丧失以及房地产和金融泡沫的危险积累而失去了动力。

 

由于各种原因,包括劳动力成本上涨、中国高科技缺乏、中国经济危机和中国竞争力的下降,曾经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全球市场正在萎缩。环境的恶化有导致系统崩溃的风险。伦理道德危机影响着整个社会,威胁着社会团结和经济运作。

 

因此,中国需要对改革进行更新,纠正这种不平衡模式的有害后果,并在现代化建设方面迈出新的步伐。文章表示, 这种更新应该解决问题的根源,也就是说应该给予公民更多的权利,以便重建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重新平衡政治和经济结构的构成 ,阻碍中国今天发展的疲软的国内市场,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公民权利有缺失。

 

但是,自从习近平获得最高权力以来,我们观察到的,却是在反着这一逻辑来:他一直在操纵,在倒退,从毛泽东的话语和管理技术工具箱中搜索需要的东西,把所有权力集中在他的手中。并限制言论和企业自由,防止组织协会的可能。

 

除此之外,习近平试图加强共产党在包括私营和外资在内的所有企业中的领导作用,就是这种反改革趋势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一种新专制民粹主义政治正在逐步形成,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结合起来的青年洗脑运动就是这一新专制民粹主义政治的很好的体现。

 

导致习近平开始这一历史性转折的原因很多,我们可以追溯到毛泽东和邓小平时期。 习既是红卫兵,又是红二代,他们在青年时代接受过纯粹的毛主义教育。

 

西方衰落的证据

 

尽管伟大舵手的死亡已经有四十多年,但他仍然是他们的主要依据。 延续红色政权是他们终生的信仰; 让共产主义中国成为全球的领导,这是集体梦想的一部分。

 

中国近年来通过改革开放取得的实力增强了一些中国精英和部分人的信心和自豪感。 在伊拉克战争和危机之后,美国和整个西方在衰弱,在一些中国人眼里,这是西方衰落和其现代化形式破产的证据。

 

习近平回收了这种感觉和毛泽东的一些民粹主义话语,一方面,这有利于他为加强权力而进行的战斗,另一方面有利于他赢得弱势社会阶层的同情,并提高了他的合法性。

 

世界范围内的民粹主义和专制浪潮肯定启发了他并减少了潜在的敌意。 在个人层面上,他为消灭对手而进行的非常暴力的反腐运动使他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因此,取消任期限期是他政治延续和身体生存的制度保证。

 

不可预见的斗争迟早会发生

 

没有人能够完全预测未来几年中国会发生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尽管表面上是稳定的,但是很大的不确定性和政治不可预测性开始出现,这就是邓 小平极力想避免的。

 

在改变了邓小平时代确立的政策之后,邓小平的最后遗产,即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被习近平给清理掉了。 虽然这只是在没有选举的情况下为促进政治监管而采取的不完全的措施,但这一任期的限制在近几十年来保证了权力的和平过渡。

 

即使这些冲突在短期内不会出现,但迟早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无法预料的斗争。 国家和社会正在相互越走越远。 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需要再次动员他们的想象力,想象习近平的中国“新时代”会是怎样的情景。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