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习近平无限制扩张权利或给中国带来灭顶之灾

习近平在人大会堂与媒体见面 2017年10月25日路透社

中国官方媒体在一年一度的人大和政协两会召开的前夕披露,中共中央委员会建议:删除宪法中有关中国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内容。这一消息引发了多方关注。有分析指:此一做法令人惊讶,标志着中国几十年来最大的政治变化。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来谈谈他的看法。

法广: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应该说,关于中国废除国家主席任期不超过两届限制的传言一直不断。你认为,政府方面选择在两会召开前夕正式做出表态,是否出乎人们的意料?

夏明:对我来说,这是意料之中的。因为我自己的研究,在2013、2014年,我就已经开始观察到习近平的整个做法,是要走向一个宪法政变。所以当时我写过文章,就是“习近平的宪法政变”。2015年我出了(一本)书叫“红太阳帝国”,我在里边指出,中国越来越滑向一种帝国的趋势。要么从明朝的朱元璋、或者是从苏联的这种原来的帝国,或者从中国的这种帝国心态等等,可以看出习近平都有这种要终身任职的迹象。所以我在2015年出的这本书里边,我也就发出这些警告,就是中国会滑向新的极权主义。今天习近平走到这一步,对我来说,早有警觉,所以并不太让我感到意外。

另外,其他的一些观察家也都感觉到对习近平应该有很高的警惕。但是因为对习近平,我们看到,认识上有很多分歧。有许多人抱有良善的、主观的期盼,把自己一些美好的、政治民主化的想象投石在他的身上。在这种情况下,对普通的大众来说,可能有些意外。

另外有一个意外可以指出的,就在于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还没有召开,他就已经指出,党的三中全会会向人大建议修改宪法,取消里面的任期限制。这里边就有很多的奇怪(之处)。第一,取消任期限制让人比较吃惊。因为毕竟中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是从取消终身制开始的。另外,十九届三中全会还没有召开,他已经就说三中全会会向人大提出要修改宪法。也就是说,习近平作为一个人、或者他的一个班底,在党的全会还没有召开以前,就已经向外公布这一切要做了。这就可以看到,中国目前正在经历权利一直向党的手中集中。人大和其他的国家和党的机构都已经开始出现萎缩。党的权力逐渐向一小撮、习近平和他的周边的人不断地集中。最后,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越来越把大权握在手中。起码有十五个左右的各种委员会和重要的职位,都是由习近平兼任的。形成了高度的个人极权。而且非常不顾程序地来行使这种权利。这点还是让人吃惊的。

法广:你怎样解读政府宣布废除国家主席任期的决定?这是否像西方舆论所指:表明习近平已足够强大,可随心所欲地改写规则?

夏明:对,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习近平当然现在到了一定的权利的集中的程度,就像我刚才讲到,所以他敢这样做。因为他毕竟经过了五年的第一届任期的准备。我们看到他在第一届任期,通过反腐,官方给我们的数据是,有153万的党员干部遭到了处理。可以想象这个清洗是很厉害的。我相信在许多的地方,就是整个国家被清洗了。所以他在经过了五年的这种清洗、调整,把权力的整个格局打乱,尤其把全国人大的基本体制以阁抑制、以总理负责日常工作,总理对人大负责任,人大是最高的权利体系,而国家主席是一个虚位的制度,他就把这些东西全部都给颠覆掉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在过去五年确实集中了很大的权力。

但是中国这个体制下,因为他的权利有一种建立在恐惧和个人的忠诚上的,所以习近平同时又非常地担忧他没有把权力全部地握在手中。尽管他现在有10几个职位,他都兼着这个职务,但是他还是有这种恐慌、或者至少是心虚。因为如果他给了人们一个明确的任期限制,比如说两届以后一定会下来,那么今天很多给他抬轿的人、给他干事的人,恐怕马上就会心猿意马,会想着下一个接班人会是谁?或者下一个接班人会不会跟他的关系不一样?或者政策会不一样。或者今天我跟习近平如果靠得太紧,我下面会不会有一个平稳的转型?就像我们今天看到像孙政才,或者胡春华这些人,他们在胡锦涛下面干的话,事情就可以看到孙政才转型就不成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习近平的权利如果有任期的限制的话,就会削弱他的权利。所以我觉得习近平干脆就提出,要以2035相约,一张蓝图绘到底。我这边有两个十五年计划,一共是三十年。这样的话,我要达到两个百年计划的实现,也就是:2021,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然后是2049,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制一百年。

因此,习近平就把他的权利通过时间上的、无限制地扩张,也就把他的权利的实质给扩张了。所以当然他在扩张权利,但他也有对自己权利不稳固、或者权利没法有效行使的这种担忧。这两方面都有。

法广:有分析将习近平与铁腕风格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相比。你认为,他们两人之间是否有可比性?他们有着怎样的共同和不同之处?

