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非洲假药主要来自印度中国


刚果一家制造阳春版药品工厂一景。

 

(法广RFI 珍妮特)贝宁最大城科托努港口城(Cotonou),本周二(13日),有几名贩卖假药嫌犯被法院提审,若被判有罪,将关监4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假药在非洲平均每年导致10万人丧生。世卫组织并指,全球有十分之一的药品是假药,全非洲则十分之七药品是假药;这些假药主要来自印度、中国。

在贝宁,批发贩卖假药一旦被抓、被判有罪,将关监4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假药在非洲,平均每年导致10万人死亡。

 

本周二(13日),在科托努,默罕默德•阿陶不用上法庭,因为他逃跑了,但其他几名贩售假药嫌犯将被审判。这些假药涉案人都是非洲国家贝宁的大药厂负责人及国家药局局长或卫生部某一科的科长。

 

这也是第一起规模如此庞大的假药审判案,全非洲都定睛观看,因虽然执政当局一再警告,但假药走私势力继续壮大。喀麦隆药剂师工会秘书长波拉医生无奈地指出:“我们应付不暇。不可能消灭药品的造假,因假药充斥、药品供应链差劲、药业从业人员从事非法营业,所有这些都导致假药的贩售,导致我们没法保证出售的是真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全球有十分之一的药品是假药 ,全非洲则有十分之七, 主要来自印度、中国。

 

海关查获假药,然后呢?

 

然而,在抗拒假药意识稍微抬头后,非洲国家加强了打击假药,例如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CEDEAO),或中非经济货币共同体(CEMAC)都已经通过药品管理共同政策。

 

而非洲海关部署的合作行动获得某些好成绩。例如去年六月,世界海关组织(OMD),在与18个非洲国家合作后,查获拦截了将近2.6亿的非法药品。

 

根据技术专家瓦伊尼(Sandra Wayne)s向“世界海关组织(OMD)” ,解释说:“这些假药主要都来自印度或中国。他们从如科托努等的主要港口进入非洲,然后分销到全非洲。”

 

瓦伊尼还说,海关可以查获数量惊人的假药,但往往因为卫生系统不跟进,而导致徒劳无功。因为原本应该销毁的这项被查获的假药,结果往往因为当局藉口说这些国家需要药品,然后又送还回去。当局忘记了这些假药对生命造成危险。

 

根据马里药剂师工会的医生凯塔指出,药品管理也政治化了。每次查获假药后,当事人认罪后就取回假药。甚至非政府组织也加入行动。某些人分发这些药品,甚至没有健康业人员的经手。

 

由于非洲政治领导人打击假药意愿薄弱,也就导致整个司法开空窗。

 

为了解决这种情况,欧委会于2011年建议签署一项“国际药物公约Médicrime”。希拉克基金会的代表让提里尼呼吁说,我们要求发动国际动员,那些海关、警察、法官、政治领袖应该有资源能力来执行国际药物公约的决定,也就是要把卖假药定性为重罪,并且按照应该有的刑法规定加以处罚。

 

现今,全球有27个国家已签署“国际药物公约”,其中包括三个非洲国家:摩洛哥、几内亚及布基纳法索。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