夏明:应该是两个(人)都有可比性。而且他们两个(人)都在观察着双方,看着对方的走向,给自己找到某些执政的灵感。我们看到最大的一个可比性就在于这两个国家都试图从原来的斯大林体系要转型出来。但是他们在转型过程中都遭到各自的一些挫折,最后都回缩了,回缩到专制的方向。但是可以看到,原来中国的改革的方向,尤其在习近平之前,也就是在邓小平开引的整个道路来看,中国有点往西方在走。也就是说,得到的灵感,更多是从美国、欧美、或者日本、或者至少是新加坡这些东南亚这些模式。但是到了习近平以后,也许从习近平之前、从胡锦涛这边就可以看到,向俄国看的频率就高多了。所以到了习近平以后,他跟普京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个人关系,因此我们看到,习近平许多改革的灵感应该是从俄罗斯来的。,尤其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立,因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也跟我们以前知道的、苏联体制下的克格勃也都是非常紧密的。这一点可以看出非常相似的地方。

另外,普京过去的二十多年,他已经任职二十年了!普京是俄罗斯历史上任职最长的一位总理或总统,他不断地变换手法,把他的总统制变成一种半总统制,也就是说,即在议会、也在总统制之间玩弄手法,颠来倒去延长自己的任期。习近平也就是得到这种灵感,无限地任下去。另外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是,苏联崩溃以后,俄罗斯作为一个大国,它确实在世界上地位比较衰落,所以它用民族主义的方式来逐渐加强自己的感召力,扩张自己的权利,中国今天在习近平的治下,也基本上走的是相同的套数。所以我认为他们有许多的可比性。但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是,普京尽管也是前苏联领导人,他也是共产党人,但是普京抛弃了共产主义,更彻底地走向民族主义和俄罗斯的一些传统的东西。普京非常利用像东正教系统这些东西,爱国主义。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今天又要“不忘初心”,要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点与普京的意识形态又有些根本区别。我们可以看到:普京允许反对党存在,尽管他会破坏他们;他也允许选举的出现,尽管他会去操纵。但是习近平不会允许任何反对党的存在、他更不会允许普选的存在。所以这其中还是有一些微妙的区别。

法广: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将对中国未来造成怎样的影响?

夏明: 中国过去的一百年,也就是一个追求共和的这么一个历史。中国作为亚洲的第一个国家建立了共和制,但是一百年下来,中国又把共和制重要的内容、也就是说需要由选举来产生国家领导人,而国家领导人必须要负责任的。而负责任一个根本的标志,就是权利不可能永久掌握。因为一个人如果永久掌握权利的话,腐败和导致权利的扩张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一百年以后,我们看到:一百年以前的袁世凯讲复辟、讲称帝,袁世凯当时失败了,一百年以后,我们看到今天习近平把自己的任期无限制如果扩展下去,会一张蓝图绘到底的话,与2015相约的话,未来三十年都由他来掌管的话,确确实实让中国过去一百年的追求共和的历史又回到了原点。这是非常悲哀的。

另外刚才我们也讲到,邓小平改革,首先开始的就是要废除干部终身制。这点我们看到当时中国的政治学家、社会科学院的政治所所长严家其在光明日报发了一篇废除领导终身制(的文章),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最早的一个大的动作。今天又回到了原点。我们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时候,很不幸中国又回到原点。这对中国整个政治、社会应该说影响非常大。也就是说,权利不断地高度地集中,因为它没有时间上的限制,就使得权利的内容可以不断地高度集中,而且使得中国的这些野心家、和在野心家一下工作的那些抬轿子的人,可以不断地无限制地集中权利,而且可以毫无担忧地来行使这种权利。不担心有任何责任。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历史上的各种伤害、无论是大跃进、还是前面的反右、或者是后面的文革等等,这些东西造成中国几千万人死亡,都是因为权利过度地集中、而且权利的毫无责任所造成。所以我担心,习近平今天这样走,会给中国带来大灾难。

而且中国现在这么复杂的社会,比毛的时候人口翻了两番,如果中国出现大的经济挫折,如果中国出现大的政治灾变,政治灾变对中国经济、社会的破坏,力量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如果出现毛时代的、无论是从反右、或者从大饥荒、从文革等任何一个参照系数的话,对中国的社会伤害恐怕都是不可想象的。因此我真的非常担忧这些手法会给中国人民、尤其是今天中国享受了三十多年繁荣的中产阶级带来灭顶之灾。这点恐怕端倪已经出现,这是值得中国所有人警惕的。
作者:法广 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